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有些意思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有些意思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蒋慕渊应了一声,依着思路,一条一条与圣上讲解。

    他先夸了圣上一通,哪位君王不希望自己的百姓能安居乐业呢。

    “京城繁华之地,百姓过日子,富庶的虽是少数,但大部分衣食无忧,再往下的人家,虽有些紧巴巴的,可基本都有个奔头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圣上听完,哼笑了声:“能三五不时地去酒肆茶馆里听说书,他们的日子能紧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不全对。

    谁不爱看个热闹?日子已经很清苦了,还不许人家寻些乐子?

    再者,有钱人去茶馆酒肆,没钱的在街头巷尾站着说道,凑热闹又不拘泥场所。

    蒋慕渊只淡淡笑着不反驳,继续往下道:“可京里如今还有一些过得特别辛苦的,有些打拼几年没有做出门道来,有些逢了大灾大难一夜白头的,去年冻死街头的那祖孙俩,不就是到京城投亲的灾民嘛。

    甚至还出了‘劫富济贫’的事情,偷官家、救济贫苦,悬梁的那家是去年关帝庙出事的汉子的遗孀。

    另有去年火情的灾民,虽朝廷出事之后抚恤了不少,但还是有很多人家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长期以往的,恐会对朝廷生出不满来。

    因而我琢磨着摆流水席,不是人人都能来的,要在这半个月里去衙门里备个案。

    街头乞丐、两湖来的灾民、去年受北一、北二胡同火灾影响的百姓,疾苦之人入席。

    他们在中秋吃顿好的,衙门里则有个名册,往后就明明白白的,再有什么不顺的事儿,也不好再往上头套了。

    也免得再出现像前回那样,灾民冻死在京城里,衙门却不知道他们是何时离开故地、进京后有没有寻到亲人安置下来。”

    圣上听完,抿着唇,没有立刻说话。

    金培英在两湖犯事,案情很清楚,他贪墨了重修的银子,弄出那样的堤坝来,为了掩盖罪行,还害死了朝廷命官曹峰,最终害了无数百姓,决堤之后,不思救援,还想在重建之中继续中饱私囊。

    哪怕金培英与恩荣伯府有些关系,圣上都没有办法继续留着金培英了。

    国库空虚,若底下的官员都与金培英一样,那他这个当皇帝的,岂不是喝西北风去了?

    可是,处置金培英是一回事,事情怎么爆出来的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劫富济贫也好,京城冻死人也罢,一环套着一环,指向金培英,目的性太明显了,圣上自然看出了其中有些故事。

    这正是吃亏在对灾民状况不够了解的状况下。

    叫人跟演皮影戏一般提着线演了一回,圣上心里是不痛快的。

    圣上也动过让顺天府把人员理一理的心思,但衙门人手有限,平日里公务繁忙,没有半点好处,灾民也未必都老老实实到衙门里来,且有不少人,天生就畏惧当官的,能躲多远就躲多远。

    不过,有流水席在前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为了一桌子的好菜,胆小的也敢往前探探头了。

    要这还不探,衙门里没有档案,那以后再发生什么,官府就可以不认那灾民身份,说出去也有理些。

    “有些意思。”圣上点头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黄大人折子上担忧得也有道理,只罚月俸和禁足,官员与百姓都要嘀咕,但吃人的嘴软,看在那些酒菜上,骂起来也该口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,好处是朝廷的,银子又不花您的,您说呢?”

    圣上抚掌哈哈大笑:“还是阿渊会为朕考量,成国公府反正不缺银子,正好拿出来给朕解忧!”

    方向定下了,圣上又与蒋慕渊商量了几个细节问题,最终拍板道:“办流水席,人员混杂,少不得调大量人手去维持。

    灾民要过节,衙役与官兵也要过节,不如就改作八月十六吧。

    十五的月亮十六月,依朕看,十六也蛮好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忙道:“还是舅舅您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事情敲定了,圣上也不耽搁,当即拟了旨,让内侍送去成国公府。

    夜色沉沉,成国公府上下就焦心着,对段保戚而言,这般苦等着,还不如被噼里啪啦打一通板子。

    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滋味,真的很煎熬。

    等内侍抵达,念过了旨意,成国公一家才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钱财身外物,花钱消灾,比罚其他的好多了。

    成国公抹了一把脸,塞了个大封给内侍,道:“城南城北,总共一百张流水席,还翻台的,我从未主持过这般大的场面,但一定会尽力办好。

    桌椅碗筷,热菜热汤,单单府里可能还弄不妥,我们仔细商量一日,后天我把流程安排折子给圣上递上去。”

    内侍笑着应了:“国公爷准备得周全些,圣上很看重这流水席。”

    成国公连连点头,试探着问道:“这是圣上的意思?”

    内侍摇头:“是宁国公府小鲍爷提的。”

    “呦,这真是……保珍冲撞郡主、伤了顾姑娘,小鲍爷还提了这样的法子替我们着想,真是惭愧、惭愧!”成国公府叹道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绍府尹就被叫进了宫里,交代了统计名册之事。

    他回了顺天府,立刻动手,叫人满京中广贴了告示,让符合条件的到衙门里寻官吏记档。

    才一个上午,京里就传得沸沸扬扬了。

    白吃一顿中秋饭,还是好酒好菜,这可比腊八各家施粥阔气多了,有不少贫民观望,也有胆儿大的,走进了顺天府。

    有人领头,陆陆续续就多了起来,绍府尹有数,头一天还是观望的居多,等开席前的三四天,才是最忙的时候。

    素香楼里也在讨论这事儿。

    有汉子吃了两盅酒,大笑着道:“这罚得有点儿意思,那两父子不是爱吃酒吗?不是喜欢席面吗?那就让他们宴个痛快!可惜俺家没有穷得叮当响,也不是两湖出身,到时候只能闻着满街的肉香酒香过干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要馋死人了,”另一人道,“成国公府恨不能上满桌的好酒好菜,平了圣上的怒火呢。”

    这些喧闹,顾云锦起先并不知情,直到蒋慕渊登门拜访,才从他这儿听说了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