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八十九章 考虑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八十九章 考虑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接连几天雷雨,日头又不盛,这几日凉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比起酷暑难耐,自然是现在这般温和的天气叫人舒心。

    顾云锦和蒋慕渊站在园子里说话,甚至不用像前回一般寻个阳光晒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流水席?”顾云锦抿了抿唇,“听着倒是十分热闹,若一切顺利,倒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顺利不如?不顺利又如何?”

    顾云锦一时半会间没有细想那么多,叫蒋慕渊直直一问,不由拧眉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并不催促,等着顾云锦思考。

    流水席虽然是他提出来的,但他心中也清楚,想要办妥当,并不是上下嘴唇一碰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顾云锦会想到多少,是与他想一块去了,还是会再给他补充些他不曾想周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云锦思忖良久,才缓缓开口道:“一百桌席面,还要翻台,只三五个厨子未必忙得多来。

    从食料采买、洗菜备菜、上火烹饪、装盘上桌,各自分工,经手的人数怕是要十几人甚至是几十人。

    人手一多,万一有人心术不正,在菜色里动手脚呢?

    有人想看着成国公府倒霉,未必不会出那等阴险手段。

    除了食物,街上人挤人的,官兵衙役看着,也有防不到的时候,再有人吃醉了撒酒疯,许是就打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蒋慕渊听着听着,眼角笑意更浓,能在短短时间内想到这些,小泵娘的思路还真是活络。

    另有一点,顾云锦没有想到,但蒋慕渊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菜色选择上。

    菜品不丰盛、鱼肉少了,那吃酒的百姓自然不满意,但若是大鱼大肉、油脂丰富,一样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一来,上席的贫苦百姓大部分都是数月甚至一年没尝过荤腥的,突然敞开了肚子吃鱼肉,大人的肚子都未必吃得消,就别提小孩子们了,都不用有心人对食物下手,就会有许多人上吐下泻的。

    二来,整一年中,后宫由皇太后领头提倡简洁,这不是口头上说说的,的确是在付诸行动,成国公府大手一挥置办格外丰盛的菜肴,那他国公府的库房岂不是比国库还要丰厚了?

    京中还有那么多为填饱肚子辛苦的百姓,国公府的家底却那般厚,他段家又不是开国年间册封、传承数代积攒下的家底,只靠两代人,段家的银子都是从哪儿来的?

    蒋慕渊出身矜贵,前世也继承了父亲的爵位,公候伯府如何累积家产,他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况且,段家封爵之前就是富庶世家,就蒋慕渊了解到的状况,段家的银子应当还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可,架不住会有人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这次有人借了孙恪的手、把郁园的事儿添油加醋,下次就有可能在银子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好好的席面,最后成了打压成国公府的棍棒,就有违蒋慕渊的初衷了。

    虽然,前世的段保珍作为眼线一直盯着孙恪,也闹得永王府不安生,可君臣君臣,成国公府对圣上忠心耿耿、唯命是从并不是错事。

    撇开蛮横的段保珍,和心思过多的段保珊,只看成国公父子两人,底子还是老实的。

    与段家父子相比,蒋慕渊前世的岳家卫国公,才是阴险之辈。

    今生,宁国公府和他蒋慕渊要避免前世的结局,他心中亦有不少想法,但都与成国公府无关。

    蒋慕渊建议流水席,既是在一片风言风语里放成国公府一马,也是为了让顺天府摸清京中局势。

    “是该把你的想法转达给成国公,”蒋慕渊笑着道,“该盯紧该防备的,不能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云锦抬眸看向他,他的语气里是有几分揶揄,但也带了七分认同,这让她不由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够成熟的想法,能得到他人认同,就是极大的鼓励与欢喜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人,还是她喜欢与佩服的人。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,两人都在园子里说话,站得累了,便在石桌旁坐下,添上一壶香茗,几块点心,说过了朝廷事,又天马行空地说市井传闻、话本故事,话题不拘,随性极了。

    别看是接连见了三天,但不用顾忌时间的自在对话,却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昨儿是那一小阵工夫,与寿安一道缩在马车里,前日只出宫那一段路,中途还生了旁的情绪,躲在山石洞中亲近,哪有心思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不似现在,东拉西扯的闲事,垂在身侧的手还紧紧扣着。

    直至傍晚,蒋慕渊才依依不舍离开了西林胡同,街上的百姓在谈论流水席上会有什么好菜,而成国公府的书房里,父子两人正在拟着菜单。

    小厮进来禀了声:“门房上说,外头来了个小蚌子,穿得人模人样的,说是奉了贵人的命来见世子。”

    成国公两父子对看了一眼,段保戚放下笔,道:“哪一位贵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说。”小厮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这种事儿根本不会来禀,没有牌子帖子,直接就轰出去了,可现在成国公府陷入流言之中,门房上也怕一个不小心再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段保戚也是这么想的,起身往外头去。

    小蚌子正是施幺,他是浑出身,眼睛里还带着些匪气。

    段保戚见了人纳闷,哪家贵人会跟个小痞子往来?

    施幺吊儿郎当的,也不管他怎么想,拿出宁国公府的对牌给他看了眼,把袁二交代他的那些话,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内容就是蒋慕渊想到的那些隐患,菜色不能寒碜,但也不能太丰盛,每一道环节都要注意参与的人手,席面上的秩序和安全,也要他们自己跟几个衙门商量去。

    段保戚最初还犯嘀咕,不敢相信施幺是蒋慕渊的人,等听了一两句,就不再质疑那对牌真假了。

    甭管小蚌子像不像世家小厮,交代的事情是很在理的。

    听完,段保戚郑重行了礼,道:“在下代父母家人谢小鲍爷的提点。”

    嘴上道谢,手上也不含糊,沉甸甸的赏银就塞给了施幺。

    施幺不跟段保戚客气,收了银子,道:“小鲍爷不想揽功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