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二百九十二章 给你送去可好?

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九十二章 给你送去可好?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闻言,孙恪眉梢一挑:“你是中军都督府贾佥事的儿子?”

    见贾琮颔首,孙恪便冲两个亲随抬了抬下颚,让他们把路让出来。

    贾琮道了声谢,四周看了一眼,快步往斜对角的胡同里去了。

    孙恪没有收回视线,他看到贾琮很是匆忙,似乎是在寻找些什么,不停地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如此行走,也难怪刚才会与他撞到一块了。

    长平县主见孙恪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试探着问道:“哥哥认得他,还是认得他父亲?”

    小王爷这才偏转过身,道:“不认得,只是近来听了些贾佥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长平闻言好奇,眨了眨眼睛看着小王爷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?”孙恪笑道,“能叫我听说的,那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长平哼了声,就是不正紧的有趣事情她才想听一听的,若是官场上那些弯弯绕绕的,她才不愿意听呢。

    小王爷没有再解释,只弯下腰捡起了他的兔子花灯,轻轻弹去了上头的灰尘,转过面来一看,另一边的纸面叫蜡烛灼黑了,露出一个洞来,再不是之前那俏皮样子了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好好的灯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走过一趟了,可再回头走一遍,寿安郡主与长平县主也丝毫不觉得无趣。

    上元月色中,伴着华灯的东街与平日里是截然不同的风貌,叫人怎么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直到三更天时,才渐渐失了热闹,两位姑娘家才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的顾家院门外,顾云锦从轿子里下来,看着蒋慕渊。

    她在轿中就摘了帷帽,这会儿到了家门外,也没有戴上,她抬眸看人时,月色就落在她的眸子里,映得里头的蒋慕渊的身影都清晰万分。

    分明今夜说了许多话了,这临到告别时,顾云锦又觉得,还有一肚子的话都来不及说。

    可夜色如此深了,蒋慕渊天明之后就要启程,这会儿不是说话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微微偏了偏脑袋,顾云锦笑着道:“我这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弯着唇,一瞬不瞬地沉沉看着她的眼睛,冲她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拿帷帽兜着布老虎与印章,顾云锦后退着走了两步,这才转过身去,抬手拍了拍大门。

    晓得出游的姑娘还未回来,门房上一直候着,闻声迅速赶来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顾云锦迈进去,听到身后门板缓缓合上的动静,她心中一动,转身拦了拦。

    蒋慕渊一直看着顾云锦的身影,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叫他不由扬眉,而后,他就看到小泵娘掰着门板,探着脑袋看他,双眸明亮极了。

    “每个月的话本,我再写下来给你送去可好?”顾云锦问道。

    怎么会不好?怎么可能不好?

    蒋慕渊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声音脆生生的,带了几分期待,几分试探,如泉水一般落在蒋慕渊的心上,伴着那灿然笑容,娇俏得叫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他上前几步,轻轻拨了拨顾云锦的额发,道:“我等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,松开了门,这才转身往里头去了。

    大门关上了,阻绝了蒋慕渊的视线,虽看不到那可爱的小泵娘,可他的笑容还是没有半点减少。

    从顾云锦今夜的状态来看,她是真的把他说的话听进去了,她有在试着将他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叫蒋慕渊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他愿意宠着她、捧着她,哪怕她给予的回报是不对等的,他都不会改变他的初衷。

    可顾云锦愿意打开心怀一点点走出来,那对蒋慕渊而言,是最大的喜悦了。

    上元夜没有宵禁,半夜时的喧嚣才散去不久,随着天明,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热闹。

    蒋慕渊到南城门外时,一看就看到了坐在边上茶摊上的小王爷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眼神太好,而是孙恪实在太打眼了。

    在一众衣着朴素的百姓之中,一身明艳袍子的小王爷可谓是“鹤立鸡群”,想不吸引人的目光都难。

    蒋慕渊把马儿交给了寒雷,走过去与小王爷道:“大清早的,你不在府里睡觉,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是来给你送行的呀!”孙恪道,“我不止送到这里,我还要送到十里长亭。”

    一听此话,蒋慕渊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穿一条裤子长大的,小王爷到底在琢磨些什么,蒋慕渊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是来与他诉苦,说昨夜陪着寿安和长平辛苦罢了,若能得蒋慕渊几句回应,提一两句与顾云锦的相处,那就更不枉孙恪天未亮就爬起来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知孙恪,孙恪也知蒋慕渊。

    见对方嗤笑,小王爷就晓得自个儿被看穿了,他面不改色,大言不惭道:“不管如何,送你出城的心意是千真万确的,你看,我还带了酒囊,要不要再赋诗一首?”

    蒋慕渊啼笑皆非,转身往城门口去。

    小王爷给茶摊留了几个铜板,起身跟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还未行至城门,突然就听见了一声尖锐的惊叫声。

    排队出城的百姓不由都东张西望起来,官兵们皱了皱眉头,想寻到出声之处。

    蒋慕渊耳力好,已然把视线投到了茶摊后头那条不起眼的胡同里,而后,一个文弱青年捂着肚子摇摇晃晃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青年看起来二十出头,长发却没有束起,全部披散下来,遮挡了他的五官,他脚步不稳,走得踉踉跄跄的,歪歪扭扭就与路过的一汉子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那汉子纹丝不动,而那青年整个人瘫了下去,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,直至此刻,旁人才注意到他的腹部插了一把匕首,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这下子,惊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汉子吓傻了眼,忙不迭摆手:“不管我的事!我没拿匕首捅他,他撞我身上之前就被人捅了,我都不认得他!”

    出了事情,围观的人渐渐聚拢来,可处置的却不得力。

    蒋慕渊走上前去,蹲下身查看那青年的伤势,简单做了一番处理,

    前头街角就有医馆,他让寒雷去请大夫,又使人去衙门里报信,这才询问四周:“各位街坊,有人认得这受伤的人吗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