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五十三章 识趣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五十三章 识趣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看在眼中,他猜到了顾云锦在琢磨什么,本想开口卖个惨,但到底舍不得让她担忧,道:“没费多少工夫。虞贵妃不执着红珊瑚,宫里也没有别的娘娘特别喜欢的,我开口讨了,也就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顺口接了一句:“若是虞贵妃喜欢呢?”

    蒋慕渊挑眉,答道:“那我就找些别的给你磨镯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答案,让人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蒋慕渊望着顾云锦月牙一般的眼睛,而后看向搁在一旁的马鞍子,笑道:“我这红珊瑚也有些余料,给寿安打了耳坠,她二月里生辰时给她。这么一来,你跟她也是‘一样的一样的’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愣神,片刻后反应过来,笑得险些岔了气。

    寿安和虎头虎脑的丰哥儿自然不一样,可被蒋慕渊套在一块说,却是怎么想怎么逗。

    中屋里,念夏搬了把小杌子坐在门边守着,里间的动静,她多少能听见一些,但并不真切。

    她不会竖着耳朵去听,也觉得声音低些好,她听不明白,那外头就更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哪晓得突然之间,她家姑娘大笑出声,唬得念夏几乎跳起来,她急得恨不能跺脚:笑得这么厉害,万一把人招来了可怎么是好!小鲍爷到底说了什么,能把姑娘逗成这样。

    念夏被顾云锦笑得提心吊胆的,想开门去看看外头动静,又怕此地无银三百两,但她也不好进去劝姑娘别笑得这般厉害,只能揪着心等着。

    好在,里头的顾云锦自己也明白,很快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她还是笑着的,甚至因为忍耐,眼睛里润了些水雾,显得越发灵动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得一清二楚,目光沉了沉,下意识地收拢了握着顾云锦手指的手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浅浅握着指尖,此番动作,掌心相抵,一整只手都被他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笑容顿了顿,不知道该抽回来还是随他去,一时犹豫,错过了时机,就只能由着蒋慕渊扣着了。

    温温热度从掌心传来,比指尖更清晰,似乎是沁了层薄汗,掌心有些发潮,顾云锦睨了蒋慕渊一眼。

    蒋慕渊并不松手,他扣得随意,不见丝毫旖旎,反倒是极其大方,他轻抬下颚示意顾云锦看架子上的顽石,把她的注意从两人相扣的手上挪开。

    顾云锦看到顽石就有气,嗔怪道:“我还没提呢!小鲍爷怎么送这两块石头过来?在珍珠巷时就搁在我屋里的,家里都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嗔,他反倒是笑,由着她跟絮絮说道,似埋怨又似撒娇,听得人心里跟猫儿爪子一下一下挠似的。

    等顾云锦说完,蒋慕渊含笑看着她,道:“有人来问了?叫你为难了?”

    顾云锦轻轻哼了声。

    问就只有吴氏问了,还是明知故问,问完了不算,还笑话了她一通。

    “为难倒是没有为难……”顾云锦嘀咕。

    蒋慕渊耳力好,听得真切,不由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想到眼前这小泵娘撒娇却不自知的样子,蒋慕渊心痒痒的,也就不肯放过她,继续逗她:“这两块石头即便不给你送来,我也要拿回国公府去的。

    往后就搁在你我屋里,你娘家人登门来看你,到时候不也认出来了?

    既然早晚都会被瞧出来的,我想着还是直接给你送来吧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这根本就是歪理,蒋慕渊却还说得煞有其事,难道她要当场苞他“屋里屋外”地辩一通吗?

    就算她脸皮厚,不怕说道那些,顾云锦也不想顺蒋慕渊的意,瞪了他一眼,没有接这番话。

    顾云锦不上钩,蒋慕渊笑了会儿,也没继续追着这个话题,只简单说了些年节里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上元灯会,你往年出门看过吗?”蒋慕渊问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看灯,要不然中元节时,也不至于孤身一人还去素香楼远眺河灯。

    京城的上元灯会极其热闹,可进京这几年,她还一回都没有看过。

    毕竟是夜里出门,又人山人海的,总要有兄弟姐妹陪着才好。

    徐令婕是个极其怕冷的,元月她连走亲访友都嫌得不行,更别提出门看灯了,她不去,顾云锦前几年与徐令意又不算多亲近,也没有试着邀请过对方去看灯,因而年复一年都错过了。

    来年,顾云锦是极想去的,虽然吴氏有孕挤不得,但她与顾云思、顾云霖说好了,到时候跟着哥哥们一道去。

    丰哥儿年幼偏爱热闹,顾云宴肯定会带儿子去,也不会落下妹妹们。

    顾云锦如实道:“往年不曾看过,原打算这次跟哥哥们去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道:“我也要带寿安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云锦微愣,这安排并不出奇,但她也有那么一点儿遗憾。

    蒋慕渊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谁说她跟着哥哥去的,就不能与他一道看灯?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来寻你。”蒋慕渊一面说,一面揉了揉顾云锦的掌心。

    手心痒嗖嗖的,顾云锦缩了缩脖子:“那郡主呢?”

    “寿安有她的乐子。”蒋慕渊简单作答,并没有细说。

    寿安那般识趣,到时候肯定有一百个理由开溜,想拦她都拦不住的,想来,顾云锦的哥哥姐姐们也会很识趣的。

    夜已经很深了,蒋慕渊瞥了一眼西洋钟,终是依依不舍地松开了顾云锦的手,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掌心空落下来,温暖也去了大半,顾云锦反而觉得有些凉意。

    念夏听见动静,也赶忙站起身,等那两人出来,她把蒋慕渊的斗篷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开了门,好在抚冬那儿点了灯,念夏能看到她的神态,抚冬冲这儿点了点头,念夏这才侧过身子让开了路。

    北风一下子吹了进来,还裹着大片的雪花。

    顾云锦问:“什么时候下雪的?”

    念夏一直闭着门,也不清楚状况,闻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蒋慕渊系好了斗篷,冲顾云锦笑了笑,出去了。

    念夏出去擦了墙,回来直哆嗦,忙问跟进来的抚冬:“雪下了多久了?积了有一指节厚了吧。”

    抚冬搓着手道:“小鲍爷刚来就落雪了,沈嬷嬷白天就念着许是要下雪,不过看起来大不到哪儿去,天亮前就会停了。”

    这场雪比抚冬预计得还要停得早,蒋慕渊离开了不过一刻钟,雪就止了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