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四十四章 犟脾气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四十四章 犟脾气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皇太后抬起眼皮,道:“恪儿哄人时嘴巴甜,他央你帮忙,还不说得天花乱坠?你别叫他唬了。”

    “外祖母,”蒋慕渊支着半边脸,笑道,“您知道他嘴巴甜,您次次都叫他哄走了。”

    边上伺候的人手没有崩住,扑哧笑出了声,赶紧背过身去,眼观鼻鼻观心,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饶是皇太后见多识广,被外孙儿拆台,还是老脸一红:“哀家当你是个好的,你们两兄弟都是一个样,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皇太后显然是很疼爱他的,当然,与皇太后疼爱孙恪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一道翻宫墙爬高树的表兄弟,自不会去比较这些长短,反而因着皇太后表达喜欢的方式不同,讨老人欢心的法子也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孙恪素来是插科打诨,又时不时彩衣娱亲,而蒋慕渊则听话、省心,叫皇太后十分愿意与他一道说说各处的事儿。

    皇太后叹道:“哀家向来宠着他,娶妻不是小事,不能胡来的。

    他父王就他这么个儿子,往后王位是传给他的,一个知府之女能撑得起来吗?

    你就比他省心,你一挑挑中个将军府出身的,哀家二话不说就与你做主。

    恪儿他今日但凡挑的是个大员家的姑娘,哀家也随他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外祖母您疼他,”蒋慕渊一面斟酌,一面道,“您想让他娶个门当户对的的撑门面,可、可您的儿子、孙儿都是什么脾气,您最是清楚了,说到底,都犟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一怔,张口想说什么,却都又堵在嗓子眼里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犟吗?

    一个个犟得二十头牛都拉不回来!

    永王不理朝事,整日里逍遥自在,真叫他做些正事儿,第一日头痛第二日起热,只要事情不了,他能一直躺下去。

    皇太后也不勉强他,人各有志,但永王爷最犟的就是不肯立侧妃。

    当年永王妃生产时伤了身子,皇太后很是遗憾,哪怕孙恪讨人喜欢,但谁家不希望多子多福?

    皇太后动过让永王爷立侧妃的心思的,结果她儿子跑得比兔子都快,她能怎么办?

    再说圣上,圣上一路犟到了今天!

    冷落皇后,偏宠虞贵妃。

    只因先皇当然说过他一句“嫡皇子妃看的是身份、体面,你喜欢最好,不喜欢也无事,你养侧妃妾室通房去”,就把这话当成了旨意。

    皇太后想起来就怄得要命。

    怄归怄,但当时状况与如今亦有想象之处,想到圣上的选择,皇太后是绝不会再拿这句话去教育孙恪了。

    圣上当时只是不喜嫡妻,还未遇上虞氏,就已然成了这种局面,孙恪是先遇上了心仪之人,那他对以后要指过来的嫡妻,只会越发没有认同感……

    况且,皇太后在后宫生活多年,看事情的角度与其他人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她需要考量的还有子嗣传承。

    别说什么嫡啊长啊的,万一闹腾起来了,也够伤脑筋的。

    再者,王府后院不比后宫,如今的皇后势弱,膝下无子也不与虞贵妃比锋芒,但谁敢说孙恪往后的嫡妻就是个软面人?

    圣上为了抬举虞贵妃,封了恩荣伯府,给虞家铺了不少路,可孙恪能做什么?

    符家出息不出息,全看那两父子,但即使平步青云,也就是个朝中大员,在公候伯府出身的世家女跟前,依旧低了一等。

    若孙恪再一味偏心,那这日子,怕是永无宁日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真心疼爱孙恪,自然不希望自家孙儿家宅不宁,她抿了抿唇,后靠在引枕上,拧眉仔细思量。

    蒋慕渊也不打断她思绪,静静陪坐着。

    半晌,皇太后才揉了揉眉心,睁开眼睛看着蒋慕渊,低声道:“阿渊,若你是恪儿,这事儿怎么办?”

    蒋慕渊眉梢一扬,下意识想糊弄过去,可见皇太后极其认真,他敛眉答道:“不会闹得这般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您介意的就是符家姑娘的出身,那给她再安个旁的出身,也不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可惜,外头传开了,这种手脚就不好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儿也怪不了他,他最初也没有想到,有人的眼睛那般红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明白人,一听这话就领会了。

    若孙恪坚持娶符佩清,那就寻个由头,从不在京中的公候伯府里选一个合适的,让他们认符佩清做个干女儿,养上一两年,总归是多了份体面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招,在眼下是不好用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他向来就是随心所欲的性子,真硬娶知府之女,也不算叫人惊讶的事儿,”蒋慕渊凑上前,柔声与皇太后商量,“只要您能舍不下这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哀家的脸,早叫这一个个不省心的给丢干净了!”皇太后气哼哼的,指着笑眯眯的蒋慕渊,道,“你也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你以为哀家不晓得吗?你还给你舅舅弄什么汉白玉?

    你干脆把泰山的仙气都给他挪到西山,让他建养心宫算了!”

    蒋慕渊不反驳,认真挨训。

    以皇太后的性子来说,一旦开口说旁的了,等于是之前那一桩已经有决断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琢磨皇太后这口气,已然是恩准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至于后头那一半,待永王爷夫妇退让之后,皇太后应当也就点头了。

    陪皇太后用过悟饭,蒋慕渊才起身告退,出宫去了素香楼。

    小王爷正在雅间里等着,见蒋慕渊进来,他猛然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蒋慕渊把状况说了,道:“你明儿再去求求。”

    孙恪悬着的心落了大半,只要皇太后松口了,这事儿的转机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有本事。”孙恪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有本事,”蒋慕渊咬着绿豆糕,朝孙恪摇头,“是皇太后她老人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你与其谢我,不如去谢圣上。”

    点心卡到了嗓子眼,孙恪险些呛得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饶是晓得蒋慕渊说笑,他还是心慌慌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缓过气来,小王爷不满地轻哼了声,难得的一本正经:“外甥像舅,跟侄儿没有关系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