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一十一章 心结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一十一章 心结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哪怕已经走出了死局,哪怕现在想来,不再是咬牙切齿、恨得巴不得拼命,但像最初那四年一般亲近,顾云锦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大度与小气的事儿,她只是想要对得起那漫漫的十年。

    顾云锦默不作声地坐了会儿,这才起身过去徐氏屋里。

    吴氏刚出了月子,她年纪轻,生产也顺利,恢复起来也很轻松。

    哥儿如大伙儿所言,是个沉稳又康健的,很好带。

    吴氏正与徐氏说着孩子的事儿,自打家里添了这么个小奶娃,话题几乎都围绕了他。

    “令婕与你说什么了?”徐氏见了顾云锦,笑着让她坐下,“我看她气汹汹的来,是在家里受委屈了?”

    侍郎府里的那点儿事,顾云锦没有打算瞒着自家人,反正不出一两天,满京城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与其让家里人听外头的东拼西凑,不如她来讲来龙去脉,事情还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五一十的说完了。

    吴氏听得目瞪口呆,徐氏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那个大嫂,明明是个明白人,却回回在与娘家有关的事情上犯糊涂,”徐氏感慨,“她这次面子里子都丢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徐氏与儿媳、继女的关系亲切,许多原先不说的话题,偶尔也会讲上一两句。

    对于娘家人,徐氏很少提杨氏,只年节里说过“糊涂了十多年、总算能清醒一回了”,说的就是两家断往来。

    只是徐氏亦没有想到,明明已经清醒了,杨氏还是在与娘家有关的人事上栽了跟头。

    杨氏是给瞒在鼓里的那个,她什么都不知情,不知情就是她最大的错。

    “还酒后认错人,我是不信的,”吴氏撇嘴,“肯定是早就有了那心思,仗着酒劲胡乱来罢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笑了笑,道:“我总觉得,那两人在一两年前就有些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这层遮羞布,顾云锦没有在徐令婕面前掀开。

    徐令婕的嘴巴太快了,回去之后又要大战口舌,就那么都喊破了,知情却一直不报的顾云锦反而会成了被指责的对象。

    对吴氏、徐氏,则不用那么顾忌。

    婆媳两人听完,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难怪去年春天,顾云锦突然就转了性,不喜欢侍郎府,反而与她们亲近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杨昔豫的示好,更是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原来根源是在这里。

    也好,早些看穿,要不然,现在糟心糟肺的人就成了顾云锦了。

    吴氏的眼中露出嫌弃与排斥来:“杨家那个可真能闹腾,招惹了石瑛不算,又招惹了画梅,说亲之前和阮馨似也有些什么,就那样的人,去年夏天还整日来北三胡同,我当时揍他真是揍轻了!”

    吴氏说完,暗暗看了顾云锦一眼,心底里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还好顾云锦没有叫杨昔豫糊弄了去。

    虽说世人纳妾的不少,但杨昔豫的行径不同,石瑛、画梅,都是长辈屋里的丫鬟,这是能随意招惹的?

    像杨昔豫那样的男人,真是沾了就恶心,隔夜饭都要呕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几个书生骂杨昔豫骂得一点都不错,可不就是一只癞蛤蟆吗?

    真是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哥儿突然醒了,哭了两声要吃奶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围着哥儿转去了,也就不再提那糟心事了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里不说话,青柳胡同却不会不嘀咕,左邻右舍都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一条胡同住着,杨昔豫今日出现,早就传遍了各家。

    有人笑一声“墙头草”、“势利眼”,有人叹一声“人之常情”。

    可让大伙儿惊愕的是,杨家的马车走了不久,又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坐在车里的人,但马车从角门进去时,车上人与门房有几句口角,只听声音就知道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车里的人正是贺氏。

    清雨堂里,杨氏一人独坐了许久。

    底下人说徐令婕出府了,杨氏问了声去处,晓得去了顾家,便随她去了,没有多管。

    后来又来禀纪致诚与徐令意回尚书府了,杨氏也只是点点了头。

    伺候的人手都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往常,杨氏有个什么起伏,都是邵嬷嬷在一边劝解的,现在邵嬷嬷劝不得,其他人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。

    画竹也不说话,不愿触霉头。

    直到徐砚回来,杨氏才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老爷,是我的错,”杨氏的声音里满是疲惫,“我没有教好侄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酒后认错人,不是你的过错。”徐砚道。

    杨氏却一个劲儿摇头:“我一直在这里琢磨,真的是认错了吗?

    我的侄儿、我的丫鬟,我原是该相信的,可我一闭上眼睛,我就想到石瑛……

    我想到她那时候看我的眼神,里头明明白白写着嘲讽。

    她当时是不是就已经看出来了,在嘲笑我这个傻子?”

    杨氏说得心灰意冷,徐砚开解了几句,也就不再多言了。

    心结都是各人的,即便是夫妻,多说也无用,只能由杨氏自己想。

    可闵老太太没有给杨氏继续想的时间,让人来叫她去仙鹤堂。

    杨氏一迈进仙鹤堂,迎接她的就是闵老太太的怒火,哪怕徐砚在一旁,老太太都没有给儿媳留半点颜面,劈头盖脑的骂。

    魏氏与徐驰也在。

    魏氏自然是恼杨昔豫的,平日也不喜杨氏的高高在上,但这会儿她幸灾乐祸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是担忧丑事影响徐令意在婆家的处境,二是她更烦闵老太太。

    骂?这时候骂有用吗?

    骂一通管用,魏氏早就自己跳起来骂了。

    偏,闵老太太不是个能说通道理的。

    徐老太爷先听不下去了,拍着桌子道:“住嘴!”

    祸水眼看着东引,闵老太太要与徐老太爷闹起来了,外头正好来报,说是贺氏来了。

    杨氏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往外头相迎。

    说是迎接,杨氏却没有一点好脸色:“嫂嫂怎么来了?我们两家不往来了吧?先是昔豫,再是嫂嫂,怎么着,看我们老爷回京了,要重新拜山头了?”

    贺氏是来兴师问罪的,还未开口,就遭了一个下马威,气得她浑身哆嗦:“你们侍郎府是专养狐狸精的?丫鬟不像个丫鬟,一个个整日琢磨着爬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爬的还都是昔豫,哼!”杨氏冷声道,“他吃醉了酒胡来,我没有与你们算账,你还来问我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