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零四章 挂念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零四章 挂念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重阳的京郊,车马众多。

    老人们讲究在这一日登高望远,叫上三五好友,在凉爽的秋天走一走山道,去途中道馆里求一只签。

    还没有到返程的时候,马车都往城外去,因而其中一辆反其道而行的就打眼了些。

    虽不至于堵得难以前行,但也给周围人带来了些麻烦,在入城时与另一辆出城的马车碰到了车轮,两厢都颠簸了一阵。

    入城的是徐侍郎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徐老太爷似是气不顺,掀开车帘子瞪了车把式一眼:“怎么行的车?去看看伤了人没有。”

    车把式赶忙跳下来,给出城的赔礼致歉。

    那厢的赶车人一脸谨慎,低声与车内说道了几句,这才与车把式道:“此处拥挤,难免磕碰,我们主家无事。”

    徐家车把式晓得徐老太爷脾气,赔笑道:“不知贵府在京城何处?我们老太爷改日登门赔礼。”

    对方闻言,好一阵推托,就是不愿意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徐老太爷隔着车厢听了几句,见对方架子比他还足,心里不住犯嘀咕。

    莫不是车上坐着的是个人物?

    徐家这一年起起伏伏的,徐砚又不在京里,徐老太爷到底不想一不小心得罪了人,便干脆亲自下车,报了名号,向那主人询问了两句。

    对方的车帘这才起了个边,从里头传来喑哑的声音,道:“并不有意推诿,实在是腿脚不便,不好行走。况且又要远行,老大人如此上心,等某回京之后,得了机会,一定去老大人府上拜访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一茬,徐老太爷也就不问了,让对方车马先行。

    回到侍郎府,徐老太爷都在想着这一桩。

    对方听他报侍郎府名号,语气之中也无多少变化,似是见多了大小辟家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勋贵官家出行,都有规矩可依,近处也就罢了,很多人都不讲究那排场,但出远门,人手上还是会带得足够的。

    偏那辆车,前后再无其他随行,一个主家、一个车把式,最多车里再一个随身伺候的,这算哪门子的远门?

    徐老太爷估摸着,对方说的恐怕是推拒之词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他心里本就憋着的气,就越发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徐老太爷一甩袖子,大步走回仙鹤堂,一路上黑沉着脸,气势汹汹,唬得几个婆子急匆匆去给闵老太太报信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正坐在罗汉床上嗑瓜子,闻言奇道:“他不是爬山去了吗?这个时候回来,定是在外头受气了。”

    杨氏那儿也听说了,但她只当不晓得。

    公爹无论在哪儿受气,这气都撒不到儿媳妇头上,只要她别傻乎乎地凑上去触霉头就好了。

    杨氏避开了,闵老太太却避不过,况且她本身就不是个温和性子。

    一抬头看到徐老太爷那张乌黑的脸,闵老太太啐了瓜子壳,哼道:“年纪大了,腿脚废了,连山都爬不动,只能怏怏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什么!”徐老太爷瞪了她一眼,“那些老匹夫,如今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!说到底,就是不看好我们家的前程!”

    这话,闵老太太就听不懂了,道:“大郎快回京了,替圣上治了水灾,就算不记功升官,难道还要贬谪吗?况且,又与纪家联姻,纪尚书府上,在京里不还是响当当的?”

    徐老太爷撇嘴:“纪家明明白白喜欢的是令意,又不是侍郎府!”

    官场上的道理,徐老太爷从前不是不懂,而是徐砚一路顺畅,以至于他这个靠着儿子发达了的老子,根本没有好好图谋规划过。

    徐家一路靠的都是杨家,而现在,杨氏与娘家彻底生分了。

    徐老太爷知晓内情,自然不会让儿媳妇拿热脸去贴杨家的冷**,但如此一来,徐家在官场上如同单枪匹马。

    入仕的只有徐砚一人,徐驰只打理生意,孙子辈之中,徐令峥与徐令澜年纪都小,还未考取宝名,徐令婕待字闺中,徐令意那儿……

    徐令意嫁得再好,在婆家再受喜欢,纪家与徐家也只是面子上的姻亲关系,绝算不上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这么一算,徐老太爷就无比挂念起了女儿徐慧。

    女儿与孙女不同,徐氏在顾家四房是长辈,而不像徐令意只是个小辈。

    将军府赫赫名声,嫁在京里的两个姑娘,顾云思夫家是傅太师府,顾云锦要嫁的更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,非等闲人可比。

    徐家顺畅时,徐老太爷自不会掰扯这些,可今日他感受到了自家被轻视,那些念头一下子就升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慧儿当了祖母,哥儿洗三,也没叫她两个嫂嫂去添喜,”徐老太爷沉声道,“是不是云锦嫁人时也不要我们去吃酒了?”

    闵老太太一听说继女的事儿,脸立刻拉了下来:“她当祖母?她算哪门子的祖母?顾家六子又不是她生的!”

    “后娘也是娘!你就是从头到尾没把慧儿当女儿,慧儿如今连她老子我都不上心了!我下月生辰,席面上少了女儿,满京城都笑我!”徐老太爷想到今日被友人指桑骂槐的嘲讽就要跳脚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想着要当个好爹了?”闵老太太重重一呸,“还说是为了大郎的前程,你就是为了你的脸面!”

    “跟你似的不要脸不要皮?”

    老夫老妻斗嘴,谁能劝,谁又想劝?

    丫鬟婆子们只能眼观鼻鼻观心,便是使人去给杨氏、魏氏递话,也是没有结果的。

    这厢争执,到最终是谁也吼不赢谁,若真能吵出个高低,也就不会把这个问题遗留到今天了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气得砸了茶盏,徐老太爷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是结束了战争,但隔日一早,徐老太爷去东街上最大的金银铺子里打了一只金镶玉的项圈,让人送到了西林胡同。

    单氏突然收了这么一份礼物,不好拿捏,便交由徐氏处理。

    徐氏看着项圈,良久才长长叹了一口气,问顾云锦道:“外头是不是又添了什么流言了?怎么好端端送东西来了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