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零五章 徐砚回京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零五章 徐砚回京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别说顾云锦不晓得,单氏都不曾听说什么。

    徐氏把盒子收好,让沈嬷嬷给吴氏送去。

    对于老父,若说没有一点儿的埋怨,那是不可能的,可要说恨,又实在没有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徐氏的亲娘是难产死的,这事儿谁也怪不上。

    她自小就是继母闵老太太养大的,其实也算不上养,婆子丫鬟做了大部分事情,等两个弟弟出生后,闵老太太哪里还顾得上她。

    徐氏对亲爹继母都不亲近,毕竟,在徐家里头,她过得像个外人。

    可要说家里短了她吃穿,不让她读书学礼,那还真没有出过那等事儿,因为,徐家并不缺银子。

    要是个穷苦人家,也许是另一种境遇了。

    当然,家境不同,不能同理推论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不是个好继母,徐老太爷也不是一个好亲爹,但亦不是个丧心病狂的坏父亲。

    徐氏性情温和,无论是闺中还是嫁人后,都不是个喜欢诉苦埋怨的人。

    她不会哭,自然不比会哭的有奶吃。

    可哭做什么呢?

    她总归是做他人妇,何必再闹得娘家乌烟瘴气的。

    远香近臭,各处都是这么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徐氏从不“麻烦”徐老太爷,情愿与亲生父亲疏远些,换彼此太平,可眼下,徐老太爷突然来这么一出,实在叫徐氏很意外。

    东西送来了,还是给小孩儿添福的金镶玉,徐氏也不好沉着脸送回去。

    “随他去吧。”徐氏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友人、姻亲家里的礼物都收了,再把徐老太爷的退回去,说出去实在没那个道理。

    徐氏不退,吴氏自然就收下,锦盒搁在箱笼去,反正哥儿还不满月,身上还不戴东西。

    徐老太爷那儿,听闻徐氏收下了,心里舒坦许多,想到西林胡同对二房还挺亲近的,便又去寻了徐驰。

    “满月或是百日,肯定会摆一场的,你和你媳妇记得去……”徐老太爷絮絮叨叨耳提面命了一番。

    徐驰听得一肚子狐疑,徐老太爷何时来关心上与人往来的事情了?

    无论是血亲、姻亲、同属官家的老太爷,徐老太爷从来没有细心维护过互相之间的关系,在把生意交给徐驰之后,商贾、客人们的交情,他都疏远了。

    除了那么几位长年累月下来能说几句话的老友,徐老太爷没有维持复杂的人际圈子。

    所谓的老友,也就是偶尔听戏、重阳爬山的关系。

    用徐老太爷的话说,是他不用那些占人便宜,也不想被人占便宜,可徐驰私底下与魏氏说道过,老父亲是把所有要贴脸皮的事情交给了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譬如从前由杨氏出面,让杨家照顾徐砚。

    虽有疑惑,徐驰还是应下了。

    重阳后,陆陆续续几场秋雨,让京城的天气很快就由凉爽变成了冷飕飕的。

    月中时,徐砚与一众工部官员们回到了京城。

    一路风尘仆仆,徐砚却不敢耽搁,在府里梳洗更衣后,就带着折子急匆匆到了衙门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使人来唤,也被徐砚推了,说公事要紧。

    刘尚书先听徐砚说了状况,官员们商议之后,老尚书带着两个侍郎一道进宫面圣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走,后脚,王甫安便冒了出来,向回京的小辟吏们打听细节。

    这些官员都是离京一年多的,只知道王家与金家结亲了,并不清楚两家关系不睦,但王甫安与徐砚之间的那些摩擦,彼时人人心知肚明,见王甫安有意套话,便各自打起了马虎眼。

    就算不论各自前程,他们在两湖与徐砚同舟共济了一整年,亲眼看着一个侍郎起早贪黑,卷着裤腿去堤坝巡防,常常一身泥泞的回来,哪怕不说徐砚好,也不至于说他的坏了。

    不讲长短,但总归是憋了一年多,嘴巴管不住,说了些修筑的事儿。

    王甫安听他们“如何如何辛苦”、“如何如何艰巨”,听得越多,心沉得越深徐砚的位子是稳当的,以前有人猜测圣上会拿徐砚出气,可能是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,圣上一言不发看完了徐砚的折子。

    因着蒋慕渊事事周全的关系,圣上对两湖状况心知肚明,再看折子,并无对不上号的地方,各处应对处置,亦是之前御书房里讨论出来的结果,他算是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徐爱卿辛苦。”圣上道。

    徐砚垂着头,把所有的功劳都推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救灾和重建顺利,那是老百姓双手勤劳、地方官员配合、工部及其他衙门的同僚齐心协力,是朝廷决断准确。

    “阿渊做事细致嘛!要不然朕也不会让他压阵。”圣上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慕渊闻言抬头,也笑着推了个干净:“我只是把御书房里的决断传到两湖,顺便借着圣上的名号吓唬吓唬那几个不听话的‘地头蛇’而已。”

    圣上眯着眼睛笑了一阵。

    蒋慕渊抿茶,他心里清楚,虞贵妃不替金培英说话,圣上哪怕有什么想法,看在他抄回来的那些银子、汉白玉的份上,也不会再大作文章。

    圣上又问了徐砚一些近况,见外头斜阳夕照,便道:“爱卿回京,府里定要接风洗尘,朕也不留你了,一会儿让御膳房给侍郎府添两个菜。”

    徐砚赶忙谢恩。

    当晚,宫里的酒菜送到了青柳胡同。

    杨氏悬着的心落下了,圣上大张旗鼓赏赐,总不会再如她娘家所言,之后再打压徐砚了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脸上红光发亮,瞪着徐老太爷道:“脸面?天大的脸面了!女儿能给你这份脸?还不是要靠儿子!”

    徐老太爷高兴着,不与老妇计较,心里的主意却是没有改的。

    不管杨家以后如何,反正是个不能有难同当的,为了徐砚的前程,还是要有个能说得上话的姻亲才好。

    旁人都不好说,小鲍爷肯定是那个靠得上的。

    恨只恨,头发长见识短的老妇,与顾云锦撕破了脸。

    要不然,有顾云锦住了四年的情分在,关系能疏远吗?

    哪至于到了现在,还要扭过头去再修补呢!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