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三百九十九章 悲戚

威武不能娶 第三百九十九章 悲戚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去军中历练这种事,蒋慕渊是随口一说,孙恪也是随口一接茬,谁都不会真的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若是孙恪真生出那等念头来,就不是皇太后会不会心疼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圣上对他们本就有防备,孙恪吊儿郎当做个闲散皇亲还好些,当真有了上进之心,反倒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各人有各人的性格。

    也无需评判孰高孰低。

    两条街上的流水席,从傍晚起,持续了两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坐下来吃酒菜的虽都是疾苦百姓,但因着不限制时长,鸡鸭鱼肉酒管饱,也就没有人抢夺,只有些人吃多了酒,醉醺醺的与旁人起些冲突,很快就被边上的其他人与衙役们劝解开了。

    闹事的几乎没有,欢声笑语却不是不断的。

    最初还好些,等十六夜的圆月当空,皎洁月光映入酒盏,有一老妪捂脸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笑能感染人,眼泪亦然。

    今夜能做下来吃流水席的,哪家没有一番伤心故事?

    胡同火灾害了人命,倒下来的青龙偃月刀也沾了鲜血,更别提滔滔洪水带走的生命了,那真是活不见人、死不见尸,想让亲人入土为安,都有不少人在被大水冲垮的屋舍里寻不到一件旧人物什,衣冠冢都不知如何立。

    老妪一哭,边上的人也被招得红了眼睛,不时有人咽呜出声。

    压抑的哭声传开,闷得官差、小二哥们都嗓子发酸。

    孙恪站在窗边,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,平日身上那股子混账气亦收敛了,只垂着眼皮,一言不发听着底下动静。

    蒋慕渊也听得很清楚,敛眉沉沉叹息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。

    前世征战,外敌退兵时一把火烧毁城镇,留下一片焦土、满目疮痍;

    顺德三十二年的两湖大水,冲垮村落无数;

    因天灾、战事背井离乡、迁徙万里的百姓,正如底下吃酒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再说得近些,上月中元,大江边放下河灯的两湖人,不也是哭成了这个样子吗?

    可哪怕见过很多次,这样的场景依旧不会使人麻木,反而是深感自身力量的不足。

    做东的成国公父子,自然不可能只出银子不露面,他们倒没有坐在哪家酒楼的雅间里,而是与绍府尹一道,搬了桌椅在街边坐了。

    段保戚也在一片哭声中红了眼睛,双手紧紧握拳,低声喃道:“京城繁华地,还有这么多的伤心人,这儿哪是我平日里熟悉的热闹东街呀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虽不重,边上的成国公却听见了,赶忙重重咳嗽两声,狠狠瞪了儿子两眼。

    前回郁园里,还能说是酒后糊涂,说了没说都不记得,今儿个再传出些不合适的言论,叫人揪着辫子再告一状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可是,嘴上不好明说,成国公内心里也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在万千浮华下,还有许多百姓在吃苦。

    段家的爵位,是他的祖父靠一生的战功、又因他父亲叔伯多战死而得来的,先帝封爵时,祖父已经老迈得起不来身来。

    成国公也练过功夫,落下一身伤,就算家里金山银山,也养不回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边疆百姓的艰难,他从小到大听祖父说了无数。

    成国公不叫段保戚妄言,却让人通知各位东家,只管再添酒菜敬故人,总归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吧。

    掏钱的人不心疼,还记挂着不要随意浪费的百姓也就放开了手脚,满上了酒盏,对月拜了拜,又反手撒在地上,敬了先人。

    这股子悲戚之中,昏昏醉酒的人也醒了大半,顿时老实了许多,不再有人仗着酒劲寻事了。

    流水席,总算是平稳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止成国公父子,各处衙门都长长松了一口气,绍府尹叮嘱医馆的大夫们夜里上点心,许是会有人不听劝阻、多用了油腻之物,半夜里闹肚子,交代过了之后,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官员们散了,百姓却没有全部散开。

    街上的桌椅收拾了,地面洒扫干净,不多时,东街、富丰街又恢复了平日模样。

    有货郎挑着扁担出来,吆喝起了买卖。

    各色花灯挂起,映着月光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孙恪双手抬起伸了个懒腰:“站了那么会儿,怪累的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我以为你会说,被酒香勾得酒瘾犯了。”

    孙恪舔了舔嘴唇,大笑道:“你不提也就罢了,一提,倒是真的馋了。”

    素香楼今日不招待宾客,后厨里备得食材在流水席上耗尽了,一时也没有热菜,两人独独饮酒,只听风快步去隔壁街上寻了个酒肆买了几碟下酒菜来。

    虽是解酒瘾,蒋慕渊与孙恪都喝得不多,早早就散了。

    直到蒋慕渊离开,东街上还是热闹得跟白昼一般,丝毫不现不久前的悲伤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城中大夫的确忙碌了一场。

    哪怕小二们再三提醒,还是有人馋那大鱼大肉,肠胃吃不消,回家之后上吐下泻的,只能请大夫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大夫的诊金也是算在了成国公府的头上。

    疾苦百姓多群居,自个儿闹肚子的,听见邻居家动静的,到了此刻,也无人再暗暗嘀咕段家写菜单不够大方了。

    这还真不能怪人家小气,实在是他们的肚子无福消受。

    翌日天未亮,绍方德早早起来了,底下人没有报上来任何不好的状况,他揪了半个月的心,总算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仔细收拾了一番,他踩着鱼肚白往宫门去,等圣上下朝后,他要到御书房里回禀昨日事情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里,一个衣着朴素的汉子急冲冲地往里跑,闷头跑到了顾家大门外,险些与出门的顾云熙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身手矫健,顾云熙侧过身避开了,又顺手扶了那汉子一把,道:“兄弟瞧着眼生,不是咱们胡同的人吧?怎么大清早这般匆忙?”

    顾云熙不认得汉子,那汉子却识得顾云熙,急急唤道:“顾四爷,俺是在东街上做生意的,今年上元时,顾姑娘与小鲍爷还在俺家摊子上套环得了布老虎,俺家儿子丢了,寻了一整夜,俺实在没法子了……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