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五十章 袖子宽大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五十章 袖子宽大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下意识地,符佩清捏紧了指尖。

    她知今日传召之意,对于这个问题,自是设想过答案的。

    表一片忠心,说自知之明,或是全权交给皇太后、自个儿不提一个字……

    可每一种,她都觉得有不妥当之处。

    哪怕是皇太后问及,符佩清也拿捏不准,到底是哪个答案最恰当。

    她只好抬眸,对上皇太后年迈却不失清明的眼睛,符佩清微微一怔,而后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皇太后是什么见识?

    她琢磨那些心思做什么?

    皇太后一眼就能看穿她了。

    既如此,不如直白坦荡,抛开那些修饰,把自己的想法明明白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臣女其实很惶恐,也很茫然,”符佩清缓缓说道,“完全不知道小王爷为何会挑中臣女。

    那日给老夫人贺寿,只打了个照面罢了。

    听说后来小王爷来瞧过臣女一回,可臣女根本不清楚是何时何地。

    不过,小王爷既坚持,臣女亦感恩,虽对京中生活不熟悉,但会努力适应,做好自己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听完,笑着道:“这孩子,哀家是问你,你以为恪儿如何?”

    符佩清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孙恪好还是不好,是她能在慈心宫里挑剔的?

    况且,她挑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只打过照面,不知性情习惯,实在说不上来。”符佩清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眼,觉得我们小王爷模样怎样?”向嬷嬷抿着嘴笑了笑,插进来一句,既是热一热气氛、又是给符佩清解围。

    这话一问,符佩清还没有回答,皇太后就已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问她这个,”皇太后抚掌道,“恪儿也就那么张皮相唬唬人了,等他原形毕露,能把人气死!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凑趣道:“您哪次不叫小王爷逗得笑开怀呢?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间,笑声不断,这个话题算是略过去了。

    已然答应了孙恪,皇太后自不会为难符佩清,又让她讲了讲凤阳府的事儿,便让珠娘送她出宫。

    珠娘引着她出了慈心宫,这才低声交代起来:“姑娘回去后,还请先收拾行李。”

    符佩清闻言疑惑。

    珠娘笑道:“皇太后给您安排了教养嬷嬷,在客栈里就不太方便了。

    永王妃在城里有一处园子唤清平园,给您的赏赐与嬷嬷明日一早都会在那儿候着您。

    您暂且在园子里住下,跟着嬷嬷学规矩,等符大人去任上,嬷嬷会跟着您一道去的。”

    以寻常官家女的要求来看,符佩清的言谈举止,挑不出毛病,但若是嫁与孙恪,还需再打磨打磨。

    皇太后并非折腾她,若符佩清是个跳脱性子、而孙恪喜欢的是不拘小节,那皇太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掰正了。

    但符佩清是个文气的,孙恪亦喜欢她的静,那在规矩上磨得再细致些,并不会改变她的性情,因而皇太后才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符佩清从珠娘的话语中,领会到的是另一种意思。

    侧妃虽上玉碟、是正儿八经的主子,但侧妃与正妃进门的仪仗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孙恪娶正妃,前后准备个一年半载根本不奇怪,而侧妃,两三个月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若属意她为侧妃,她在清平园住上十天半个月后随父母启程,只怕是刚到了任上又要回头进京了,按说皇太后不会如此安排。

    可为娶侧妃准备半年多,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毕竟,小王爷将来还要娶正妃。

    哪家都没有侧妃刚进门没几个月,就相看正妃人选的道理的。

    时间都耽搁在了符佩清身上,那等正妃进门,又过去两三年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定是会着急的。

    那做这样的安排,是小王爷和小鲍爷说服了所有人?

    符佩清干脆问了珠娘。

    珠娘莞尔:“您就是将来的永王妃,您性子好,小王爷喜欢,您千万别不信,妄自菲薄。”

    符佩清愣神,直至上了轿子,回到客栈之中,见了父母,才觉得踏实了些。

    心,一点点安稳下来。

    在孙恪看上她之后,符佩清的面前只有两条路,做正妃,或者做侧妃。

    即便是二选一,她也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,只能被动接受。

    说不出怨或者不怨,可她看到了孙恪在与皇太后、永王夫妇面前的坚持与努力,一个愿意为她去想法子、去行动的人,哪怕她对他全然陌生,但也生出了几分亲切。

    慈心宫里,永王妃回去安排清平园了,皇太后眯着眼睛与向嬷嬷说话。

    “同时头一回进宫,云锦丫头的胆子比她大。”

    向嬷嬷给皇太后摇着蒲扇,笑道:“您可不能这般比。顾姑娘头一回来磕头时是与她姐姐一道,有人壮胆不是?

    再说了,顾姑娘只当是来请安的,浑然不晓得小鲍爷的心思,符姑娘一清二楚的,能不忐忑嘛!”

    “有理,”皇太后颔首,“你倒是挺喜欢佩清这丫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也喜欢嘛,”向嬷嬷道,“符姑娘性子静,听她说话,奴婢只觉得自个儿的心也静了,奴婢想,往后让她来管着小王爷,一准能管住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管,”皇太后撇嘴,“整日里咋咋呼呼、听风就是雨,就该有个耐心的让他晓得什么是稳当。”

    正当满京城都在猜符佩清此番进宫的结果时,顾云锦已经得到答案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小王爷得偿所愿了?”顾云锦抬头看着蒋慕渊,“皇太后真的松口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不意外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上一辈子,顾云锦虽不认得孙恪,但知道他娶的是国公之女。

    毕竟,若是知府之女为正妃,这消息足以震惊京城,她肯定会听说一二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着点头:“他是如愿了。”

    初夏午后的阳光,即便有云层遮挡,也有些烫人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登门拜访,见过顾家兄弟之后,就与顾云锦在园子里寻了个阴凉处说话。

    到底是顾家宅子内,又是大白日的,远处还有仆妇候着,蒋慕渊便是有亲近之心,也只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好在他今儿袖子宽大,正好挡住了他与顾云锦交握的手。

    掌心贴着掌心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