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五十一章 引她说话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五十一章 引她说话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抿了一口茶水,隔着氤氲热气,他的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转,最终落在博古架的那两块顽石上。

    样子熟悉,正是他从珍珠巷取来,添进了定礼册子里的那两块。

    前回来瞧了,蒋慕渊就想着把东西都给顾云锦添上,这会儿见了堂而皇之搁在架子上的石头,嘴角不由扬了扬。

    看出顾云锦依旧不自在,蒋慕渊没有与她说石头,也不问那一篮子东西,只挑些旁的引她说话:“我听寿安讲,今日笄礼很顺畅,她送了你一套话本?”

    只要蒋慕渊不追着她问绣篮,顾云锦是不慌的。

    她起身从架子上取了其中一本出来,道:“郡主送来的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这套话本是书局十年前出的,在当时卖得不算好,因而出货之后并未再添补。

    寿安和顾云锦自然是不曾看过这故事的,是林嬷嬷晓得郡主近来爱好看话本,把这个她觉得有些趣味的故事想起来后转述给了寿安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越听越有滋味,想要阅读全本,可书局里早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费了些工夫,寿安寻了几家旧书铺子,东拼西凑出来,亲手抄写了两份装订成册,一份她自己留着,一份当作礼物给了顾云锦。

    “郡主跟我说了些情节,我听着也很有趣,打算这几日好好读读的。”顾云锦笑着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挑眉:“哪些情节有趣?”

    顾云锦不是头一次给蒋慕渊说故事了,听他问起,就理了理思绪,与他说道起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听得很认真,仿佛是初次听闻,其实他对这套话本是有些了解的,前阵子满京城给寿安搜罗旧书册的就是听风,那小子一面寻一面看,看完了还与蒋慕渊讲一通。

    可哪怕是听过一些,此刻由顾云锦讲来,却是另一个味道。

    随着讲述,顾云锦放松了许多,脸上的表情也丰富起来,蒋慕渊看在眼中,笑意更浓,提着茶壶给她添茶。

    顾云锦说完故事,饮茶润了润嗓子,刚琢磨着要再与蒋慕渊说些什么,就见对方指了指墙角处。

    她顺着蒋慕渊指的方向看去,立在墙角的正是顾云齐给她的长枪,边上小几子上摆着新做好的马鞍,墙面上悬着长弓。

    “哥哥们送的。”顾云锦莞尔。

    蒋慕渊起身,走到跟前细看,他指尖抚着马鞍的皮料,颔首道:“料子极好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大哥在北地是猎到的,”顾云锦很是喜欢这几样礼物,便一一细致与蒋慕渊讲,还说到了丰哥儿得的小腰包,“他喜欢得不行,晚上吃过饭消食,还拉着奶娘跑到我这儿来,要给我显摆他的腰包。”

    丰哥儿恨不能所有人都夸一遍他的腰包,还凑上前看顾云锦的马鞍,乐呵呵说“一样的一样的”。

    顾云锦被他逗得不行,与他说好了,等开了春一道去城外骑马,她用新的马鞍,丰哥儿戴上腰包,他们两个就是一样的了。

    丰哥儿的脑袋小鸡啄米一样的点,想要一觉睡醒就春暖花开,等奶娘与他说了还要好几个月,又慢慢解释了这数月到底有多长,愁得丰哥儿险些哭出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顾云熙的那把长弓,顾云锦拉得吃力,但落在蒋慕渊的手里,就极其轻松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看他比划,好奇问道:“小鲍爷平日用的长弓是多少石的?”

    蒋慕渊看向顾云锦,没有直接回答拉力,只是含笑道:“那把弓,寿安拿不稳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男女臂力有差,顾云锦试过顾云齐的长弓,别说拉开了,举稳了摆了假把式都吃力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的底子不差,力气与顾云锦半斤八两,如此判断,蒋慕渊说得也是不假的。

    就是不晓得,蒋慕渊与顾云齐比起来,谁的力气更大些。

    蒋慕渊不知道顾云锦心里在琢磨这个,他看着圆润的银枪头,想忍笑却没憋住,只好以手做拳抵着唇角,笑得肩膀直颤。

    顾云锦晓得自己被笑话了,嗔了蒋慕渊一眼,道:“哥哥只是怕我伤着。”

    抬手在枪头上轻轻一弹,回声清脆,蒋慕渊笑道:“起码不是个枪头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轻哼道:“总有练到开刃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容不止,柔声道:“我瞧着你跟兄弟姐妹处得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错,以前隔着远,没有好好处过,”提起这事儿,顾云锦想到了顾云妙,道,“她生辰比我大一些,我使人送了及笄的贺礼回去,也不晓得她收到没有。

    小时候我和云妙挺好的,只是我突然要进京,她气得不理我了,我也就再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实在是年幼不懂事,不晓得怎么相处,也不知道怎么表达。

    云妙明明就是舍不得我,却跟我一直犟着……”

    要完完整整、没有偏差地把心中所想所思都表达出来,这不是一桩容易事情,哪怕是现在,真的面对顾云妙,顾云锦也不敢说自己能做好。

    不止是与顾云妙的姐妹之情,在与蒋慕渊的相处上,她也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哪怕想要依照之前的平常心,但毕竟关系的转变是实打实的,她不可能真的以对待“好友的兄长”、“熟识的公子”、“帮了许多的恩人”之类的态度去面对蒋慕渊,那样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看到顾云齐与吴氏处得那般好,顾云锦不想辜负蒋慕渊,她想要去试着改一改,可就算蒋慕渊说过“试着将他放在心上”,但对顾云锦而言,还是有些无从入手。

    那丁点儿挫败感瞒在心底,不知不觉间,顾云锦借着云妙的事情露出了些端倪。

    蒋慕渊听出了她话里没有直白说出来的意思,或许是顾云锦自身都没有意识到,若不然,以她直爽的性子,在想了一圈之后,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他。

    直接说也好,无意识地表露也罢,这种信赖让蒋慕渊的心暖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掌心落在她的头上,指腹轻轻摩挲着额头,蒋慕渊看着顾云锦的眼睛,等她的眸子里清晰映出他的身影,他才不疾不徐地柔声道:“一辈子很长,我陪着你从前后左右慢慢尝试,总会试出一个我们都觉得合适的方式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