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能耐多了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二十二章 能耐多了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成亲是大事,即便王家在与金家结亲的过程中,波折不断,但日子敲定下来了,还是叫人欢喜的。

    帖子一张张送出去,王琅也少不得给国子监里的博士、同窗好友们送帖。

    纪致诚与王琅原就不熟悉,与徐令意定亲后,关系难免微妙。

    不过,两个都不是爱添事儿的人,平日里见着了,颔首问了安,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当事人如此态度,两方好友各自心领神会,亦不惹事。

    剩下两边不亲近的,哪怕想看戏,也不愿意把两边都得罪了,因而国子监之中,除了最初时有过几句流言蜚语,后来都歇了。

    直到王琅发了帖子,才一个个嘀嘀咕咕的,想看他们会不会交恶。

    “王琅给你帖子没有?”有友人过来询问纪致诚。

    纪致诚从书卷上抬起头来,笑道:“原就不熟,他给我帖子做什么?我可不想掏份子钱。”

    这般直接,反叫问话的人哭笑不得:“有几个等着看戏呢。”

    纪致诚闻言,越发无奈了,摇头道:“这是什么道理?真要看戏,也该看我娶亲时给不给王琅发帖子吧?”

    友人一怔,偏着头想了想,好像是那么一个道理,便顺着问了句:“那你们两家定了婚期没有?”

    纪致诚叹了一声气:“在定了,大抵是今年六月里。”

    六月,离现在也就四个月,说短不短,说长也不长,友人不知道纪致诚为何要叹气,这般苦闷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明年六月呢。

    纪致诚对友人的不解嗤之以鼻,六月的不好,他能说出一堆来。

    正是炎夏,喜服又厚重,日头当空去迎亲,一头大汗的,连头发丝都黏糊在一块了,哪里还能英俊潇洒?

    他自己受点罪也就算了,新妇是最最辛苦的。

    那么重的凤冠,盖上盖头,小小的花轿里又闷得要命,一整天折腾下来,徐令意还不累坏了、热坏了?

    到时候盖头一掀开,只怕脸上的妆都是花的。

    纪致诚倒不介意花脸儿,反正徐令意在他眼里就是天仙似的,可那么多来观礼的亲戚宾朋,掀开盖头看到一个花了妆的新娘子,还不晓得会说什么呢。

    别人说他什么都行,纪致诚就是不喜欢有人说徐令意不好。

    当然,最最重要的,是他觉得四个月太久了,他恨不得明日里就娶媳妇呢。

    这些里头,纪致诚与家里人商议过,央着要把婚期提前,可求了一通,换来了纪尚书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纪尚书说了,既然这般心疼媳妇,那干脆等入秋凉快了之后吧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句话,把纪致诚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春雨都没有下一场,就让他等到暮秋,这真要把他的魂儿都等飞了。

    王琅和金安雅要完婚的消息,自然也传到了徐侍郎府。

    魏氏已然得了个乘龙快婿,早就把王琅抛却脑后了,听了一嘴,左耳进右耳出的。

    不止是她,侍郎府上上下下,从闵老太太到洒扫仆妇,都纪家都是满意极了的。

    杨氏这儿,不止听说了,还收到了王夫人的帖子。

    徐砚毕竟是王甫安的上峰,哪怕出了之前那些事儿,王夫人理亏又心虚,可不得不硬着头皮来送贴。

    杨氏把王夫人的局促看在眼里,也不想与她为难,便道:“我们老爷不在京里,我就不过去吃酒了,帖子我收下,正日子时,我让人送贺礼过去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极其给体面的回复了。

    王夫人千恩万谢地告辞了。

    邵嬷嬷拟了礼单给杨氏过目,见杨氏颔首了,她才试探着又问了一句:“后日老太太生辰,您回去吗?”

    杨氏一怔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的生辰,作为同在京中的女儿,杨氏年年都去的,可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徐令婕在边上看书,闻言也抬起了头,见杨氏犹豫了,她急道:“您不会是心软了吧?那天外祖母怎么说的,您都忘了?

    她怕死被父亲连累了,干脆连您这个女儿,她都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她压根就不想您回去,您觉得您是去贺寿的,在她看来,指不定以为您是去催命的呢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不敬又难听,杨氏下意识地要教训她几句,可话到了嘴边,又实在出不了口。

    生气过,委屈过,难受过,可那到底是亲娘,哪有这么容易就割舍下的?

    可真的回去了,娘家要赶她,徐令婕要恼她,夹在中间半点不讨好,只会剩下心寒。

    杨氏揉了揉眉心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画梅上前来,柔声道:“太太,您回去也是伤心,不如这样,您有什么要给老太太的东西,奴婢送过去,您的心意到了,他们领不领是他们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看了徐令婕一眼,颔首同意了画梅的提议。

    画竹垂手立在一旁,眼珠子在画梅身上转了转,不由轻轻哼笑了声,这还真是长本事了,比去年跟石瑛较劲能耐多了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生辰那日,画梅去了杨家,礼物送到老太太跟前,果不其然,没得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退出来时,画梅遇上了贺氏。

    贺氏白了她一眼,一副不与丫鬟计较的神色,汪嬷嬷记恨被邵嬷嬷甩的那一巴掌,狠狠训斥了画梅一通。

    画梅也不与她辩,由着汪嬷嬷喝骂,这才慢悠悠地转去了阮馨跟前。

    阮馨见了她,奇道:“姑母当真没有回来?年节里,我只当是气头上的事儿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画梅幽幽叹了一口气:“豫二奶奶,我们太太在家里是真的想念老太太的。

    说句大不敬的,老太太这个岁数了,还能过几次生辰呐?不是过一年少一年吗?

    可上回,老太太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,我们太太再是想念老太太,也不敢回来了。

    哎,这就是做女儿的,晓得心疼母亲,会退让,不愿意让母亲为难。

    儿子就不一样了,母子犟起来,从来都是当娘的让儿子的。

    您说呢?”

    阮馨正为了杨氏唏嘘,听了画梅这么一番话,不由怔了怔,缓缓饮了一口茶,细细琢磨起来了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