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五十五章 故地重游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五十五章 故地重游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街上传得沸沸扬扬,清平园这儿,还未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到了,各处忙着按部就班进行定礼,哪有工夫去打听外头的热闹?

    长公主是头一次见符佩清。

    她之前只从皇太后与永王妃那儿听过些符佩清的事儿,晓得这个是温和柔顺的孩子。

    长公主这些时日,没少与身边人称奇。

    就孙恪那猴儿似的的性子,怎么就折在了这般温顺的姑娘手里了?

    原还琢磨着,孙恪会喜欢的姑娘,不是个跟他一样闹腾当猴子的,就是个有五指山的如来,但符佩清,哪一种都不沾。

    廖嬷嬷倒是讲:“喜欢不喜欢的,哪有那么多的规矩可循,不过就是对了眼缘,撞上了!符姑娘进京来给老侯爷夫人贺寿,正巧就叫小王爷相中了,这不是缘分是什么?”

    长公主大笑,笑过后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缘分,外人本是说不好。

    有些人一辈子等不到一个有缘人,有些人,街上一擦肩就瞧中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机缘。

    长公主打量了符佩清,见小泵娘温顺中透着几分羞涩,却不扭捏,叫人越看越欢喜。

    依着规矩,说了一番训诫的话,长公主把簪子给符佩清戴上,这礼数便也全了。

    正事毕,长公主才把视线落到了顾云锦身上。

    长公主进来时就瞧见顾云锦了,有些日子没有见,她似是又长开了些,眉眼越发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好事要成双,”长公主朝顾云锦招了招手,等顾云锦走到近前,笑道,“这回给恪儿定日子,我与母后商议了,把下半年适合嫁娶的日子也排出来,过两日送去西林胡同,你与家里人都好好挑一挑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所有人都笑了,几分打趣几分喜悦,满满都是善意。

    顾云锦亦抿着唇笑了起来,大大方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最初那点儿忐忑的心情,在真的见到长公主之后,突然间就神奇地消散了。

    因着前世贺氏的不讲理,顾云锦排斥“婆母”这个身份,但长公主给她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也是,能把蒋慕渊和寿安都培养得这般出色,长公主本身性情可窥一斑。

    顾云锦喜欢蒋慕渊,亦喜欢寿安,因而对长公主也添了些许亲切。

    长公主搂着顾云锦与符夫人道:“这是我还没过门的儿媳,不过快了,最多再半年,我也当婆婆了。这日子跟流水似的,一个不留神,都要娶媳妇嫁女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符家上下,虽不曾想要拒绝孙恪的心意,但一直都是做好了让符佩清以侧妃身份进王府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拉扯了半个多月,竟成了正妃。

    欢喜当然欢喜,更多的是不安与谨慎。

    这几句话,并非以长公主身份,而是同为母亲的感慨,这让符夫人眼眶一红,整个人亦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”符夫人认真看了女儿两眼,与长公主道,“原还不急着给她说亲,想多留一两年的,这下子留不住了,要嫁去别人家里了。偏我那儿子还小,要想家里再添个人,我还要多等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莞尔:“都是盼着儿子娶媳妇,舍不得女儿嫁出去,我也一样,我顶顶舍不得寿安,这可是我的心尖尖。”

    既要与皇家做姻亲,符夫人自然也打听了许多,晓得长公主是个把侄女当女儿养的,对这话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两人说起了儿女经,姑娘们则凑在一块嬉嬉笑笑说事儿。

    长平县主央着傅敏芝,道:“傅姐姐,我想你去年酿的青梅酒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去年时,顾云锦心中腾的升起不少感慨来。

    明知道蒋慕渊此刻不在京中,她也想要去那个院子看看。

    “郡主,”顾云锦低声道,“想去更衣吗?”

    寿安闻言一愣,很快也想起了她曾以更衣为借口,引了顾云锦去见蒋慕渊,不由弯着眼睛直笑:“莫不是顾姐姐想故地重游?”

    叫寿安说破了心思,顾云锦也就直说了:“想呀。”

    寿安笑得更高兴了,与长公主说了一声,拉着顾云锦出了屋子,往那院子去。

    顾云锦跟在后头,她只来过清平园一次,若无寿安引路,还真找不到那院落。

    随着越走越近,四周景致似也渐渐眼熟起来,而最终那屋子外的庑廊,与印象中的自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寿安捂着嘴打趣她:“姐姐一人在这儿回味,我还是去屋子里,这一次我肯定不偷听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就她一个人发发呆,哪儿有能偷听的话?

    寿安一溜烟进了屋子,闭上了门。

    顾云锦站在窗边,去岁那番对白还清晰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蒋慕渊打趣她寻了由头砸书房,还晓得她踹了椅子,甚至笑着问她“出气了没有”,给她安排了亲自打杨昔豫一顿的机会……

    那些关心和亲近,如今看来,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可彼时她就是没有开窍,压根没有领会到蒋慕渊的心意。

    顾云思说她迟钝,那是一点不假,但顾云锦想,领会得晚不怕,她现在明白了,还不算太迟,更重要的,是在将来的日日夜夜的生活里,莫要辜负了这一番温暖心意。

    顾云锦垂眸看着手掌,掌心上的茧子依旧分明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地想,等下一次蒋慕渊回京来,再握着她的手时,会发现什么变化,又会说些什么呢?

    长公主说算了几个日子,也不晓得都是什么时候……

    思及此处,顾云锦弯着唇笑了。

    还说让蒋慕渊一个人着急去呢,其实,她也是有些急切的吧。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,真的能让心中细小的芽尖,化作不输给这清平园的似锦繁花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笑容却掩不住,顾云锦转过身,轻轻在窗格子上敲了敲:“郡主,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寿安郡主应了一声,拉开门探出脑袋冲顾云锦笑。

    顾云锦心念一动,问道:“去年我叫你时,听见了丁零当啷一通响,你当时撞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提起那一段,寿安的脸上一红,指着屋里道:“我当时躲在窗边几子下,亏得几子上没搁东西,不然就砸坏了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