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不该变成压力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不该变成压力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记忆里的顺德十九年,两湖地区及上游雨势磅礴,造成了水灾,淹没了几座靠水的村庄,大坝只几处决口,这样的损失,两湖地方自己就能处置,不用京中调派人手。

    直至顺德三十二年的夏天,两湖多处决堤,洪水冲进大小城池无数,一片泽国。

    彼时,距离曹峰重建堤坝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,谁也不敢断言决堤到底是兴修时的问题,还是长年累月的流水冲刷,使得它挡不住这百年难遇的大水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黄印已经满头白发,前后调查数月,整理出了二十年间的水情变化,尤其是最近的十几年里,两湖一带时不时缺水,堤坝根本没有经受过大水考验,哪怕洪水来势汹汹,也绝不可能严重到那般田地。

    可他的折子到底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,金培英还是舒舒坦坦的,黄印的弹劾就如落入水中的石子,听了个响,便沉入水底,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蒋慕渊依旧记得黄印弯着背走出宫门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在宫外遇上,黄印吃了些酒,难得的与蒋慕渊说了几句真心话。

    黄印半醉着,说他与曹峰相识的经过。

    他进京赶考,被偷了银子饿了两天,同是考生的曹峰好心收留了他,两人同吃同宿,会一道看书品读文章,也会为了一篇策论争辩到天明。

    同科中榜,曹峰入了工部,黄印等了两年的缺,外放地方从县丞坐起,天南海北的,关系也不曾疏远,等黄印熬出了头,重返京城入了都察院,曹峰已经把隔壁的院子盘下,赠给黄印,两人比邻而居。

    可最后,曹峰去了两湖,再也没有回到京中。

    黄印至始至终都怀疑曹峰的死因,他在都察院里一步一步往上爬,却年复一年的,没有抓到能把金培英一棒子打死的把柄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一次两湖出了大状况,却终究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黄印醉糊涂时说过:“同样是报仇,同样是罪有应得,为什么顾参将可以,我却不行呢……”

    那年,顾云齐为军中参将,也是那一年,顾云齐接着蒋慕渊的势,把杨家逼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想替一人伸冤,想让凶手付出代价,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蒋慕渊理解黄印的不甘,只是时隔近二十年,太难了。

    前生无能为力,今生出了变化。

    两湖决堤严重,数座城池被淹,无数百姓受灾,而冬日里的一连串安排,更是把所有的矛头指到了金培英的头上。

    金培英只有服罪一条路,蒋慕渊便托人行了个方便,把巡按两湖的事儿交到了黄印手中,也算是了他一段心结。

    毕竟,不是所有人都跟蒋慕渊一样,不止是报仇了,还能再有重来一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助黄印一臂之力,与他是举手之劳,而对黄印而言,是如泰山之重。

    至于今生两湖水情状况,究其原因,恐怕与周五爷打探到的决堤时的炸药声有关系。

    若不是那些炸药,不至于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会清楚今年有洪水发生,能拿此做文章的,大抵也是重活一次的。

    对方做如此“大事”的,必然有其势力,兴许同样是皇亲国戚。

    去年一连串的偷盗案,蒋慕渊最疑心的是孙睿,但他最不解的,也是孙睿。

    前世,忌惮蒋慕渊功高盖主,他的亲舅舅在缠绵病榻之时,设计围困他,逼得他自尽了断,而那时候,孙睿已代理朝政,蒋慕渊甚至亲眼见过传位孙睿的诏书。

    若孙睿也是再世为人,他不会和自己的江山社稷过不去,也不会自断臂膀,算计对虞家忠心耿耿的金培英,更别说与贾家划清界限了。

    贾婷做了孙睿的侧妃后,贾家为孙睿可是出了不少力气的,他们的功劳,原甚于孙睿正妃的娘家。

    朝中大臣在私底下还有些传言,等孙睿登基后,论功行赏起来,中宫必然势弱,贾婷恐怕是下一个虞贵妃了。

    现在,金培英抄家砍头,贾婷成不了侧妃,孙睿生生少了两个大助力。

    其中,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?

    那个跛子太监……

    蒋慕渊前世跟孙睿做了那么多年的表兄弟,根本就没有在孙睿身边见过跛子!

    他只好又把视线落到了顾云锦的那封信上。

    答案明明白白的,蒋慕渊却不知如何回答她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蒋慕渊想,顾云锦会有此问,会有今生之变化,是不是因为她也有她的机缘?

    可无论是与不是,蒋慕渊都不希望顾云锦知道从前的内情。

    顾云锦病笔后的那六年,实在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经历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与顾云齐的复仇,还是他最终被逼自尽,他的后悔他的遗憾他的执念,那些情绪都该深埋在他自己的心底,所有的付出,蒋慕渊甘之如饴,它们都不该变成顾云锦的压力。

    她的小泵娘,只要欢喜着愉悦着就好了。

    前路,该由他来披荆斩棘,走出一条生路,而不是累得她一道忧心忡忡,顾忌生死。

    相较于十年后病态的顾云锦,如今的小泵娘如夏日绽放的花,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两厢变化……

    变化?

    蒋慕渊骤然睁大了眼睛,重新把画像摊开来,死死盯着看。

    他是没有在孙睿身边发现过跛子的踪迹,是不是那个脖子出现在孙睿一侧时,他已经不是个跛子了呢?

    顺德三十四年,皇太后薨逝的第二年,蒋慕渊思念外祖母,曾去空荡荡的慈心宫拜祭,隔着老远看到过孙睿一行人。

    他上前与孙睿见礼,一旁的小内侍背着个脸上满是伤痕,看不清楚容貌的老人,与他问了安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疑惑,问过孙睿一句:“那人伤了脚、还伤了脸?”

    “从前伺候人时还算精细,现在两条腿都断了,拨了个小内侍照顾他,也没几年好活了的。”

    孙睿答得很简单,错身而错的一个将死的老内侍,蒋慕渊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会儿想来,莫不是那个内侍现在还没有断腿,只是个跛子吧?

    只不过,这又绕了回来。

    孙睿为何要那般做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