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布老虎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布老虎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傍晚前,长平郡主与程家三姐妹就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蒋慕蕊是族亲,又难得来国公府,就被长公主叫去说了会儿话。

    等她再回到寿安屋里时,却发现寿安不在这儿,蒋慕蕊偏过头问丫鬟道:“郡主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郡主看望二太太去了,”小丫鬟想了想,又道,“郡主再过一刻钟差不多也就回来了,您等一会儿?”

    生辰日是母难日,寿安去看望方氏是理所应当的,依蒋慕蕊所想,该是一道用了晚饭,母女两人再说会儿话,此刻听说寿安很快就回来,她不由诧异极了。

    “连今儿个也不在二伯娘那儿用饭吗?”蒋慕蕊问了声。

    小丫鬟颔首:“郡主今日应当是去长公主那儿用晚饭。”

    蒋慕蕊抿唇,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等了也就一刻钟的工夫,寿安回来了。

    蒋慕蕊抬头看她,寿安的眼角微微有些红,似是险些要哭出来一般,偏那唇角是微微弯着上扬的,看起来跟硬撑着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寿安冲她笑了笑,道:“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,”蒋慕蕊应道,“我就是来告辞的,差不多也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出去吧,你稍稍等我会儿,”寿安说完,转头吩咐林嬷嬷,“长平送来的蜜饯和慈心宫送来的枣糕,各装一些给顾姐姐送去,你再与她说,我新得了几本话本,若是看着有趣,我下回拿给她。”

    林嬷嬷笑着应了,亲自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蒋慕蕊奇道:“你的生辰礼,怎么还要分出去?”

    “顾姐姐一直很喜欢枣糕的,她又嗜甜,蜜饯正好给她尝尝,”寿安笑了起来,“我们都喜欢看话本,她着迷,我也着迷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蕊上下打量寿安,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明明她们两个岁数一般大,但寿安考量的东西委实太多了。

    能让寿安红着眼睛回来,可见在方氏那儿是受了些委屈的,那些不如意无处宣泄不说,还要把生辰礼都给分出去讨好未来的嫂嫂……

    蒋慕蕊替寿安难过上了,讪讪道:“你记着顾姑娘,那她呢?今儿个没瞧见她给你送生辰礼来。”

    “昨儿就送来了,”寿安眼睛一亮,“我拿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寿安起身往内室去,她撩开了床上的幔帐,单脚跪在床沿探身从里头拽出来一只大布老虎,抱在怀里高高兴兴地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顾着跟你们说话,都忘了把这个给你们看了,”寿安欢喜极了,眼睛也笑弯了,“顾姐姐亲手做的,那么大一只,我往后不抱枕子,就抱它了。”

    寿安是属虎的,比巧姐儿大了一轮,因而小时候还真没有缺过布老虎、虎头鞋这样的玩意儿,可年岁增长了,那些东西就从生活里消失了。

    昨儿顾云锦给她送了这么大一只布老虎来,不说寿安,长公主都笑得险些背过气去,直说这姑嫂两人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就这个?”蒋慕蕊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算哪门子的生辰礼?跟她打发小侄儿似的,这哪里能送的出手?

    话本、蜜饯、布老虎,这哪一样是正儿八经的生辰礼?

    耳坠子是好,可那也是边角余料做的。

    蒋慕蕊不能理解寿安的欢喜,她想到自己送的礼物,那是一枚东珠掐丝金领口。

    虽然比不得国公府平日用的那些金贵,但那颗东珠亦是又大又圆、光洁圆润,绝不是什么随意打发人的玩意儿,而且,这也是蒋慕蕊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而长平也好,程家三姐妹也罢,以她们手里的积攒,本身是能给寿安更好的。

    讲到底,就是对寿安没有那么上心吧……

    不似她,要给就给最好的。

    寿安的脑袋埋在软乎乎的布老虎里,因而她并没有看到蒋慕蕊的神色,只是欢欢喜喜说着她的布老虎:“下回长平来了,我定要给她看,一准叫她羡慕。”

    蒋慕蕊笑了笑,心里暗暗念了句“可怜孩子”。

    等林嬷嬷把食盒送到西林胡同时,刚巧赶在了晚饭前。

    顾云锦让念夏接了食盒,笑着道:“这个点儿了,还劳烦妈妈您来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蜜饯好保存,枣糕还是当日吃来香。”林嬷嬷说罢,又道,“姑娘送的布老虎,郡主可喜欢了,夜里睡觉都要抱着,不肯松手。奴婢琢磨着,把郡主变成小郡主,大布老虎变成小布老虎,那真的跟郡主两三岁时是一个样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不止是顾云锦,屋里其他人也都一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云锦笑弯了眼。

    她从蒋慕渊那儿得知寿安生辰之后,就一直在琢磨着送个什么礼。

    寿安锦衣玉食长大,各种东西都不缺,送的礼物不用名贵,只要心意真,让寿安喜欢的就好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的,被巧姐儿启发了,顾云锦就想到了布老虎。

    布老虎不难做,她平时陪嫁的女红做烦了,就见缝插针地裁个料子、缝个线,一个月下来也就做得了。

    想到寿安今日要招待长平她们,顾云锦便让沈嬷嬷提前一日送去,把她的祝福带到。

    “郡主喜欢就好。”顾云锦莞尔。

    林嬷嬷离开后,顾云锦就把枣糕都分了。

    丰哥儿擦了手,拿了一块,自个儿坐在一边老老实实吃。

    巧姐儿的牙长得挺快,近来除了奶和各种糊糊,也会给她添其他吃食,朱氏喂了她一小口枣糕,小丫头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朱氏笑着道:“都是小老虎,我们姐儿吃了郡主的枣糕,以后也要跟郡主一样招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顾家宅子里是一片欢声笑语,与西林胡同隔得并不远的一条小巷子里,袁二踹了踹地上烂泥似的人,三两下把人踹醒了。

    那人吃痛,连连叫了几声,这才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屋里没有点灯,只靠着外头那点儿并不明朗的月光,他勉强看出了袁二的模样。

    身高体壮,眉毛浓黑,瞪大的眼睛里露出来的全是凶相。

    他怪叫一声,往后躲去:“你是什么人?你要做什么?我、我告诉你!我有功名,我是个举人,我去衙门里告你,官差立刻就来了!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