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五十六章 撒野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五十六章 撒野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寿安的话里,一面庆幸着没有弄坏东西,一面懊恼脑袋撞了一下,几乎是靠在顾云锦身上。

    顾云锦被她撒娇一般的样子逗乐了,伸手揉她额头:“那会儿撞哪了?”

    寿安在额上胡乱指了指,最后道:“忘了。伯娘说,我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那一种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大笑。

    两人说笑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虽日头灼人,但花香四溢,又与好友结伴,倒也不觉得闷热。

    行至半途,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纷杂的脚步声,两人不由停下步伐,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隔了半个园子,只看到那厢有数人穿行,且都步子匆匆,几步是半跑着往她们这儿来了。

    伴着脚步声的,还有好几个嬷嬷丫鬟在异口同声呼着“使不得”、“使不得”。

    寿安垫着脚尖想看得远些:“出了什么状况了?清平园可从没有这般乱糟糟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永王妃的园子,平日都空着,只偶尔宴客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宴客,也没有一群人追着一个跑的道理。

    等被花影遮住的身影完完整整露出来,顾云锦这才看清楚,在前头大步跑着的是个与她差不多年纪的姑娘。

    那姑娘穿了一身骑装,手中还握着马鞭,一双马靴踩得蹬蹬响。

    她脸上满是怒容,气势汹汹的,一个劲儿往前跑,因她穿着裤子,迈开腿一跑,清平园做事的丫鬟嬷嬷们提着裙角根本追不上。

    寿安看清来人模样,小声惊呼道:“段保珍?她来这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顾云锦亦是一怔。

    她起先只知道小王爷前世娶的是公侯之女,但姓甚名谁,压根就没搁在心上,自也是不晓得的。

    还是那日下午蒋慕渊来府上拜访,讲到永王爷和圣上从去年就在给孙恪找媳妇时,顺口提了一句“段保珊”,看起来段保珍与她应是姐妹。

    段保珍突然就来了清平园,还是如此模样,实在叫人弄不清楚她到底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后头跟着跑的丫鬟也瞧见了寿安郡主与顾云锦,忙高声道:“郡主、郡主,您拦一拦她,拦一拦她。”

    她们两人站在段保珍的必经之路上,也不用刻意阻拦,就挡了段保珍的道了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段保珍瞪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“你急吼吼地赶什么呢?”寿安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段保珍冷哼一声:“与你不相干,你让开!”

    见段保珍如此态度,寿安自是半步不让,拦在跟前与段保珍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这般一耽搁,丫鬟婆子眼看着就要赶上来了,段保珍急不可耐:“你不让,我拿鞭子抽你!”

    寿安奇道:“你疯了不成?你跑来清平园撒野,还要拿鞭子抽人?”

    后头的人越发近了,段保珍急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能一路往里头冲,是最初趁着婆子丫鬟们都没有防备,先发制人罢了,一旦叫人赶上,双拳难敌四手,她根本没有机会脱身。

    急火攻心,段保珍也管不了能不能、该不该,扬起手,鞭子重重朝寿安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寿安没有想到段保珍当真会动手,一时愣怔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直盯着段保珍的手臂。

    前回见识过一言不合就发难的柳媛,顾云锦对气得胡乱冲撞的段保珍也极其防备,那厢手臂一用力,这厢就看出端倪来,迅速上前把寿安挡在身后,空手抓着鞭子,使劲拽在手里。

    饶是顾云锦这一年来坚持练功,马步蹲得扎实,这么一下子的冲劲儿,还是让她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鞭身拽紧了,但鞭尾还是砸到了顾云锦的手臂,啪的一声明显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段保珍愕然了,哪有人空手抓鞭子的?力道一反过来,她也险些站不稳。

    脚下一错,段保珍屏住气,想用力把鞭子抽回来,拿晓得顾云锦的手劲儿不比她小,两个人僵持住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僵持的当口,丫鬟婆子们赶到,把段保珍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寿安回过了神,当即眼睛红了,姑娘家的手劲是不比爷们,但姑娘家的皮肉更是细嫩,若不是顾云锦救她,那一鞭子抽在她脸上身上,铁定是皮开肉绽的。

    “疯子!”寿安咬牙切齿地,抬脚用力踹向段保珍。

    她今日穿着裙装,腿儿抬不高,也使不上劲儿,憋得小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大伯娘还在里头呢,谁也别走,一会儿慈心宫说理去,不对,你便是说出个子丑寅卯,你也不占理!”寿安气得要命,还想再踹段保珍,余光瞥见了顾云锦握着鞭子的手。

    两端渗血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怕段保珍再发力,根本不敢松劲儿,死死拽着。

    鞭身虽不算划手,但最初抓的那一下,已然是弄破了手心,她在使劲儿拽着,血珠子就一点点往外渗了。

    寿安的眼睛满是雾气,噙着泪花,道:“姐姐快松手,都伤着了,赶紧看看伤口。”

    就算丫鬟婆子们不敢对段保珍动手脚,拦起来也没有使大力气,但看到如此场面,哪里还敢再多有顾忌?

    段保珍是国公府的姑娘不假,但寿安郡主与顾云锦的身份也不是吃素的,况且,安阳长公主还在院子里呢。

    一个婆子心一横,示意另两人架住段保珍,壮着胆子去掰她的手。

    段保珍挣扎不过,拳头被掰开,马鞭也就脱手了。

    这一番挣扎,又磨痛了顾云锦的手,她拧眉忍着,等段保珍彻底失去了对马鞭的控制,她才松开。

    掌心火辣辣的,顾云锦倒吸了一口寒气。

    寿安心急,握着顾云锦的指尖凑过来看伤口,只听她痛叫了声,忙道:“我弄痛你伤口了?”

    顾云锦摇了摇头:“你没有碰到掌心,我是胳膊痛。”

    寿安赶忙松手,小心翼翼地把顾云锦的衣袖往上头挽起。

    白嫩细胳膊上,一条鞭印子鲜红,已然是破皮了。

    此时,安阳长公主也得了消息,急匆匆赶过来,视线正好落在顾云锦的手掌、手臂上,当即心一紧。

    寿安委屈得眼泪都掉下来了:“我反应慢了没有躲开,顾姐姐是为了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心疼不已,待看向段保珍时,目光里只剩下阴冷:“来这里撒野,你成国公府腻味了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