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二十七章 替媳妇儿出气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二十七章 替媳妇儿出气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这话听得孙恪后颈汗毛直立、连连咋舌,论“心狠手辣”、“步步为营”,他真是对蒋慕渊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这人是他的兄弟,而不是仇家的兄弟,实在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美事。

    好处、坏处一相比,孙恪霎时间就觉得,偶尔在御书房里被蒋慕渊坑上两句,根本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因着与纪致诚相约,蒋慕渊出了素香楼,去了周五爷的小院子。

    周五爷与袁二都不在京中,只小蚌子施幺留守。

    施幺混迹市井,小胆儿贼大,一个人敢与五个地痞叫板,可面对皇亲国戚,还是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他最初被袁二领到五爷跟前时,两腿也打颤,时间长了,对五爷倒是不怕了,却又见了个更厉害的蒋慕渊。

    想到袁二能在蒋慕渊和周五爷跟前应对自如,施幺佩服不已不愧是能把他打服气的人。

    蒋慕渊身边不缺伺候的人手,施幺寻了个由头,溜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没有等多久,纪致诚便到了。

    两人算起来是表连襟,徐令意与顾云锦的私交又极好,可纪致诚在私下见蒋慕渊,这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蒋慕渊并不说道虚的,开门见山问:“徐侍郎深陷流言,你如何看待?”

    过来路上,纪致诚也想过蒋慕渊要与他说的事情,徐砚的风言风语是其中一样。

    纪致诚心中有答案,直接道:“我祖父说过,徐侍郎在为官上很通透,也有抱负,不是光拿朝廷银子不做事的人。而我是在他此次回京之后,才第一回拜见他这位岳家大伯父的,不敢说了解他品行,但外头传言,我以为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纪致诚对徐家二老与长房的有些做派是看不惯的,可徐砚是长辈,他不能大放厥词。

    不过,在对待徐氏、顾云锦的事情上有不公不对的地方,不等于徐砚就会做出杨家老太太口中“不忠不义不仁不耻不孝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方面,纪致诚是信得过徐砚的。

    况且,蒋慕渊亲自给徐砚作证过,对他的立场,纪致诚也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既然信任,作为姻亲,总要有些表示,更何况我知徐侍郎无辜,”蒋慕渊抿了一口茶,“杨家,欺人太甚了。”

    纪致诚的眸子转了转。

    纪、徐两家姻亲,纪家上下看重徐令意,但与徐家其实并不紧密。

    帮不帮徐家说话,原也不是纪致诚一个幺孙能置喙的。

    不过,蒋慕渊既然寻到他头上,纪致诚想,对方一定有其想法,他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“我陆续听到些消息,那曲娘子是王甫安与他那混账亲家寻来的,就是为了给徐侍郎泼脏水,他王家当日舍弃徐家,选了金家,若徐侍郎官运亨通,便显得他有眼无珠、结错了亲一般。”蒋慕渊说道。

    纪致诚的眉头一点一点皱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彼此一眼就相中了徐令意,非卿不娶,婚后这几个月,更是觉得娶这个媳妇娶得太对了,真真是怎么看怎么欢喜。

    可真讲究起来,没有王甫安的有眼无珠,又怎么轮得到他纪致诚娶得美娇娘?

    男娶女嫁,本是你情我愿之事,谈崩了就谈崩了,选错了,那也是自家选错的。

    王甫安为此不愿徐砚平顺,就十分没有道理了。

    纪致诚想了想,道:“小鲍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与其纠结曲娘子的来历与真假,不如另辟蹊径,彻查那一对亲家,他们安排了这种戏码,不可能天衣无缝,”蒋慕渊道,“我也握了些证据,劳你一并转交给徐侍郎。”

    纪致诚颔首,却还有不解:“既然小鲍爷有实证,为何不直接告诉徐侍郎?”

    “京里人人都看着徐侍郎,我无论是登门还是邀约,都太过显眼,”蒋慕渊笑道,“你不一样,你们夫妻随时随地都能去徐家。而且,那些证据还要继续查验。”

    这个理由说得通,纪致诚接受了,道:“我会说服祖父的。”

    “纪尚书也一定不希望徐侍郎被流言所累。”蒋慕渊道。

    听风上来,把手上所有的线索都一一告知纪致诚。

    纪致诚认真听完,起身告辞,走至小院门口,突然一个念头划过脑海,不由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以线索看,王甫安与金老爷谋划的最初,蒋慕渊就知情了,他为何只替徐砚说话,却一直隐瞒下了线索?

    若不然,事情早就解决了,何至于闹了好几天,沸沸扬扬的。

    蒋慕渊在等什么……

    纪致诚想到了今日杨家老太太的那番话,他恍然大悟,蒋慕渊在等杨家入局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深吸了一口气,问道:“比起王家、金家,小鲍爷更想对付的其实是杨家吧?就因为杨昔豫纠缠顾姑娘、坏她名声?”

    蒋慕渊没有想到纪致诚这般直白,想到什么就问出口了,这种直性子,倒也舒畅。

    他不由弯着唇笑了:“替自己媳妇儿出气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纪致诚闻言一怔。

    蒋慕渊根本不装,毫无回避地承认了他是徇私对付杨家,这真是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但是,替媳妇儿出气,有错吗?

    一点儿错都没有。

    哪个敢在外头胡乱说徐令意的坏话,他纪致诚第一个跳起来。

    心尖尖上的人儿,捧着还来不及呢,哪里能叫别人欺负。

    连妻儿都护不住,那算哪门子的男子汉大丈夫?

    说到底,徐砚今日之困,起于徐令意的婚事,这么一想,纪致诚也觉得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金、王那对亲家见不得光的手段暴露了之后,这两家,前路必然就断了。

    诬陷朝廷命官,给上峰泼那样的脏水,王甫安别说做官了,能别流放到天涯海角都算运气好的了。

    他的家里人……

    纪致诚叹息:“可惜了王琅……”

    蒋慕渊闻声看了过来,奇道:“听你这口气,对王琅评价颇高?”

    纪致诚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他并不讨厌王琅。

    两人同为监生,虽算不上多熟悉,但他对王琅的学识、为人还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一旦王甫安出事,王琅是无法继续在国子监里求学的,而因为有那么一个爹,王琅的仕途路,还未起行,就注定夭折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