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八十五章 玩不了水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八十五章 玩不了水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云层却厚重起来,天色突然转暗,很快把平湖雅致水景变成了一副水墨丹青。

    看来,又要落雨了。

    避雨要紧。

    都是熟识的好友,也就无需多讲究那些繁复规矩。

    程家三姐妹、傅敏芝都来不及好好与她们告辞,便上了自家马车。

    寿安正要转身唤顾云锦去车上避雨,余光瞥见一人一马往渡口来,她瞪大眼睛一看,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来的,不正是蒋慕渊吗?

    “顾姐姐。”寿安笑嘻嘻到了顾云锦身后,伸出双手捂住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顾云锦正沉浸在湖景之中,忽然间被遮挡了视线,不由讶异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寿安没有立刻解释,只引着顾云锦转了一圈,面朝了蒋慕渊来的方向,笑嘻嘻道:“雨要来了,自然,那撑伞的人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挡在顾云锦眼前的双手霎时间挪开了,入目的是那快马而来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明明还隔了半条长堤,便是眼神再好,也看不清来人的五官神情,可顾云锦却觉得自己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那是她勾画的蒋慕渊的模样。

    马蹄声阵阵,由远及近,仿若是踏在了她的心尖上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,顾云锦扬着唇笑了,几分遗憾几分淘气地与寿安道:“可惜,那我们就玩不了水了。”

    寿安笑得直不起腰,整个人都靠在了顾云锦背上,才算是站稳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收了收缰绳,把马儿的速度略压下来了些,远远看到那两个笑容嫣然的小泵娘,那般得趣亲昵,叫他也不禁弯了唇角。

    一个是他未过门的妻子,一个是他最看重的妹妹,她们能处得如此和睦,为夫为兄,又怎么会不跟着高兴呢?

    前世,寿安是很不喜欢柳媛的。

    贵女们打小就认得,寿安从幼年起就与柳媛不对付,等到柳媛定了嫁进宁国公府,那种不喜就越发显著了。

    可是,蒋慕渊娶谁不娶谁,原就不是寿安能置喙的。

    圣上提出来了,皇太后与安阳长公主都没有异议,蒋慕渊自己,除了已经嫁人的顾云锦,他对其他姑娘并无高低,也就没有违背母亲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等状况下,寿安和柳媛的姑嫂关系委实算不上好。

    最初时,柳媛还几次虚假示好,几个月过后,性子里的跋扈就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寿安的友人是多,但府里关起门来的事情,她不往外头说,况且,她不想安阳长公主和蒋慕渊为难。

    长公主待她如亲女,寿安更会设身处地、以己度人,不愿给长公主惹是非。

    而长公主,出身太高贵,偶尔会点柳媛几句,却做不了小门小户那等整日里盯着儿媳品长短的妇人做派,她就不爱管儿子院子里的那点事。

    寿安向来报喜不报忧,长公主没留心,蒋慕渊更是十天半月不在京中,因而他直到寿安定亲后,才渐渐琢磨出内情来。

    因为,寿安嫁早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很宠寿安,这么多年间,无数次说过要多留寿安几年,反正有她在、有国公府在,寿安便是二十岁都不愁嫁不到一个如意郎君。

    当然,二十岁是说说的,可不留到十七八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偏偏,寿安一及笄就说亲,定亲后半年就出嫁,迅速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婚事还是寿安自己挑的,她说她仰慕对方才情,把人夸得极好,长公主见她真心喜欢,打听了对方家底人品,也就顺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那位关郡马,真讲究起来,蒋慕渊其实也挑剔不出他本人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唯一让蒋慕渊叹息的是,寿安对郡马并无感情,而喜与不喜,本来就由心而生,真的强求不来。

    今生,蒋慕渊得偿所愿,娶心尖上的那位姑娘,他当然也喜欢,寿安能挑到一位她真的欢喜的郡马,而不是为了“息事宁人”、不与人添麻烦,急匆匆把自己嫁了。

    寿安与顾云锦如此亲近,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,去慢慢挑选了。

    马儿乖巧,行至岸边时,缓缓停下了脚步,鼻子呼着气,摇头晃脑的,就像在跟寿安与顾云锦打招呼。

    寿安拍了拍马脖子,抬头看着翻身落地的蒋慕渊,笑道:“哥哥来得可真及时,再晚一会儿,我们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出宫就赶过来了,”蒋慕渊一面说,一面若有所指般看了眼天色,“幸好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一语双关,顾云锦莞尔。

    寿安亦笑个不停,刚要说什么,突然有雨水落在她的脑袋上,她忙道:“我们上车去,这雨点可真大。”

    雷雨说来就来,三人才刚上了马车,倾盆大雨就倒了下来,砸得马车盖子咚咚作响。

    车夫穿着蓑衣,把竹帘子卷起来一半。

    这是顾虑到蒋慕渊在车上。

    四下无人处,自是没有那般避讳,蒋慕渊会夜访,顾云锦也能躲山石洞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在外头,马车又封闭,不是开阔的游廊、庭院,哪怕寿安也在车上,帘子还是卷起来得好。

    再者,雨势虽大,风却不盛,只给车内添了几分潮气,而没有雨水飘进来,比闷得里外不通风舒坦多了。

    车里还摆着从游船上带下来的点心盒子,寿安兴高采烈打开来,分给两人。

    豆酥糖的数量本就不多,游船上大伙儿都尝过后,只余下些豆粉,也就不收了,现在盒子里的是枣糕、百合酥、绿豆糕一类的。

    寿安自己咬枣糕,脑袋靠在顾云锦的肩膀上,叹道:“以前最喜欢枣糕了,可今日尝了豆酥糖,还是挺想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你若喜欢,往后就在府里做。”

    寿安道:“宫里又不是没有明州来的厨子,不还是手艺不到家,做得不地道?皇太后都说就赵家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得直摇头:“有对头的方子,有上好的料子,跟着赵家学上一阵,总能做得七八成像。至于宫里那明州厨子,哪里是手艺不到家,是根本不敢到家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寿安和顾云锦起先都没有领会过来,再细细一琢磨,想通了其中关节,不由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是呢,怎敢做得香甜又回味无穷?要不然,皇太后三五不时来催,是给,还是不给呢?

    寿安抚掌笑道:“难怪宫里糖酥一类的点心一直做得不好吃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