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亏的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亏的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徐令意含笑在一旁听着,父母的那些旧事,她知道的自然比顾云锦多。

    她能看也能听,魏氏偶尔提起一两段,嬷嬷们时不时回忆些,而更多的是从十几年的耳濡目染里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徐令意是真的认为父亲极好,比官运亨通的伯父更好。

    魏氏认字的这一段,徐令意小时候就已经听过了,这会儿听来,又是另一番感触。

    她猛得就想到了不久前纪致诚问她的“一道念书好不好”,她认真再琢磨了一番,这个提议还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念夏捧着一叠话本回来,交给了张嬷嬷。

    张嬷嬷道谢着收下。

    徐令意的目光落在那一侧的书脊上,虽然都是苍蓝色的封皮,装订的手法也一样,但她就是觉得,中间偏下方的那一本是纪致诚的册子。

    那本就混在这一叠话本里,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徐令意抿着唇笑了。

    魏氏笑着与顾云锦道:“替我给将军夫人和大姑姐问个安,年节里事情多,我们就不凑上去说场面话了,等三姑娘下个月出阁了之后,府里空闲些,我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顾云思的生辰是正月初九,因着离出阁近,单氏也没打算折腾,只是自家摆了桌,坐下来饮两杯。

    傅太师府送了贺礼来,礼数周全又丰厚,送礼的嬷嬷满面喜悦,先贺了顾云思生辰,说了一通吉祥话,又说婚期近了,府里上上下下都翘首盼着,总算快到了能接姑娘过门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从用词到语气,笑容真诚又不谄媚,嬷嬷的话语让人跟着欢喜不已,单氏心花怒放,笑得合不拢嘴,又给了厚厚的红封,送走了傅家的嬷嬷。

    单氏笑得有多高兴,夜里席面过后眼泪就落得有多凶猛。

    她对庶出的顾云霖也不错,但嫡嫡亲的女儿就只有顾云思一个,眼瞅着好日子近了,单氏是千万分的舍不得。

    单氏晓得不该哭的,娶媳妇、嫁女儿,都是天经地义的。

    况且她孙子、孙女都在跟前,她这么个当祖母的人还哭得稀里哗啦的,实在说不过去了,可她偏偏就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好在大伙儿都吃完了,也就各自散了,只留下顾云思陪着单氏。

    顾云思的眼睛里也全是泪水,挨着单氏吸鼻子。

    单氏抹着脸,道:“嫁女儿是真操心,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了,我这心里空落落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思一面忍眼泪,一面逗单氏:“您从葛家、朱家抬回来两个这么好的嫂嫂,嫁我一个出去,不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云霖呢!你别觉得云霖小,日子就还早,也就一眨眼的工夫,”单氏叫她说得哭笑不得,“我总共要嫁出去两个,扯平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打岔,眼泪渐渐就收了,只剩下说不尽的贴己话。

    “往后不管如何,你们嫁出去了总归好一些,”单氏叹道,“云锦也是个好孩子,你们姐妹彼此牵着,我也能放心许多。”

    顾云思嗔道:“太师府与我们西林胡同都在京里,轿子走走也不过两刻钟,母亲别说得好像我远嫁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单氏搂着顾云思,道,“都在京城,你什么时候想见我了,自个儿就能回来,我也能去看你,咱们娘俩近着呢。”

    这么说下去,怕是又要哭一场了。

    顾云思赶紧深吸了一口气,让叶嬷嬷打了水来,给单氏擦了脸。

    上元渐近,城中各处挂起了花灯,货郎们也在扁担上挂上几个,走街串巷时,总有小童被吸引着围上来。

    顾家是早就安排好的,顾云思婚期太近,吴氏怀着身孕,街上人多,怕不小心冲撞了,她们就留下来陪单氏和徐氏。

    巧姐儿太小,抱去街上不方便,便交由单氏和奶娘带着。

    其余晚辈,一道上街看灯去。

    用过晚饭,坐马车到了东街上时,已经是灯火通明了。

    各式各样的花灯缀满了视线所及的所有地方,一眼望去,明亮极了。

    街边也摆了小摊,杂耍的、套环的,卖些小玩意儿的,引得百姓们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丰哥儿叉开腿坐在顾云宴的肩膀上,一会儿指东,一会儿指西,看到什么都叫好。

    顾云锦牵着顾云霖的手,紧紧跟着兄嫂们,她虽然也在看灯,但不由自主地就会想起蒋慕渊来。

    那天,蒋慕渊说过今夜要带寿安出来看灯,会抽出机会来寻她。

    可她不晓得蒋慕渊何时会来,来了东街又要怎么寻她,她下意识地左看右看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顾云锦有些体会到初六道观里徐令意的心情了,知道那人会来,却不知何时何地出现,原来是这样一种味道。

    叫人紧张、牵挂,又满心期待。

    好在,满街都是左顾右盼的人,顾云锦这般动作并不惹人眼。

    不说顾家三兄弟,姑娘奶奶们都是强身习武的,哪怕拥挤着走了这一路,没有哪个喘气的。

    脚劲儿虽好,还是抵不住点心美味的诱惑。

    经过素香楼外,一行人也就停了脚步,彼此相视而笑,一块儿往里头走。

    素香楼的客人极多,大堂里热闹极了,小二眼尖,赶忙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前次蒋慕渊请顾家兄弟吃酒就是在素香楼,小二自然认住了这三兄弟,赶紧把人往二楼引:“楼上给您几位留了雅间。”

    顾云熙闻言笑了起来:“怎么知道我们会过来?”

    “小鲍爷交代了,说是雅间给留着,估摸着用得上。”小二答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如此周全,顾家兄弟自然承情。

    朱氏抿着唇对顾云锦笑:“小鲍爷真是细致,这都考量到了。嫂嫂跟你讲,这姑爷摆平舅哥是门学问,你哥哥就不会,至今没摆平我那两个哥哥。”

    这后面半句话一出,顾云锦哪里还会生出半点羞涩心态,只看着顾云熙的背影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顾家一行人多,并上婆子丫鬟的,稍稍有些拥挤,但在人满为患的东街酒楼上,能不等座就有雅间,已经极好了。

    热腾腾的点心送上来,并几壶热茶,推开沿街的窗户,把近处远处的灯火都收入眼底,实在是恰意不已。

    坐了小一会儿,门外传来不轻不重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守在外头的小厮禀道:“小鲍爷来了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