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六十四章 细小趣事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六十四章 细小趣事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自个儿的娘家,顾云思自在惯了,险些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徐令意略矜持些,但也笑个不停,好不容易缓过气来,便问:“日子挑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顾云锦答道:“送来了三个日子。”

    如上一次在清平园里,安阳长公主说过的那样,所有的日子都是礼部和燕清真人选出来的。

    宁国公府里挑挑拣拣的,最后定了三个,写在帖子上送来给顾府决定。

    这里头有些讲究,还要避开顾云锦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偏顾云锦的小日子,疼倒是不疼,就是毫无规律。

    按说该请大夫调理一番的,但顾云锦丝毫不痛,小日子里也生龙活虎的,再者,刚开始的头半年,时间不准也不是什么大状况,彼时问过乌太医一句,只说岁数增长了自然而然就规律了。

    那之后,府里大小事情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,徐氏和单氏,哪个都忘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等拿着帖子一看,再问了顾云锦一回,这才双双傻了眼,赶紧让乌太医诊脉写方子。

    乌太医亦是哭笑不得,依他之见,顾云锦的身体没有什么毛病,再过半年一年的,估计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婚期要提前约定,不能因此而耽搁,乌太医便给留了药方,又去了一趟宁国公府,仔细与长公主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葵水,有人来得早,有人来得迟,十五岁的小泵娘,日子不稳定也不是什么大事,确定身子无碍,长公主便放心了,只说挑个顺眼的婚期便好。

    十月初七、十月二十九,十一月十六。

    顾云锦自个儿看上的自是最迟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倒不是有心要让蒋慕渊等着,而是她要等顾云齐回京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之前就说好了,顾云锦这一次很是希望顾云齐能看她出阁。

    “哥哥说了何时能回来吗?”顾云思问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摇头:“前回送家书回来时,还未有准数。”

    “别不是你最终定了十一月,哥哥还是赶不上……”顾云思叹道。

    她并非不理解顾云锦的心情,一生一回的大日子,谁不希望亲人们都聚在身边?

    可人生不可能事事圆满,有些事情,强求过了,最后空落落的反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一如她,她从京里出嫁,祖母、父亲就无法送她出门了。

    顾云思不希望顾云锦执念太深,最后反而坏了心情,半宽慰半打趣,道:“若赶不上,你到时候罚哥哥三杯酒呗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何尝听不出顾云思的安抚之意?

    当即她心下一暖,歪着头,故意逗趣道:“赶不上,我就不嫁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听就是嘴上的胡言乱语,顾云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挥手道:“那你就不是小媳妇了,赶紧让开,别耽搁了我和令意说话。”

    徐令意亦摆出了一副嫌弃神色来。

    三人互相看了看,又笑作一团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笑眼弯弯,靠在顾云思身上:“哎?你们刚才到底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顾云思笑着看了徐令意一眼,答道:“在说平日相处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事儿,顾云锦一下子兴致十足,凑上去看徐令意:“才嫁了几天,哪有那么多的平日?对了,你们一道念书吗?你把他的香料换了吗?”

    顾云思不知道“换香料”的由来,亦是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徐令意的脸刹那间就红了,嗔了顾云锦一眼:“换了,我换了四五种,我高兴熏哪种就熏哪种!”

    这当然就是说说而已的。

    成亲这几日,纪致诚没有去国子监,留在府里陪徐令意适应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整日里对着,看似时间极长,但对要一起生活一辈子的夫妻而言,其实很短暂,还不足以让徐令意把真的有心思有工夫去琢磨香料。

    可这几天,又是丰富多彩的,真要厚着脸皮细细说起来,徐令意能说道一下午的。

    而新夫妻间的那些细小趣事,徐令意面对魏氏不好意思开口,与年纪相仿的顾云思、顾云锦,反倒更能说道几句。

    当然,这几句也都是挑着说的。

    徐令意出阁那日很热,厚重的嫁衣,沉甸甸的凤冠,闷人的花轿,等她从青柳胡同一路颠到了尚书府外,整个人都跟水里捞起来了似的。

    后续议程一项接着一项,没有时间给徐令意整理,亏得有盖头遮住,倒也还好。

    直到进了新房,喜娘催着纪致诚挑盖头时,徐令意的心里一下子就慌了。

    两人固然见过,对彼此的容貌都不陌生,但新婚这日是不同的,新娘子盛装打扮,希望新郎官在盖头下看到的是一张能记得一辈子的动人模样,可若是掀开来是张叫汗水弄花了的脸……

    徐令意还在忐忑,盖头突然间就被挑起来了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徐令意半懵半怔,反倒是纪致诚很是坦然,笑容里写满了欢喜。

    纪致诚用指腹轻轻蹭了蹭徐令意的鼻尖,扭头与屋里观礼的女眷们道:“我就说六月里成亲太折腾人了,我都是一手的汗,别说新娘子了,鼻尖都是汗水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观礼的都笑了。

    纪致茗探头探脑地来拆台:“我们都知道新娘子辛苦,祖父还说干脆定秋天,是你自个儿等不及,这会儿就别怪天热了。”

    女眷们笑得越发欢了。

    爽快的笑声与打量的目光都是善意,让徐令意的忐忑荡然无存,整个人都放松了。

    等大伙儿出去吃酒,徐令意坐在梳妆台前去了凤冠,看着镜中人的样子,她不由也弯起唇笑了。

    妆容是没有早上时整洁精致,但一身大红嫁衣映衬下,还是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十一月,倒能去了这烦恼。”徐令意笑着与顾云锦道。

    虽然是婚礼时很小的一个片段,但是听得人心里暖呼呼的。

    新嫁娘过得到底如何,从她的眉梢眼角、遣词用句里都能看出端倪来,只听徐令意说这一段,就晓得她过得极好。

    顾云锦与顾云思自是为她高兴,也就没有再去问“一道念书”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她们再问,徐令意也不会说的,她没有那份厚脸皮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