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零一章 赶尽杀绝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零一章 赶尽杀绝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绍方德原本不是这么安排的,只打算让画师画了贾婷的画像,叫姚二认过就算了,反正这事儿就是个形式。

    贾婷却想见一见姚二,她甚至还想见过钱举人和姚大,逼迫自己从那段不堪的记忆里翻寻出零碎片段,看看是否这三人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绍方德看她十分坚持,在问过贾桂的意见之后,便应了。

    姚二当然没有指认贾婷,只说当时没看清楚。

    贾婷死死盯着姚二看,她当时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,但声音是听到了些的。

    此刻回想起来,姚二的声音应该不在其中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日,姚大也改口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钱举人的有条不紊,姚大见官明显慌乱得多。

    “小人这两天一直在想,会不会是小人弄错了呢,”姚大皱着眉头道,“小人本身不认得贾姑娘,只是那一回遇见一对母女,别人指给小人看,说了她们身份。

    出事时,小人乍一眼看去,把钱举人的相好认作了贾姑娘,这才与小王爷、小鲍爷说了。

    等在衙门里遇见,因着都是海棠红的衣裳,小人一下子就肯定了,但这几天越想越觉得,之前见过的女子好像跟真的贾姑娘有些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小人那天在铺子里见到的,真的是贾家母女吗?

    会不会是别人指给小人看时,就说错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绍方德听他说戏,末了点评了一句:“那还真是挺巧的,什么巧合都叫你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书先生、茶博士们总说,无巧不成书……”姚大道。

    绍方德被“无巧不成书”气笑了。

    这几人的口供随着戏本的安排变化,到了此刻,真的没有绍方德的用武之地了。

    一个未必存在的婢女小茹,哪怕衙门翻遍了京城都不可能找到她,钱举人算不得纵仆行凶,又愿意掏银子补给姚大和姚二,姚家兄弟自然不继续告了,收了银子算事情了结。

    贾桂又来寻了绍方德,意思是贾家自认倒霉,想把贾婷的事情抹过去。

    姚家兄弟说了是认错人了,外头也没几个人能咬定进了衙门的是贾婷,贾家不想让衙门再去追寻伤害贾婷的歹徒,免得事情张扬开去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这样了,似是而非的传闻,总比言之凿凿的流言蜚语强些。

    况且,贾桂和绍方德都没有自信能真的抓到歹人。

    钱举人画出了小茹的画像,衙门满京城的铺贴开,这案子就只能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对着画像指指点点的,各有各的说法。

    素香楼里,客人们彼此争执不断。

    有人说,贾姑娘是无辜的,人在家里待着,却被扣了一顶和奸伤人的大帽子,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有人说,贾姑娘掺合其中了,姚家兄弟改口,纯粹是拿了银子,这银子恐怕不止钱举人掏了,贾家都掏了不少,就为了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说什么的都有,各有各的论证,无外乎东听一句西凑一句,最后得出来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东家,东家!”有汉子招呼道,“都说素香楼的消息最灵通,你给大伙儿说说,这里头还有什么讲究没有?”

    东家搓着手,赔笑道:“各位,我们素香楼的消息不止是灵通,还向来准确。

    可钱举人那案子吧,我是各种传言都听说过,但彼此都有站不住脚的地方,在我看来,都不够力排众议。

    既然不准确,又事关姑娘家的名声,那我就不胡乱开口了。

    各位家里都有姊妹女儿,将心比心,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认同了,偏有个不服气的,张嘴道:“姑娘家的名声?阮二姑娘出事的时候,素香楼可没少看热闹呐。”

    东家没有反驳,自有其他客人帮腔了:“阮二姑娘和杨公子的事情,三祥胡同里多少人亲眼瞧见了呀,那就是板上钉钉的,准确万分,不是咱们乱看戏。可这次不一样,你亲眼看见了还是东家亲眼看见了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那不服气的也只好坐下了。

    二楼雅间里,小王爷抿着茶叹了口气:“皇伯父说我把府衙当作了戏台子,啧,可这能怪我吗?是那写戏本的把府衙当作了戏台。”

    程晋之不知其中关节,试探着问了一句,孙恪笑而不答,他也就不再追问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,素香楼里有了些新消息。

    姚家兄弟之前一直欠着赌坊的债,前脚还了银子,后脚就逃出城去了,一是怕最后留下的那点儿银钱也被人惦记,二是担心被贾家记恨吃教训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百姓们越发相信贾婷是无辜的了。

    赌坊的人坐在素香楼的大堂里侃侃而谈:“这两兄弟还真有本事,靠这种路子把钱还上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凑上来问:“姚家兄弟还说了什么?那女子与衙门海捕文书上的像不像?”

    “你偷看别人行事时,是盯着人**看,还是盯着脸看啊?”赌坊的人大声道,“姚二只顾着看**了,没看清脸。他说,那姑娘的右边**这个位置,有两颗红痣。”

    如此混的话,惹了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这厢看戏的人笑得开心,戏中的贾婷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贾温氏几乎晕过去,本想着粉饰太平,似是而非的流言传一阵也就歇了。

    贾婷嫁给三皇子做侧妃是不可能了,但再过几年,寻个门户稍微第一等的官家,或是贾桂的下属家里,只要人家不相信流言,当是姚大误认,糊弄过了新婚夜,贾婷以后还是能过太平日子的。

    可一旦这特征被人记住了,姑爷一看到那两颗红痣,贾婷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这真是要赶尽杀绝!”贾温氏抹着泪道,“到底是什么人,心如此之狠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不希望妹妹嫁给三殿下的人?”贾琮回来报信的,此刻亦是一脸的郁气。

    抛开恨意,贾婷反而是最冷静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不是三殿下,他若不想娶我,直接向圣上、皇太后回绝就好,我与他没有深仇,他不该如此害我,”贾婷一一分析,“其他侧妃的人选,一个侧妃的位子,至于这般吗?或者是其他殿下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