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一十四章 轻飘飘的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一十四章 轻飘飘的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夜色沉沉笼下来。

    屋里的油灯有些暗了,念夏拿着剪子拨了拨,让它亮堂些。

    透过暖暖的光线,她不由自主地把视线落在了顾云锦身上。

    她家姑娘坐在木炕上,炕桌上摊着一本话本,却是好久没有翻动过了,就这么撑着腮帮子,似是在思索什么。

    念夏清楚,顾云锦是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自从听葛氏与朱氏说小鲍爷回京了,顾云锦就时不时走神了。

    白日在家里人跟前还好些,这会儿夜深人静,屋里只剩她们主仆两人时,这走神就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念夏瞥了一眼西洋钟,这个时间,说早不早,说晚也不算太晚。

    换作往日,这个点儿,念夏会打水来给顾云锦梳洗,拿汤婆子把被褥烫得热热的,姑娘想什么时候睡都可以。

    可今日,顾云锦不提,念夏也就没敢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谁知道小鲍爷会不会来呢……

    若是来了,自家姑娘已经睡下了,那是把人唤起来,还是叫小鲍爷白翻一回墙?

    念夏一面想,一面又坐了回去,不由自主地竖着耳朵,留心着外头的动静。

    顾云锦自是不晓得念夏在胡思乱想什么的,她也的确是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上元月色中,被点亮的不止是各色的花灯,还有她的心。

    细细亲吻落在唇间时,她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,也听到了那小小火苗的燃烧声音。

    清甜却不腻,像极了慈心宫里的枣糕,也像极了素香楼的百合绿豆糕,是她喜欢的味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仿若是躺在云里雾里一般的轻飘飘的,同时,她的脑袋也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从来没有弄懂过的情感,在那一个瞬间,突然破土而出,冒了尖芽,她想,她有些懂了。

    上元翌日,蒋慕渊离开了京城,一走不知要多久。

    顾云锦从轻飘飘的情绪里走出来,反而越发能静下心来细细回味那份情感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有足够的时间去给小芽儿浇水施肥,让它一点点成长,却是不想,蒋慕渊突然回京了。

    这使得顾云锦心底的那些云雾又浮动起来,这种轻飘飘的感觉,萦绕心田,直到那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,她才恍然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念夏紧绷着精神等着,突一听到声音,她险些跳起来,赶紧过去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裹着夜色而来的是蒋慕渊。

    “姑娘在里头?”蒋慕渊压着脚步声进来,他刚开口问了一句,余光之中,那牵挂在心中的小泵娘就从落地罩后绕出来,一双晶亮的眸子瞧着他,他不禁弯着唇笑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瞬不瞬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念夏还来不及关上门,皎洁月光从外头撒进来,落在蒋慕渊身上,明明是清冷的月色,却因着他的笑,化作了柔柔温润。

    顾云锦突然就想起了上元的月色,亦是这般沁人心弦。

    门关上了,阻了那片月光,就像是那夜的斗篷落在了脑袋上一般,近在咫尺的,是蒋慕渊身上的皂角味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看着蒋慕渊走过来,极其自然随意地牵了她的手,引着她往次间里去。

    暖意从掌心一点点传过来,沿着指尖手腕,如润物流水似的,终是传到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扑通、扑通的。

    刚刚一个人坐在这儿时的那些轻轻飘飘的心思,在这一刻再次喷涌,升至了最高点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到了炕桌上摆着的话本,问道:“这是新的?”

    顾云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翻开的那一页上到底写了什么,她一时没有想起来,略怔了会儿,才道:“是新的,原还说好了写下来给你送去,没想到你却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回来,若不是得了应文礼保存下来的曹峰的手稿,肃清两湖还要多费许多心思。

    他笑着道:“既回来了,就不劳烦你写了,这会儿说与我听吧。”

    说故事是顾云锦擅长的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要把手抽回来,翻一翻话本,整一整思绪,哪知道蒋慕渊不放手,看着是不松不紧地扣着,可她却抽不出来。

    顾云锦抬眸瞅他,蒋慕渊似是不知她心思一样,依旧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她也就只好作罢了,只拿另一只手简单翻了翻,开始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思绪云雾缭绕一般,会讲了东头忘西头,可真的开口讲述了,不知不觉间,思路顺了,人也踏实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认真听着,也认真看着,顾云锦讲故事时声音阴阳顿挫,眼睛明亮有光,叫人一点一点被吸引进去。

    等顾云锦讲完,蒋慕渊才笑着道:“难怪皇太后喜欢听你讲故事,他今日去问安,她又夸你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眨了眨眼睛,道:“哪儿是我会说故事,小曾公公前回提过,是小鲍爷打点过了,让姑姑嬷嬷们在一旁多帮腔,一道哄皇太后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挑眉,他原是盼着顾云锦进宫见皇太后时能多讨喜些,有伺候的人帮着说话,顾云锦能轻松许多,只是他也没想到,小曾公公已经把他卖了。

    卖了也就卖了吧,顾云锦是个会念着善意的。

    “再有人帮腔,也要你自个儿机灵,”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顾云锦的手背,蒋慕渊柔声道,“不机灵的就入不了皇太后的眼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闻言,想到那日的几个侧妃候选,直接道:“皇太后看起来一个都没挑中,我原以为会是贾姑娘,却不想出了那样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贾婷到底遭遇了什么,外头流言有好几种,顾云锦几乎都听说过,可无论是哪一种,她都不好大咧咧与蒋慕渊评点,只提了这么一句就略过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则从孙恪那里得知了所有状况,道:“若不出事,侧妃之位会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颔首。

    她知道前世的贾婷嫁给了孙睿,就像寿安从安阳长公主那儿听来的一样,皇太后心中一早就有了决断的,蒋慕渊也肯定知情。

    说过了贾婷,顾云锦自是关心起了两湖的事儿,尤其是顾云思的那番担忧,一直绕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一窝蜂都端了,圣上会不会不高兴?会不会反过头来怪罪你?”顾云锦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容凝了凝,望着顾云锦的眼睛:“怎么会这么问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