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九十一章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九十一章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顾云锦绷紧的脊背放松下来,双眸静静闭着,一片黑暗中,她什么都看不到,而所有的声音都像是被那斗篷给隔绝了似是,她唯一能感知到的只有蒋慕渊的温度,和他身上的皂角清香。

    随着顾云锦的放松,蒋慕渊也渐渐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也是紧张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这般亲昵举止实在是太过唐突了,况且这又是在外头,不是四面围墙的室内,他也就是仗着其他游人离得远各自看灯,不会有人注意他人举动罢了。

    可他真的没有耐住,巧笑莞尔的心头尖,实在是叫人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他顺着心思如此做了,但顾云锦霎时间绷紧了身子,握着他的那只手也添了劲道,他又立刻后悔起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是真怕吓着顾云锦,她对感情懵懂,不知如何应对,好不容易被他从壳里带出来了那么一点点,若是因着这一回又都吓回去了……

    他正犹豫着是否推开,就察觉到顾云锦的手指没有再僵着,慢慢松开了些,而后,她的身子也放松了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,是顺从和乖巧。

    嘴唇从她的眼睛上移开了,额头紧紧贴着她的额头,蒋慕渊不由轻笑,唤了声“云锦”。

    这是两人相处时,他头一回这般唤她,声音低柔温和,含了千种万种情愫。

    同样的两个字,从蒋慕渊口中出来,听起来就与其他人叫的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低低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额头相抵传来的温度,比手心更甚,又叫斗篷挡了风,身子都热了些。

    顾云锦试着动了动眼睑,待睁开时,额头上的重量移开了,她直直的迎上了蒋慕渊的视线。

    被遮住的还有皎月,斗篷里黑漆漆的,顾云锦只能勉强分辨出对方神情,她想说话,可声音从嗓子里出来,也比平日轻了许多:“好好说着事儿呢,怎么突然就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埋怨、也不是怪罪,甜甜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娇,勾得人越发心痒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着近在咫尺的顾云锦的樱唇,柔声道:“我就是在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后半截的音量越发低沉下去,最后都消失在了贴近的双唇之间。

    没有更近一步,只是摩挲与轻啄,那份柔软如蜜糖似的,甜得让人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这一刻,蒋慕渊突然理解了皇太后的嗜糖,这样的美味,又有谁能拒绝得了?

    更鼓声随着夜风而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顾云锦,垂眼看她。

    小泵娘的脸颊通红通红的,而樱唇比脸颊更红,晶莹着,吸引着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蒋慕渊深吸了一口气,喑哑着道:“等我回来,若是婚期还未定,我催皇太后定下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正顺气,斗篷里的那点儿气息交缠滚烫,她根本喘不过来,听了蒋慕渊这么一句,不由扑哧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她知他喜欢她,却是才知道他这般喜欢她,叫她破土而出又绽放的心情有了踏实的落脚处,不用担心被辜负。

    这种踏实又安心的感觉,叫顾云锦忍不住要笑,也有了逗趣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”顾云锦摇了摇头,看着蒋慕渊,道,“我答应过哥哥的,要等到他回来之后我再出阁的,他就我一个胞妹,错过了多可惜。”

    灿然笑容溢在眉梢眼角,俏皮又可爱,蒋慕渊叫顾云锦逗笑了,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,道:“不会叫他错过的,他一定会在的。”

    心跳渐渐平复,眼看着夜越来越深了,蒋慕渊牵着顾云锦往回走。

    前头路口处,听风备了轿子,笑着与顾云锦道:“顾姑娘,今儿街上人多,马车还没轿子方便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上了轿,掀开帘子看着蒋慕渊,听到他说会陪着轿子走回西林胡同去,这才松了手。

    此刻的东街上,依旧热闹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牵着长平县主,两人换了身男装,也不带帷帽,自在地在街上看灯。

    两人图方便,也不许婆子丫鬟们跟着,只小王爷身边的两个亲随勤勤恳恳鞍前马后的伺候着。

    小王爷跟着走了半条街,实在怕了她们两个姑娘,摇头道:“我这个哥哥是真不容易当啊。”

    长平听见了,转过头去,把手中的一只兔子花灯塞到了小王爷手里:“怎么?不想陪我与长平?”

    孙恪看了眼满是童趣的花灯,哼笑道:“我提着一只兔子灯,阿渊却牵着美娇娘的手儿,长平,你觉得我高兴吗?”

    寿安没忍住,挽着长平县主笑得前俯后仰的。

    长平也一通笑,笑够了之后,道:“哥哥以为我们稀罕你陪着?我啊,恨不能你也不陪着。”

    又不是没有人伺候,若是孙恪也能找到一个一道看灯的姑娘,长平县主第一个乐开花。

    可惜,她心心念念的嫂子还没有影子呢!

    孙恪哪里听不出长平县主的话外之音,没想到他被圣上催、永王爷催、永王妃催,回头过来还要被妹妹催,他赶紧不搭腔了,只当没听懂,挥着他的兔子花灯哼着曲子往前头走。

    眼看着快要走到东街口了,这里的行人明显少了一些,孙恪偏头问两个姑娘:“你们是要回府了,还是回转过去再逛一遍?”

    寿安郡主和长平县主交换了一个眼神,而后一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还要问吗?

    当然是再逛一遍了。

    孙恪认命得跟着两人掉头走,才转过身来,突然叫角落冲出来的一人撞了个满怀,花灯也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对方长得人高马大的,身形壮硕,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孙恪的两个亲随赶忙先把人围住了。

    那人似是有急事,想推开了人走,待看清被撞之人的模样时,他赶紧收住了手,不敢再硬推了,反而恭谨道:“小王爷,在下是一时不小心,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在下真的身有要事,等下回一定给您郑重赔礼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小王爷眯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两眼,挑眉道:“你,你看起来有点面善。”

    那人忙道:“在下贾琮,家父是中军都督府佥事贾桂,小王爷,在下下次赔罪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