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五十八章 没见过这样的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五十八章 没见过这样的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那老妪本就惊慌,见衙役指着她,越发抖得跟筛子似的。

    她头发半白,大冷的天里,外头只套了一件薄薄的棉衣,上头满是大大小小的补丁,袖口手肘等容易磨损处,甚至是补丁叠补丁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上下打量了她两眼,道:“站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老妪哆哆嗦嗦,双脚直打颤,几次想爬起来都不得劲儿,还是衙役拉了她一把才勉勉强强站直了。

    人一站起来,蒋慕渊看得越发清楚了。

    穷苦百姓,常年做活,双手骨节粗大,但这双手是做事的手,而不是习武的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老妪的那双腿,她是不可能有力气去翻墙的。

    “银锞子是哪儿来的?”蒋慕渊问她。

    老妪又慌又怕,恨不能立刻撇清自己,只是她太紧张了,说得颠三倒四的,几人细细分辨了,才听明白她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银锞子是早上起来在窗沿上发现的,一共有三颗,每一颗一两。

    天降银钱,让老妪又是疑惑又是欢喜,把两颗藏在了床板上,只拿了这一颗来铺子里问一问,想要出手换作能流通的现银,哪里晓得才问了一声就被掌柜扣下,又叫了衙役来。

    老妪连声说她不晓得城里出了偷盗案,她这银锞子就是捡的,绝不是她偷来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她哪有胆子把东西摆到明面上来?

    蒋慕渊让衙役跟着老妪去她家里寻另外两颗银锞子,再仔细问问那一带的百姓,是否还有其他人家捡到了东西。

    同在东街之上,前脚老妪与衙役出了金银铺子,后脚消息就在附近的酒楼茶馆里传来了。

    猜测是劫富济贫的人腰杆子更直了:“看吧,就是这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等蒋慕渊与顾云齐回到素香楼的雅间里时,认同这一点的人已然占了多数。

    听风赶紧给两人添了茶水。

    顾云齐思考了一番,询问蒋慕渊道:“小鲍爷如何看?”

    蒋慕渊抿了口茶,神色并不轻松:“隐约有些想法,要等衙役们问话之后再看。”

    虽没有说透,但顾云齐觉得,蒋慕渊的思路与自己是有一些类似的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里并无其他要事,蒋慕渊让小二取了棋来,与顾云齐随意下着。

    黑白交错落下,两人具是一心多用,谁也没有看重棋盘上的胜负,落子时而快时而慢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后,一衙役匆匆赶到,拱手禀道:“的确如那老妪说的,在她家里寻到了那两颗银锞子,除了她家,左邻右舍也都问了一遍,不少人家都收到了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金银锞子、小物件,甚至还有一两家的院子里出现了大件的失窃物品,慌得人家不知如何是好,想报官又怕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如今官差来了,又有那么多与自家一样状况的,这才大着胆子来说明白。

    那些东西都在清点,回头押送到府衙。

    衙役还带来了另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黎大人府上已经看过那颗银锞子了,确定是他家失窃的东西。

    依照黎家的说法,再不久就要过年了,年节里走动,少不得拿银锞子给孩子们添个喜,这一批是刚刚打好的,总共一百颗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少了十六颗,黎家这才晓得失窃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么一段,蒋慕渊心里的推断大致有了形状,他轻哼了一声,偏过头问顾云齐:“你见过这样的劫富济贫?”

    顾云齐一听,就确定两人想到一块去了,他笑了:“只在故事里听过,还真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劫富济贫,富是劫了,贫却没有济到。

    无论是失窃的物件,还是金银锞子,这些东西即便到了贫苦百姓手中,也根本毫无用处,不能在市面上流通,一旦出现就会被府衙收缴,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若那贼人真想救助百姓,可以像蒋慕渊与孙恪说的那般,把小件东西拿去附近的城镇出手,换作碎银再交到百姓手中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东西之中,金银锞子是最容易转化的。

    腊月本就是各家打锞子的时候,送去临近镇子的铺子里一熔,上头再无黎家印记,哪怕不能私铸,随便变个名号重新做成锞子,百姓拿着换银子时也不会叫铺子里的认出来路。

    可是,那贼人不仅没有替百姓琢磨好后路,甚至连黎家的银锞子都没有搬空。

    他们分明是有接应的,若不然也搬不走大件物什,百颗银锞子再重,以那贼人本事,多几趟就取走了,也不比大件难运,但贼人宁愿多偷几家,也不对黎家再下手。

    对方能把“劫富济贫”办成这幅模样,要么是故事听多了、脑袋不够转,要么就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贼人通过这样的偷盗在掩饰另一些东西,亦或是单纯的自我表现的**太过强烈。

    能不能救济到百姓不是他主要考虑的,能不能闹得满城风雨才是第一位的。

    如此大费周章,对方的目的并不会遮掩太久,但蒋慕渊和顾云齐都明白,这个贼人绝不好寻出来。

    顾云齐了解了状况,便起身告辞,免得耽搁了蒋慕渊做事。

    蒋慕渊亦起身,让听风把备好的点心交给顾云齐:“给顾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自家妹妹是个什么口味,顾云齐一清二楚,但蒋慕渊忙着公事时还不忘准备这些,他在心中暗暗点了个头。

    两人一道离开素香楼,一人回西林胡同,一人去府衙。

    顾云齐才走了两步,就听到蒋慕渊在后头叫他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顾兄的棋艺比顾姑娘犀利,下次再讨教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么一句话,蒋慕渊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顾云锦何时与蒋慕渊下过棋?

    顾云齐心下一惊,连手中的食盒都硌手的厉害。

    蒋慕渊进了府衙,迎面就遇上了绍府尹。

    绍府尹背手站在树下,黑沉着脸听衙役回话,随着衙役的讲述,他的神色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蒋慕渊走上前去,问道:“什么状况?”

    “有一家闹腾了,”绍府尹答道,“险些出了人命,亏得救得及时,没让人真断气了。”

    闹腾?一般的贫苦百姓在这个时候会闹腾?还差点闹出人命来?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