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四十七章 老实了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四十七章 老实了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听风叫了酒菜。

    程晋之看了眼端上来的点心,突然心神一动。

    前回,就在这儿,提到外放进京述职的官员时,小王爷说过一句“挑媳妇”。

    他当时只当孙恪说笑的。

    原来是说真的?

    程晋之抬眼看向孙恪,小王爷笑容满面,除了欢喜还是欢喜,叫人辨不出他当时是早有此意,还是随口一说、最终碰上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又下意识看了蒋慕渊一眼。

    呵……

    这对说话分不清真假的表兄弟!

    程晋之心累得连酒菜都尝不出味道了。

    孙恪一杯接着一杯的饮,拉着程晋之与蒋慕渊要来一个不醉不归。

    蒋慕渊握着酒盏,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,道:“你若是与舅舅昨夜似的吃得踉踉跄跄回去,再高歌一曲,你看看舅娘会不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的笑容僵在了唇边,当即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程晋之见孙恪依依不舍地搁下了酒杯,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虽不能醉酒,孙恪兴致却极高,东拉西扯与蒋慕渊说着京中数月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许多要紧事儿,蒋慕渊已经在听风那儿听过了,但孙恪的不少想法又与听风不同,加之各种琐碎小事,让离京数月的蒋慕渊对京城状况,虽不能说了如指掌,但也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雅间里摆着个小屏风。

    三人不需人伺候,便叫几个亲随去屏风后自顾自用饭。

    听风端着饭碗,瞅着外头的天色,内心苦恼急了。

    这要吃到什么时候去呀?

    再磨蹭下去,顾姑娘那儿又要吹灯歇下了。

    他们爷就回京几日,再耽搁下去,怕是人没见着又要走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呢?

    爷昨儿抵京的,西林胡同里许是没有听到信儿,顾姑娘不知道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今儿城里都在说小王爷把小鲍爷搬回来当救兵了,顾姑娘肯定会晓得的。

    兴许,人正等着呢。

    跟去岁时似的,换了衣裳,重新梳妆,一等等到大半夜,却没等到人,该多失望……

    听风越想越急,听见屏风那一头三个主子爽朗的笑声,只觉得额头都冒烟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那厢散了,听风跟着蒋慕渊出了素香楼,抓耳挠腮地要提醒几句。

    蒋慕渊瞥了他一眼,先开了口:“跟个猴儿似的,到底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听风忙上前,压着声儿,道:“爷,您还去看顾姑娘吗?都这个时辰了,姑娘别不是还等着吧?”

    “等着做什么?”蒋慕渊挑眉,“我又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唉?”听风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昨儿半夜光看着黑漆漆的院子都看了两刻钟的人,说他不过去?

    蒋慕渊抬手,拿指关节敲了敲听风的额头:“一早就叫惊雨去说过了,我明日下午去拜访。”

    珍珠巷还有贾大娘打遮掩,院子小,出入方便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不同,住的都是官家,多少都有护院。

    冬日还好,如今入夏了,前半夜好些人都睡不着,也就后半夜不打眼。

    他昨夜就是后半夜去的。

    只是,叫顾云锦等他等到后半夜,蒋慕渊又舍不得。

    干脆,明日白天过去吧。

    两人都定了亲了,他又是离京数月回来,登门拜访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听风摸着额头,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的,他还没有与惊雨碰上,因为并不晓得对方的动向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爷都安排妥了,只他不知情,急得一晚上都不踏实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回府?”听风问道。

    蒋慕渊摇头。

    七弯八绕地穿进一处小巷,蒋慕渊去了袁二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袁二亦是刚回来,光着膀子、只穿了条裤衩,站在院子里拿井水冲凉,他只当是听风来了,一开门却见到了蒋慕渊,当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。

    虽说都是爷们,但小鲍爷金贵人,他这个样子实在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袁二问了声安,转身就要往屋里跑,想收拾收拾再出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见状,道:“无妨,在军中各个都这样,哪那么讲究。”

    袁二顿了脚步,讪讪笑了笑,见蒋慕渊真的极其随性,也就没有穷讲究,拿了块帕子一面擦水、一面道:“刚又逼着钱举人画了一幅画像,原想着今儿晚了,明日天明给听风送去,没想到您这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钱举人给跛子画的像,每次都叫人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最初时乱七八糟,亏得内侍没有胡子,要不然,只靠那两只眼睛、一只鼻子、一张嘴,都不晓得这画的是人脸还是熊脸。

    听风给蒋慕渊送去的毫无特色的人像,已经是进步了的。

    钱举人的合作态度不好,袁二起先还利诱过,后来就歇了那个劲儿,让人把他与姚家兄弟关一道去。

    姚家兄弟老实多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战战兢兢的,后来发现性命无忧,只是缺了自由,他们的心思就活络起来了。

    时不时与看守的人套近乎,张嘴闭嘴的就是想要投靠袁二的主子。

    用他们的话说,他们与贾佥事无冤无仇,就是收钱办事,只要袁二的主子收他们做小弟,给口饭吃,给些碎银钱花销,他们能做好事情的。

    袁二知道后,想要给那两个榆木脑袋一人敲一棒槌。

    姚家兄弟是断断不能用的,哪怕是不在京里、去远地办事,一旦叫人认出来,贾佥事还不把上元的事儿算到周五爷、袁二的头上来?

    那真是平白当人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不过,拿他们对付钱举人倒是正正好。

    两人见过那跛子,不会画画,但会看,钱举人哪里画得不像,兄弟两人直接就指出来。

    姚家兄弟等着拿画像投诚,逼钱举人逼得特别紧,但凡钱举人消极胡乱画,当场就动拳头。

    二个欺负一个,不用袁二费力气,钱举人就只能乖乖的。

    无数次修改易稿之后,姚家兄弟把看起来有那么回事儿的画像交给了袁二。

    借着昏暗的烛光,蒋慕渊从袁二手里接过画纸,打开看了眼。

    画像上的人,不再是个丢进人群也找不出来的五官了,但也不是特色鲜明。

    若是认得这人,多看几眼大抵能看出来,但不认得的,只凭着画像上的印象去一个个找,依旧不容易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