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三十六章 他值得她的信任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三十六章 他值得她的信任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这番说辞里,最让顾云锦意外的是,蒋慕渊为何就去了侍郎府,明明前世时,他根本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是一时起意,还是其中另有缘由?

    顾云锦的心里不踏实极了,想再问问贾家大娘,便把信收起来,让听风把她送至北三胡同就便好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心生疑惑,她哥哥到底在信里写了什么,使得顾姐姐这般沉重?

    在马场时,还心心念念等着回信,怎么看了信之后,整个人连笑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,寿安郡主低声问道:“顾姐姐是怎么了?哥哥在信上说了让你不高兴的话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”顾云锦一怔,可她不愿叫寿安担忧,挤出笑容来,“是有些旧事,问一问小鲍爷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旧事?”寿安挑眉,一脸的难以置信,“哥哥那人还能有旧事?顾姐姐,我能跟你保证,哥哥在认得你之前,真的没有与哪家姑娘往来过,也就是因着小王爷的关系,与长平熟悉些,旁的都是点头之交。”

    饶是顾云锦心事重重,此刻也被寿安逗笑了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小心谨慎,下一刻为了给蒋慕渊作证,跟要跳起来似的,就怕顾云锦不信她。

    像只猫儿一样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种旧事,”顾云锦弯着眼,道,“你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寿安知道是自个儿误会了,脸颊红通通的,挽着顾云锦的手,道:“那是什么事儿,能叫你这般不开心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顾云锦实在回答不了。

    她能试探蒋慕渊,却不好对寿安说出口,只好道:“是思绪没有理顺罢了。”

    寿安郡主通透,见状也不多问了。

    马车到了北三胡同外,念夏扶着顾云锦下了车。

    顾云锦转头与听风道:“马匹就劳烦你送回西林胡同了。”

    听风正要应声,突然见一汉子抱着个孩子迎面而来,对方也瞧见了他们,脸上全是喜色。

    “听风小扮!”汉子打了个招呼,目光落在顾云锦身上,喜道:“顾姑娘?”

    顾云锦也在打量那汉子,待看到他孩子怀里抱着的布老虎时,她恍然大悟:“上元那日,做套环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记得俺?”汉子眉开眼笑的,掂了掂孩子,道,“就是这大胖小子,属虎,哭起来震天响,前回与顾姑娘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。

    与丰哥儿、巧姐儿相处多了,又盼着吴氏肚子里的孩子,顾云锦近来对小孩子越发的喜爱。

    见这小娃娃虎头虎脑大眼睛,越看越是欢喜,顾云锦解了荷包要寻个见面礼。

    可惜,她身上没有带金锁片什么的,其他东西都不适合送给男娃,只好翻了两颗银锞子出来,摊手递到孩子跟前。

    小娃儿紧紧抱着布老虎,不作反应。

    汉子倒是赶紧拦了:“使不得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笑道:“上元时套走了你的布老虎和印章,就当是我补给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,”汉子摆手道,“那日您离开后,小鲍爷让听风小扮给了的,说是不让俺做亏本生意,俺没好意思要,小扮说是娃娃的压岁钱,俺才收了的。您二位宽厚,那些压岁钱抵套环足够了,俺不能再收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云锦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那日她跟着蒋慕渊离开,并不知道听风跟在后头给了银子。

    顾云锦下意识看了听风一眼。

    听风硬着头皮点头:“爷这般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许是怕顾云锦硬要塞银锞子给他,汉子指了指胡同里头,道:“俺今儿是带着娃娃来串门的,这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汉子抱着娃娃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小娃娃的脑袋搭在他爹的肩膀上,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顾云锦,在转过角落、消失在胡同口时,他咧着嘴留给顾云锦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天真无邪,让人的心跟着软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轻轻抿了抿唇,复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素来知道蒋慕渊不是个粗心的人,只是没有想到,他竟然这般细致。

    连街上光顾过的小贩,蒋慕渊都如此仔细,以压岁钱为由补了些银钱,那他亲眼看到她被人推落水,心存善念想帮她一把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深深吸了一口气,顾云锦抬手按了按放在衣襟中的信件。

    蒋慕渊既然那般回答了,那她便信了他吧。

    就算有细节处想不周全,那也不该再问贾家大娘,而是等蒋慕渊回来,再当面问问清楚。

    无论实情如何,总归蒋慕渊是不会害她的。

    他值得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寻贾大娘了,”顾云锦偏过脑袋与听风道,“还是回西林胡同吧。”

    听风虽然不知道她突然改变想法的原因,但他看得出来,顾姑娘此刻的情绪比之前下车时好多了,因而他忙应下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一直坐在马车里养神,见顾云锦重新爬上来,她奇道:“莫不是要寻的人不在家?”

    顾云锦刚要开口解释两句,话到嘴边转了个弯,玩笑着嗔道:“我是想寻你哥哥,他的确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轮到寿安愣住了,隔了会儿才回过神来,笑倒在顾云锦身上:“你给他写信,催他,狠狠地催他!”

    回程经过东街。

    与另两架马车擦肩而过时,追云烦躁地朝领头的黑马甩了甩脖子。

    听风看顾仔细,当即安抚住了追云,不让它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,那两架马车在路口拐弯,而他们依旧直行,再碰不着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撩起帘子看了眼,只见对方的车架泥泞,车身上雾蒙蒙的,似乎是赶了长路。

    寿安郡主也瞧见了,道:“大抵是进京述职的官员吧。”

    近些日子,述职的官员陆陆续续进京,身边带一两个伴当,孙恪消息灵通,打听过一圈,并没有哪个是携家带口进京来的。

    对此,小王爷说不上是庆幸多些,还是失望多些。

    他只是坐在素香楼上,慢条斯理饮了一盏茶,摇头喃喃道:“等阿渊回来,一定要好好跟他说说,他的话,一点都不做准的。我信了他,算我傻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程晋之听了,险些一口水喷出来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