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六十六章 让他自己挑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六十六章 让他自己挑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七月初,符佩清进宫去给皇太后磕头。

    此番进京,原是符广致进京述职,再与叶老夫人贺寿,等调任的文书一下,就该启程的。

    只是谁也没有想到,会有如此之变化,合八字、放小定,以至于符家在京城多耽搁了不少时日。

    前日,吏部的文书总算下来了,符广致依旧为凤阳府的知府,没有升、没有降,丝毫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这一结果,符广致十分平和。

    一来,他对凤阳府很有感情,这几年间在推行的事务还有不少在进程之中,若他调离,新来的官员未必与他想法一致,许会做出改变,那之前的投入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二来,他成了皇家姻亲,比起一步冲天,他更想继续脚踏实地。

    符广致虽平和,京中却还是有不少说法的。

    有人眼红他的“运气”,自是在背后讥笑了他一番,说他符家哪怕有一人得道了,鸡犬也升不了天。

    有人为他可惜,认为他官评极好,若不是突然成了小王爷的岳丈,该升官才是。

    这些说辞,影响不了符广致,他按部就班地收拾了行囊,准备带着妻儿返回凤阳府。

    慈心宫里,皇太后上上下下打量着符佩清。

    教养嬷嬷之前对符佩清夸赞不已,但规矩到底学得如何,皇太后一看便知,不过这么些时日,小泵娘看起来越发稳当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很是喜欢这份稳当,尤其是有一个行事不端的段保珍在前头,越发显得沉稳可贵了。

    “那日吓着了吧?”皇太后问道。

    符佩清答得不疾不徐,她当日并未见到段保珍,谈不上被吓着,但寿安郡主和顾云锦是实打实地帮了她一把,因而符佩清言语之中对那两位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符佩清说话,本就如清风拂面般让人舒畅,说的内容又得体,很合皇太后心意。

    “恪儿与阿渊自小就玩在一块,”皇太后拍了拍符佩清的手,道,“你和云锦丫头往后就是妯娌俩,你们能处得好,哀家就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符佩清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圣上过来了。

    符佩清头一回面圣,规矩上挑不出错,皇太后暗暗满意,让珠娘送符佩清出去。

    圣上神色淡淡的,道:“看着也没有多少出奇的地方,恪儿怎么就挑中了呢?”

    皇太后答道:“圣上来慈心宫,总不会是为了见见清丫头吧?”

    “是来与母后商议事情的,”圣上道,“阿渊、恪儿都挑了媳妇了,只睿儿……说是给他挑侧妃,可前回并未挑出来,不晓得母后心中有没有人选?”

    皇太后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不管她如何看待虞贵妃,孙睿毕竟是她的亲孙儿。

    前回没有想看出一个合适的姑娘来,皇太后也十分遗憾,尤其是,原琢磨着还算合适的贾佥事的姑娘出了那等状况。

    皇太后叹息一声,道:“圣上与其问哀家,不如问问睿儿自己。阿渊、恪儿都是自个儿挑的,兴许睿儿也有些想法。”

    圣上一听这话,轻哼了声:“朕问了,还不如不问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皇太后就不解了。

    圣上解释道:“他说,恪儿的正妃挑了个知府之女,他若是挑个侧妃比符佩清的出身高上一大截,他感觉脸皮发烫,不如也学恪儿,挑个出身普通的算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道理,也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出身高低,哪里是这般计较的?

    偏孙睿说得一板一眼,圣上心里一时之间又没有合适的人选,只能向皇太后来开口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笑着摇了摇头:“那哀家就更不认得几个了。”

    圣上在皇太后这儿寻不到结果,但总归是听了她的劝,让内侍转达孙睿,让他自个儿琢磨去。

    彼时,孙睿正陪虞贵妃说话。

    听了内侍通禀,虞贵妃神色一凝,挥退了人手,沉声问道:“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?

    前回与你提,你就一直不上心。

    贾珠出事,我是可惜又可惜,你却还是不冷不热的。

    虽说是侧妃,但能挑出身好些的,你又何必去挑个普通的?

    还是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,只是没有好机会与你父皇开口?”

    孙睿放下茶盏,道:“原先是真的没有想好,与儿臣而言,侧妃娶谁都一样。只是如今,永王府刚定了个知府之女,儿臣一味往高门选,皇太后那儿……”

    话只说了半截,虞贵妃听明白了,略一思忖,也认同孙睿的想法。

    皇太后最宠孙恪,虽她老人家不一定介意这些高低,但宫里人多嘴杂,谁知道背后编排出些什么话来点火呢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侧妃人选,而给人留下煽风的机会。

    孙睿让人备了笔墨,写了几个官职,道:“前几日在吏部调任的文书里看到的,挑了几个名字顺眼的,使人去打听过了,这几位家中都有年纪合适的姑娘,随意挑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虞贵妃看了眼,都是什么员外郎、知州一类的,叹道:“随你吧。”

    等墨干了,虞贵妃使人送去了慈心宫。

    圣上正陪着皇太后用午膳,见到这么一张写了六七个官职名字的纸,一时还没有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待听内侍说了,他的脸一沉,把纸拍在了桌上:“他胡闹!”

    “你让他琢磨,他琢磨出来了,你还怪他胡闹……”皇太后心平气顺的,与小曾公公道,“都写了谁,念给哀家听听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忙应下,拿起纸来,念道:“光禄寺寺丞许大人、明州府同知赵大人、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姜大人、忻州府同知……”

    念到这里,小曾公公的脑海之中似有什么一闪而过,他一时没有抓住,只是声音顿住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睨了他一眼:“怎么了?接着念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赶忙收敛了心神,继续念了下去。

    皇太后听罢,也不管圣上是个什么态度,交代向嬷嬷道:“都记下来,去打听打听,若有合适的倒也可以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曾公公把纸张放下,目光在那个“忻”字顿了顿,等退出来遇见曾公公时,他一下子想转过来了。

    是了,先帝年间,宫里有一位忻贵嫔。

    曾在忻贵嫔宫里当值的一个内侍,不正是小鲍爷前回给他看过的那副画像上的人物嘛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