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八十三章 解签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八十三章 解签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云锦凑过去道:“你见了他,要跟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让徐令意怔了怔,她不是没想过,是真没有想好。

    虽是定亲了,但她对纪致诚只是远远的几面之缘,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只是看过他的文章。

    都说文如其人,可徐令意的心里依旧没有底。

    “是他寻我说话,我就听着吧,看他说什么,”徐令意低着声儿说完,双手抵着膝盖,坐得笔直笔直的,过了会儿,似是经过了一番纠结,她反问顾云锦,“你会与小鲍爷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顾云锦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认认真真思考起了徐令意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好像从来没有在“说”这一件事情上担忧过。

    前世寥寥数面,不过是互相问安,等岭北偶遇,她一个濒死之人哪里还有空去琢磨什么话能说、什么话不合适说,自是想到一茬是一茬了。

    也正因着那番经历,顾云锦今生再遇蒋慕渊,说话举止上也随意许多。

    等熟悉了之后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以友人相交,话题不拘一格,而等关系变化之后,许是之前沟通的方式还在,倒也没有觉得说话不自在。

    或者……

    顾云锦想到了那个下雪的夜晚,她其实有那么一丁点不自在的,但都被蒋慕渊用各种琐碎话题给化解开了。

    都是蒋慕渊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真的不知道说什么,就跟他说书道吧。”顾云锦没有直接回答徐令意的问题,而是给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只要纪致诚想着要好好与徐令意说一说话,那他会接了话题,且不会让徐令意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西山之上有数不清的道观,香火鼎盛。

    年节之中,不少百姓登山祈福,山道上并不易行。

    山腰的天水观还称不上西山上的大道观,它修建至今才一甲子,但胜在清净。

    顾云锦下了马车,戴着帷帽随魏氏与徐令意往观内走。

    魏氏去大殿内求福,又拉着两个姑娘去求签。

    徐令意心不在焉的,被魏氏塞了签筒,只好装模作样地摇了一支签出来。

    魏氏赶忙接过,递给解签的道士:“道长,我们算……算今年的运程。”

    道士眯着眼笑,连声说那是上上签:“姑娘不用担心,这两年会起转折,却是一桩好事,等上了这一台阶,以后就越发平顺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叫魏氏心里舒坦极了,又叫顾云锦也来求一支。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扫兴,也凑了番热闹,得了几句“鸿运”好话。

    徐令意站在一旁听着,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四周打量,她没有寻到纪致诚的身影,突然间却觉得有人正在看她,她依着直觉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那人正是纪致诚。

    纪致诚站得离她们其实极近,甚至近到能听见道士解签的话语,只是不在视角之内,若她们没有转头就看不到。

    见徐令意注意到他了,纪致诚的眼睛骤然亮了许多,指了指边上的大殿后,又轻手轻脚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母亲,”徐令意深吸了一口气,道,“您这几日劳累,我们也不着急回去,不如寻了厢房歇一歇?”

    魏氏面露迟疑。

    顾云锦怕叫魏氏看出端倪来,毕竟徐令意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比不上她,她脸皮厚,最好忽悠人了:“舅娘,这一路来您都在闭目养神,这几天很辛苦?”

    魏氏叹道:“年节里事情多,过阵子就空闲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魏氏并不算忙碌,侍郎府的人情往来自有杨氏操心,她想插手都插不上的。

    叫魏氏疲惫的是魏家人。

    魏家不在京里,但这些日子没少一封信一封信地来催她,无外乎魏家子弟的功名前程、婚娶之事。

    魏氏照顾了魏游几年,对这个侄儿自是亲近,魏游又是个懂事感恩的,魏氏很愿意拉扯他一把,但其他侄子侄女就不同了,魏氏几乎是脸跟人都对不上号的。

    一来她就是偏心了,二来,魏氏有自知之明,她实在没能力拉扯那么多人,她的“底气”来自于徐砚和纪致诚,但一个是她大伯,一个是未来女婿,她哪能厚颜无耻地借此给娘家谋大把好处?

    她要不要做人了?徐令意又要不要做人了?

    再者,杨氏的那些遭遇就在眼前,魏氏自然要掂量的。

    魏氏一想起那些事情就头痛,便干脆应了两个孩子的意思,借了雅间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顾云锦等魏氏喝了热茶,道:“舅娘您歇会儿,我和大姐姐去外头转转?”

    “怪冷的,你们两个也不方便。”魏氏忙道。

    “让念夏跟着就好。”顾云锦笑道。

    念夏会拳脚,这半年多也进益颇多,魏氏琢磨着这丫头比两个婆子都厉害,也就应了。

    三人一道往纪致诚等候的大殿后门去。

    顾云锦抿着嘴笑了笑,轻轻推了徐令意一把:“你过去吧,我和念夏就在拐角处守着。”

    只隔了一拐角,视线阻拦了,但却不能完全阻了声音。

    顾云锦听见纪致诚唤“徐大姑娘”,声音喜悦又有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念夏捂着嘴想笑,被顾云锦嗔了一眼,她赶紧又走远了几步,免得打搅到那两人。

    拐角这处,徐令意抬眸,认认真真打量起了纪致诚。

    对方比她高一个头,身形挺拔,衣衫上熏了柏木香气,衬得人有几分冷,可偏偏他又笑意浓浓的,使得这味道与人并不和睦。

    徐令意因着香料味道出了神,纪致诚以为她紧张,笑容都不由收敛谨慎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有好多话想跟徐令意说的,可这会儿脑袋有些空,一时之间不晓得从何开口了。

    纪致诚抬手按了按脖子,突然想到刚刚那签文,他忙道:“你知道那道士是怎么解签的吗?”

    徐令意下意识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纪致诚道:“他看你已经及笄,你母亲不问姻缘,自然是已经定下,不用再着急了,既已定亲,也就这一两年要出阁,他说你上一台阶,稳妥又不会出错,大过年的,什么好听挑什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徐令意听了微怔,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,道:“是这么一个道理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