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一十二章 随他去吧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一十二章 随他去吧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提及养心宫,圣上的肩膀松了些,后仰靠坐在龙椅上,眯着眼睛笑了起来:“阿渊你觉得是建还是不建?”

    韩公公端了茶过来,听见这舅甥君臣的对话,不由暗暗看了蒋慕渊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可不好答啊。

    蒋慕渊接过茶盏,低声与韩公公道了谢,这才看着圣上,答道:“建呀,怎么能不建呢?舅舅连养心宫的图纸都要燕清真人准备了,总不能只存在纸上,挂在墙上看吧?”

    圣上摩挲着茶盏,颔首示意蒋慕渊说下去。

    蒋慕渊此刻调转了话锋,道:“我前回就说过,要建就建最好的,如今搬回来的这些银子,看着数量多,实则不经用。

    两湖是朝廷的粮仓,去年洪水肆虐,今年的收成是不用想了,再者去岁开仓放了许多粮食,今年恐怕还要再送些过去,保证百姓度日。

    加之去年为了保两湖治水,其余各处也都挪了银子,光兵部就挪出来许多。

    北边鞑子虎视眈眈的,西南也有蛮子蹲着,万一有些摩擦,兵部的开支肯定不少。

    缺了两湖的收成与税收,又要填补之前的空缺,舅舅现在开建养心宫,若再有地方伸手要银子,养心宫才搭了一框架,您是继续呢还是停下来呢?

    既如此,不如再缓缓,让真人把图纸再点缀得精致些,也给工部多留些收集材料的工夫,免得跟前回似的,心急火燎寻回来一批蛀了虫的木材,最后银子都白花了不说,贵妃娘娘还背了一身骂名。”

    圣上一言不发地听完,沉思了一阵,这才缓缓点头:“阿渊说得有理。把养心宫的图纸取来。”

    韩公公闻言,从架子上取下一木盒打开,将里头的卷轴摊开。

    圣上目不转睛盯着那幅画卷。

    燕清真人不止道行出众,画技也极有水平。

    整座养心宫在他的笔下,显得大气磅礴,配着远山祥云,俨然是登峰造极之所。

    “真人的画真有意思,”蒋慕渊笑道,“仿佛是人往这太极广场一站,就能腾云驾雾而去。舅舅,这般气派恢弘的养心宫,用料上需更加讲究,否则哪里来的仙气?”

    圣上也极其喜欢燕清真人笔下的养心宫,蒋慕渊口中的“腾云驾雾”更是戳中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作为君王,哪个不希望自己能万岁万万岁?秦皇求仙祈长生不老,他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正如蒋慕渊所言,不能让那些俗料糟蹋了他的养心宫。

    见圣上沉思,蒋慕渊敛眉,一副痛心疾首模样,道:“两湖决堤,收成税收没有了,重修的银子白花了,还要再贴补进去,这一来一去……”

    这笔账,圣上也是会算的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画卷,又看了一眼抄没的折子,恨恨道:“好一个金培英,他的库房比朕的国库都要丰厚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”蒋慕渊附和道,“舅舅,金府是我带人抄没的,那些箱笼抬出来,叫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都察院的大人们没日没夜的清点,才把这账本做清楚了。

    除了我带回来的这一些,还有一些收尾的部分由黄大人在打理,估摸着还能有不少的。”

    后续还会有银子进来,这让圣上舒坦多了,点了点折子,道:“黄爱卿也是辛苦,年都没过就往两湖去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又道:“曹峰死在豫南府,当地官员与金培英极有交情,又不敢担京官死在他地界上的责,就照病笔处置了。

    若没有他们给金培英行方便,曹大人早早回到京城,那两湖贪墨的事儿,在六年前就查办了。

    不会让他们多贪了六年银子,也不至于守了个千疮百孔的堤坝六年,最后一片泽国。”

    圣上抬起眼皮,直直看着蒋慕渊:“连豫南府都想端了?”

    “每年的收成就这么多,税收也是有数的,总要多想点法子,给舅舅多挣些银子吧?”蒋慕渊笑了起来,他俯下身,低声又道,“金培英交代过,豫南知府前两年孝敬过他一块汉白玉,他琢磨着对方手里还存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洁白无瑕的汉白玉,用在养心宫里,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圣上也笑了:“行了,这事儿回头你亲自去办,黄爱卿是个耿直的,朕怕他脑袋一热,把豫南都杀个片甲不留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自是应下了。

    圣上挥了挥手:“去看看皇太后吧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退出了御书房,不疾不徐往慈心宫走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,韩公公把画卷收回去,又整理了大案上的折子。

    圣上靠坐着闭目养神,等韩公公收拾妥当了,他才开口道:“阿渊越来越机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有不少进士等缺,但毕竟是一整个两湖,一众新官上任,也不晓得能不能压得住,”韩公公恭谨答道,“小鲍爷机灵,不也是担心您不高兴嘛。”

    “朕再不高兴,也就是让他在外头跪着,他是朕的外甥,朕还能打他一顿吗?”圣上冷声道,“连跪都没跪过多久,就被母后护着了。他是担心朕拿黄印、徐砚出气。”

    韩公公抿唇。

    圣上揉了揉眉心,哼道:“看在汉白玉的份上,随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慈心宫里,皇太后已经得了信,翘首盼着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着问安。

    皇太后笑着看他,等了会儿,不见蒋慕渊有动作,她眉头一皱,眼里透出几分不满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出来了,笑道:“您年节里收了不少了,还惦记着我给您带呀?”

    “谁会嫌多呀?”皇太后撇嘴,“亏得哀家还使人盯着御书房,万一圣上要罚你,哀家就去救了,你倒好,白白心疼你了!”

    这番埋怨透着满满的亲昵,蒋慕渊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皇太后自个儿也笑了,笑完了还要硬绷着脸,一本正经道:“近来烦心事情多,哀家每日不多尝两颗,连日子都没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蒋慕渊神色一正:“您为了什么事情心烦?”

    皇太后叹了一口气,指了指向嬷嬷,示意由她来讲述一番。

    向嬷嬷颔首,把贾婷出事、给孙睿相看侧妃不顺畅的事儿说了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