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九十一章 彩头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九十一章 彩头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要孙淼说,皇太后最喜欢孙恪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,一众孙辈当中,就孙恪最像寻常百姓家的孙儿。

    不说彩衣娱亲,孙恪一年里还进两三次厨房,给皇太后包个饺子汤圆、做点点心,不管手艺如何,皇太后是很喜欢的。

    大皇子曾经眼红,背后念叨了句“君子远庖厨”、“见其生、闻其声,又怎能忍见其死、忍食其肉?”

    那番话,在一次勋贵子弟的席间,原原本本传到了孙恪耳朵里。

    孙恪不恼,只笑,笑过了才道:“我什么时候是个君子了?我从来都是忍心吃的,面前的这盘鹿肉,还是昨日我与阿渊一道去山上打的。

    前年围猎,我猎得少了,还是吃得少了?当时一个个夸我烤肉的手艺了得。

    况且,我当什么君子?我只是皇祖母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道理讲明了,马屁也拍足了,皇太后听说后笑得合不拢嘴,反倒是背后指点的大皇子里外不得好。

    哪怕是抛开了下厨房那样一年里只几次的事情,平日里坐下来剥瓜子、剔核桃仁这种宫女内侍都能做的事,孙恪也常常自己动手,他习以为常,慈心宫伺候的人手也不会与他抢。

    一碟花生仁让皇太后笑容满面,拉着孙恪的手不松开。

    站在边上的孙慎弯着唇,笑着看这祖孙亲近的画面,眼底却有不屑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他睨了孙睿一眼,孙睿浑然未觉一般,偏过头与孙淼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孙栩的百日酒,虽不是大办,只自家人在慈心宫里用些酒菜,但各自都也满意。

    孙淼自己不是个受宠的,也知道这一年后宫朴素,而皇太后做主扶正余氏,对他们夫妻二人而言,已然知足了;

    圣上心情也不错,天家一样喜欢多子多福。

    他多饮了几杯,带着几分醉意与孙睿道:“成婚生子,接下来该轮到你了,你也别让朕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孙睿敛眉应了。

    等回到宁国公府,安阳长公主才叫了蒋慕渊,问道:“怎么好端端的,把你戴过的长命锁给栩儿了?你何时与淼儿那般亲近了?”

    世人无论做什么,都希望有一个好彩头,养孩子亦然。

    出生之前,就会有长辈问亲戚邻里讨来零星碎布头,缝制成百家衣,希望孩子能得百家之福,又寓孩子贫贱,好养活,哪怕是大富大贵之家,也会收些干净的旧布料来。

    长命锁也是彩头,不拘于打造新的,反而是长辈赐旧物最好。

    全福之人、状元及第、高官侯爵,能得这样的人物的旧物,能叫孩子父母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多数人会把旧物传给儿子、孙子,极少送人。

    蒋慕渊闻言,笑了笑,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见状,嗔怪地看了儿子一眼:“并非舍不得,而是你突然那般送出去,把淼儿两夫妻都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孙淼母妃势弱,就算生养了个皇子,在后宫之中也不起眼,孙淼低调惯了,若非娶妻生子这种无法低调的事儿,他是不往人前凑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自然清楚孙淼的性情,这位皇表兄很是温和,甚至温和到了软弱的地步,遇事多退让,在皇家之中,这种性子像个异类。

    可正是这么温和的人,养出了孙栩那般胆大、敢单枪匹马与狄人将领比高低的儿子。

    在蒋慕渊被病重的圣上逼迫困守孤城时,孙栩还妄图挖地道救他脱困。

    不知在新皇登基之后,会不会像圣上防备他一般,防着这个侄儿。

    笑容不减,倒了一盏茶推到了长公主跟前:“以我的文才武略,母亲怕我担不起好兆头?”

    长公主啼笑皆非,一时不知道该啐他“脸皮厚”还是该自得儿子“着实出色”。

    伸手虚点着蒋慕渊的额头,长公主摇了摇头,她倒是无所谓,也不怕人议论,更不担心蒋慕渊担不担得起,在一众堂表兄弟中间,蒋慕渊数一数二的优秀。

    她担心的是孙淼未必喜欢那样的张扬。

    只是,东西送也送了,蒋慕渊大方,她这个当母亲的也就不说那些了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你几句话就把恪儿的长命锁抢了,你让他儿子以后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可别操心他,”蒋慕渊笑道,“皇太后还能少了他儿子的长命锁?”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忍俊不禁:“你就只一个儿子了?大的戴了恪儿的,接下去几个难道能寒碜?说到底,也就是盯着我的箱笼,让我给你寻压箱底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您舍不得厚此薄彼,”蒋慕渊笑着道,“再说,生几个儿子女儿,也不是现在能说得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又混说!”安阳长公主瞪了蒋慕渊一眼,“好好说话,别听起来跟我怪罪儿媳妇似的,人都没进门呢,进门了也不怪罪。”

    这句不是虚话。

    长公主素来觉得,儿女都是命中有数的,跟意愿无关。

    像永王妃,身子损了就是损了,再有好药材调养,也不能再生育了。

    也像她,她内心里是很喜欢再添孩子的,尤其是女儿,长公主喜欢得不得了,可长年没有动静,慢慢也就歇了再生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况且,寿安虽是侄女,这十年养在跟前,也贴心得和亲女儿没什么不同了。

    蒋仕煜从外头进来,正好听见他们母子对话,不由笑出了声:“果真是要当婆母的人了,以前一天到晚不念叨儿子,现在是整日里念叨儿媳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连伺候的人手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公主也笑:“我哪儿就不念叨儿子了?是哪个说我跟念经似的成天念,都念得人烦了?”

    蒋慕渊起身给父亲行礼,见夜色浓了,便不打搅父母歇息:“你们二位念着,我也回去念一念。”

    走出长公主的院子,还能听见身后屋子里的说笑声,蒋慕渊驻足,抬头看向天际。

    离中秋只几日的,月盘越来越圆,也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去年时,他与顾云锦隔着大半江山,同一个圆月,看着不同的月光景致,而今年,总算是同在京城之中了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唇角不由扬了扬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