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四十七章 潺潺溪水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四十七章 潺潺溪水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的声音压得低沉,画像摊开,又被衣袖遮挡着,除非有人到了近前,否则都不晓得这番动作。

    小曾公公机敏人,见蒋慕渊这般谨慎,心里也有数了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看了两眼画像,不由自主地吸气:“奴才好似当真见过这么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看他认真回忆,便没有出声催促,只在小曾公公颔首示意后,把画像先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,小曾公公道:“小鲍爷,这人还有什么特征吗?奴才应当看过这张脸,就是一时半会儿实在对不上号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跛子。”蒋慕渊答道。

    “跛子?”小曾公公摇头,“这宫里还有瘸子当差了?”

    这个疑问,蒋慕渊之前也有过。

    宫里做事的人手,不说各个动作麻利,但一般不会有断手断脚的缺陷。

    真的能混到即便断手断脚、还让主子离不了的内侍宫女,那肯定是极其厉害、极其出名,不说蒋慕渊,如小曾公公这样在宫里走动的人,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可偏偏,小曾公公只有模糊印象,他对不上人。

    蒋慕渊根据自身经验,提醒道:“许是小曾公公与他打照面时,他还不曾断脚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顺着想了想,终是摇了摇头:“小鲍爷,这人要紧吗?不如您给奴才些工夫,给您再打听打听?这张脸,奴才肯定是见过的,只是想不起来是在哪儿遇上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被称为小曾公公,这只因他认了年老的曾公公做干爹而已,他本身是先帝年间进宫的,现在也有小四十岁了。

    在宫里都快三十年了,又有个厉害干爹,小曾公公算是风光体面的,见过的内侍也极多。

    较之蒋慕渊对画像上的五官截然没有印象,小曾公公好歹见过这么一人。

    由他细细回想,总比他们瞎找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先帮我琢磨琢磨,”蒋慕渊道,“但不能打草惊蛇,不能让他知道有人在寻他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眼珠子一转,道:“小鲍爷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事儿,蒋慕渊才随着小曾公公去见皇太后。

    皇太后招呼他坐下,瞪了孙恪一眼,才与蒋慕渊道:“你这个救兵,倒是把各处都摆平了。哀家想硬气,都叫这猴儿闹得没有办法了。赶紧用膳,用完了就走,哀家还要想想下午符家女来了,要给什么见面礼呢。”

    孙恪支着腮帮子直笑,被永王妃斜斜睨了眼,这才规矩了些。

    饭后,皇太后漱了口,柔声问蒋慕渊:“你是后日启程?下午好好看着恪儿,别让他闹腾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今儿看不了他,要去西林胡同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眉梢一样。

    孙恪哀掌大笑道:“阿渊去看他媳妇儿,我也留下来看我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抄起罗汉床上放着的美人捶,在孙恪腿上敲了两下:“没个正经!走走走,赶紧走!”

    孙恪嬉皮笑脸,勾着蒋慕渊的肩膀一道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依旧坐着,脸上笑容不减。

    别看皇太后赶人,但老人家心里乐呵着呢。

    永王妃知道,这么多年了,皇太后就吃孙恪这套,不正经,却满是寻常人家祖孙的亲热劲儿。

    因着召请符佩清进宫,皇太后只小歇了一会儿就起来了,与永王妃说了会子家常,符佩清就到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把目光落到了随着珠娘进来的小泵娘身上:“上前些来,哀家看看仔细。”

    符佩清闻言,上至罗汉床跟前,这才福身问安。

    永王妃已经给皇太后描述过符佩清了,这姑娘模样算不得出挑,清秀中透着几分可人,声音倒是挺好听,很文气娟秀的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皇太后起先犯嘀咕,若真是一眼不见风采的小泵娘,怎么能让孙恪这般认定了不肯改,等亲自一见,果真如永王妃所言,没有贬低也没有抬高,说得十分中肯了,这让她越发不解。

    直到让符佩清坐下,皇太后问了她几个问题之后,有点儿品出味道来了。

    符佩清很静,说话不疾不徐,如夏日里的潺潺溪水一般,让人跟着清凉,也心静了。

    这种心静是指轻松自在,自有野趣生机,而不是死气沉沉的那种静。

    别说,皇太后也挺喜欢这感觉的。

    因此,后续几个问题,也从简单的出身、平日喜好做什么变得更复杂、详细,符佩清需要多说几段才能讲周全。

    永王妃并不打岔,只暗中观察符佩清。

    比起前回在平远侯府里时,符佩清显然紧张多了,虽极力控制着,但绷紧了的指尖还是透露了她的心情。

    头一回进宫,这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应对,以知府之女来说,已经极不错了。

    符佩清是真的很紧张。

    她随父母进京,只是来给老夫人贺寿的,根本没有预想过会有这样的发展。

    她自个儿都不明白,那日寿宴上,小王爷就瞧见她一两眼,没有说过一句话,怎么就看上她了?

    不止看上了,还一定要娶做正妃。

    符佩清并非不愿意做嫡,若是门当户对的官家,有人让她做小,不用她回绝,她父母就能把人赶出门去。

    可这位是小王爷,又是对符广致有大恩的平远侯府的外孙儿,她的出身做侧妃都勉勉强强的,更别提正妃了。

    符家上下,都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偏小王爷认真,还搬了救兵。

    虽然,符佩清以为,最终的结果是小王爷拗不过圣上、皇太后与永王夫妇,她只希望,这些贵人们莫因为小王爷的坚持而先入为主地不喜她。

    既然要进永王妃,受皇太后召见也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符佩清心里一直打着鼓,不晓得皇太后会如此看她,言语之中是否会因为她蛊惑了孙恪的心思而为难她……

    待与皇太后说了一些话之后,她稍稍安心了些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皇太后没有露出半点不满来,符佩清反而感受到了些许亲近。

    悬着的心渐渐落了下去,皇太后的下一个问题,却又把她的心全部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恪儿说什么都要娶你,”皇太后看着符佩清的眼睛,“你自己怎么想的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