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六十五章 阴差阳错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六十五章 阴差阳错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天涯海角的,哪里去找人?

    祖孙三人只能在京中乞讨生存了。

    那两夫妻好不容易又攒下些银钱,晓得老家遭了水灾,担心老娘亲人,便急匆匆往岳州府赶。

    原籍地受灾严重,满目疮痍,村庄已经淹了,家里人是否还活着都没有个定数。

    两夫妻这数月间遭受了人生最大的起起伏伏,咬着牙不肯放弃,在老家附近寻找打听。

    这一寻,就寻到了秋天。

    直到遇上了从前的邻居,得知家里就活下来了老母亲与两个小侄儿,且好久前就进京寻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两夫妻一听就着急了,没日没夜地往京里赶,今天清晨进城后去北一胡同里一问,果不其然,老人已经来找过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起先还想着,京城之中总比天南海北的好找,哪里知道……”男子通红着眼睛,“我们两个要是能早些回到京中,哪怕只是早个三五天,我丈母娘与侄儿都不会出事!造化弄人!造化弄人呐!”

    妻子嗷嗷哭着,边上围着的百姓想劝也劝不住,纷纷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另有一妇人哭丧着脸站在一旁,道:“我也是北一胡同的,老人家抵京后,还来找我问过信。

    都是老邻居了,人家受难来投奔女儿女婿,夫妻俩不在京里,邻里们帮着照看些时日也没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、可咱们这一家家的,现在都不轻松。

    若是从前,咱们整条胡同,谁家多不起三双筷子?谁家拿不出一床被褥来?

    也不至于如今冻死在街上……”

    北一、北二胡同着火时的惨状,满京城的百姓都看在眼里,那岂止是“狼藉”一词可以形容的?

    听了这些内情,各个都极为动容。

    两夫妻在街上痛哭了一场,又在邻里们的陪同下,到府衙去认领遗体,又一次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有这番情景在前,昨夜被抓到的贼人再次高大了起来,他是劫富济贫,他是胸怀百姓,而府衙抓他,才是恶事。

    绍府尹为了抓贼的事儿一夜未眠,这会儿听了手下官差的回禀,无奈地苦笑两声,对着进来的蒋慕渊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蒋慕渊淡淡道:“我以为绍大人不会在意那些言论。”

    “早预想到了,丝毫不觉得意外,也并非是在意,而是单纯觉得好笑。”绍府尹应道。

    人心的煽动就是如此简单,一人领头,自会有无数追寻者,其中有浑水摸鱼的,也有分辨不清内情的,亦或是生活苦闷纯粹起哄的,真相?真相不如一碗酒,不如痛快的骂一通娘。

    “贼人落网是在小鲍爷的计算之中,眼下冒出来这对夫妻,那昨夜捉到的人……”绍府尹询问蒋慕渊的意思。

    蒋慕渊敛眉。

    他原想着,对方要继续做事,昨夜的几枚弃子是必定会丢出来的。

    人进了府衙,供词说什么,也是安排好的,由他们的供词再次掀起风浪来。

    但那些供词出现在案卷上,要在京中传来,就需要在衙门里安插人手。

    蒋慕渊今日还想与绍府尹商量寻内应,却是没有想到,对方没有准备内应,反而准备了外头的那两夫妻。

    冻死的是两湖百姓,这能进一步挑起纷争,可与此同时,他们的亲人是北一胡同受难的居民,人冻死的第二天出现在京城,若说是巧合,蒋慕渊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先听听那对夫妻想说什么吧。”蒋慕渊道。

    绍府尹沉思着,复又问道:“要不要查查他们哪一年进京的,之前做什么生意,今年离京,是否回过两湖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打紧,昨夜贼人在西林胡同被抓,背后之人的身份,左不过那么几个,他们既然安排了,那两夫妻的经历大体上不会被揪出把柄来,”蒋慕渊说到这里顿了顿,眸色沉沉,“我只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安排这一连串的事情,明明于他而言,没有任何必要。”

    绍府尹不傻,昨日在御书房里的人,算上伺候的内侍,两只手也就能数完了,说到底,神仙打架。

    既如此,他也不追着问了,问多了,反而睡不着。

    蒋慕渊把思路收回来,低声交代了绍府尹两句。

    绍府尹会意,带着府丞、通判、师爷们一道,去见了那两夫妻。

    妇人这会儿不哭了,只坐在地上,两眼无神,傻乎乎地看着被白布遮盖的三具遗体,男人尝试拉了她几次,没有拉起来,干脆自己也蹲下来,抱着头苦闷极了。

    绍府尹看在眼中,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明知是戏本,但这场面,看了还是会揪心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别说那些被煽动的百姓了,人心都是肉长的,谁真的跟石头一样了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这妇人到底是不是老人的女儿,若是,人家惨痛得真真切切,若不是,这登台做戏的本事是真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绍府尹依着蒋慕渊的交代,先说了几句场面话,妇人像是没有听见一个字,没有半点儿反应,男人缩了缩脖子,一副不太擅长与官家打交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原本这三位遇难的百姓没有亲人,府衙准备安葬的,如今你们寻了来,自是要让你们领回去,好生落葬,”绍府尹叹气,“只是你看,你妻子要人照顾,你一个人也管不过来这三具遗体,你看看要不要让邻居们来给你搭把手?”

    进了衙门里的除了夫妻两人,还有那邻居妇人,的确安排不过来人手。

    男人忙道:“那小人就去叫邻居们来。”

    说是叫邻居,涌进来的却不全是邻居,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壮着胆子来了。

    绍府尹也不让人拦,招呼着底下人送了辆板车来,转头问那男人道:“这事情,本官十分同情,也是阴差阳错,若是你们没有离开京城,老人家投奔来就能寻到你们,或者老人家留在岳州,你们寻着去了,也已经一家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连连点头:“可不就是这样嘛!”

    绍府尹眼珠子一转:“老家有田有地,虽受了灾,但朝廷的赈灾银子都送下去了,又开了粮仓,府衙也着手把田地都重新登记,分发到灾民手中,你家老太太怎么就……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