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六十六章 演得不错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六十六章 演得不错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一提起这一桩,男人当即激动起来,高声道:“田地?要不是田地拿不回来,岳母何必长途跋涉进京呢?衙门里说我们没了地契田契,就都不是我们的了!听老邻居说,就为此,小人的岳母差点就要在府衙外的石狮子上撞死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等事?”绍府尹瞪大了眼睛,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“那你们的那些田地,最后给了其他的灾民?”

    男人哼笑一声,肩膀颤得厉害,一字一字咬牙切齿道:“岳母去要地的时候,府衙里咬死了不是我们家里的,民拗不过官,又拿不出契书,想撞死被其他乡里乡亲的拦了下来,就带着小侄儿们进京了。

    小人夫妇这次回去,才从邻居口中得知,家里的那些田地,最后都落到了外乡来的所谓的灾民手中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真的是灾民啊!打头的那个,是我们岳州府出了名的狗腿子,名叫高备,以同姓同宗为由头,这些年抱紧了乡绅高必的大腿。

    那高必是什么人呐?他的外甥女是两湖总督金培英最宠的妾室。

    难怪岳母去衙门里什么都拿不到,岳州府上上下下,哪个不看金培英的脸色做事?

    可怜我们老百姓,前脚遭了天灾大难,后脚又被这些无良的官老爷逼得背井离乡,要不是他们,要不是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越说越伤心,声音渐渐低落下去,全作了咽呜哭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起先跟个木头人一样的妇人突然间嚎叫一声,又扑倒在老妇人的遗体上痛哭起来:“老天爷啊!这都是什么事情啊!我儿子被火烧死了,我老娘侄儿被冻死了,你不开眼啊!你想看我怎么去死啊!吧脆一起把我埋了吧,我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妇人哭喊的声音极大,连府衙外头都能听见动静。

    立在门外探头探脑的百姓听见了,纷纷交头接耳,想弄明白里头出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而刚刚以搬运遗体为由跟进去的小伙,撒脚跑了出来,推开人群往外头挤,他身量不高,动作灵活,一时之间,围观的百姓谁也没有拦住他,叫他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有人认得他,一拍大腿道:“那是李快嘴,他的消息向来卖给素香楼,咱们赶紧跟着去。”

    人群一听,有一大半转向去往素香楼,另一半依旧围着府衙,想看看里头还有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府衙里头,那两夫妻还在痛斥苍天不公,恨金培英狗官失德,边上其他人听了长吁短叹,同情之余也恨极了两湖地区的官员。

    这大戏看起来不会一时半会儿收场,登台引导客串了一番的绍方德撑不住了,怕自个儿露出马脚来,先行一步回了书房。

    绍大人推门进去,看了一眼立在窗边的蒋慕渊。

    蒋慕渊透过半开的窗户,把外头的动静看得明明白白,偏过头与绍方德道:“绍大人演得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绍大人抬手抹了把额头的虚汗,汗颜无比:“这事儿我是真不行,我拼劲全力去引了,结果跟他们一比,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失笑,轻轻阖上窗户,坐回到椅子上,抿了一口已经凉透了的茶。

    绍大人看在眼中,一面让师爷重新沏一壶热的,一面低声道:“他们的目的露出来了,那位的心可真大,直直就朝着金总督去了。只是小鲍爷,以您之见,金总督做事会这般不讲究?岳州府衙敢让灾民往石狮子上撞?”

    “假的,”蒋慕渊神色淡然,“那老妇人是何时抵京的?”

    这一点,昨日就调档查清楚了,也记在案卷上,绍大人印象深刻,道:“九月末抵京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何时从岳州出发的?”蒋慕渊又问。

    绍大人一怔。

    一个老妇人带着两个幼童,一路逃难,没有车马,哪怕遇见好心人捎带一两程,月余工夫总是要的。

    “大抵是八月末九月初。”绍大人估算着。

    蒋慕渊道:“当时岳州府水情刚刚缓和,各处忙着防疫治病救灾,而衙门里开始登记田地是十一月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绍大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那时候老妇人早到了京城里,怎么可能去跟岳州府官差起纠纷。

    “可、可背后的那个人,不清楚这一点吗?”绍大人提出了另一个疑惑。

    蒋慕渊勾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看起来,对方是不知情的。

    两湖地区安置灾民的办法,其实是蒋慕渊快离开两湖前,金培英自个儿提出来的,但正如彼时所言,各种状况如何处置,前人都留下了经验,今人不过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做事而已。

    那些法子,蒋慕渊一开始就想过,在最初送到御书房里的折子里,他也与圣上商谈过处置的思路,只是灾区状况不合适,一直压着没有实行。

    背后的人应当是看过折子,以为在老妇人离开荆州府前,蒋慕渊就已经着手处置了,不曾想,其实并没有。

    一来一去,时间上的不同,反倒更让蒋慕渊确定,这一系列的安排都是冲着金培英去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解释,只让绍府尹准备好两夫妻的说辞,他回头送去御书房里。

    绍府尹见他不想说,只好不问,可心里到底好奇得厉害,想着与小鲍爷关系不错,还是大着胆子寻问了一句:“那两夫妻的说辞,对小鲍爷之前想不明白的事情,有帮助吗?”

    蒋慕渊讲过,他不明白背后之人为何要安排这一连串的事情,分明没有任何必要。

    听了这个问题,蒋慕渊摇了摇头,叹道:“只是越发的不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素香楼里已经收到了李快嘴的传信,大堂里纷纷在说道金培英的事情。

    东家搓了搓手,一面招呼跑堂的小二们手脚麻利些,一面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行吧,骂金培英总比骂圣上、骂虞贵妃强,骂得开花了,金培英也管不着他们京城老百姓。

    东家没有安稳太久,很快这话题的进展又让他提心吊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小鲍爷不是去了两湖数月吗?怎么就没有砍了那金培英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