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三十二章 认得不认得(skyli和氏璧+)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三十二章 认得不认得(skyli和氏璧+)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如此一理,事情倒也清楚。

    王甫安不愿看徐家顺顺利利往前行,金老爷就从中牵线,让李快脚从安找来了曲娘子,唱了这么一出戏。

    这种算计,称不上天衣无缝、滴水不漏,但胜在能一下子吸引全程百姓的目光,让人津津乐道,而身处其中的徐砚本身,想要自证清白却又十分无力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,还是见不得光的,当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。

    这种污名一旦背上,就摆不脱了。

    偏偏,曲娘子的肚子随时会生产,徐家再着急,对着个大肚婆能怎么办?

    那高耸却又难保的肚子,就是曲娘子的护身符。

    等徐砚被流言蜚语耗尽了心神,重新来审视来龙去脉,也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迟得未必能揪住王甫安和金老爷的尾巴。

    还好,眼下还不算迟。

    且那些人证,已经在进京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纪致诚把所有的情况都与徐砚说明白之后,才带着徐令意一道离开了青柳胡同。

    翌日天明,街头巷尾,说道的还是昨日杨家老太太的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边上有人道:“昨晚上纪家小鲍子与妻子一道回了青柳胡同。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纪家也要与徐家撕破脸?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,纪家是支持徐侍郎的,纪尚书昨晚上都开口说徐侍郎不是那等人。”

    另有一人嘿嘿直笑:“徐家这两个姻亲可真有意思,之前都没有什么大动静,徐侍郎昨天被叫去御书房里骂了一通,就全跳起来了。杨家是把女儿、女婿臭骂一通,就此不认了;纪家反而是护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要一护护得英名尽损啊!”

    王甫安坐在一家早点铺子里,滋溜了一碗热面,听了一通你来我往的争论,脚步轻快地去了衙门。

    他安排了这么一个局,却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急速发展,杨家老太太那番话,听得他通体舒畅,仿若是寒冬腊月里饮了一盏热腾腾的茶水,五脏六腑都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纪家的支持……

    纪尚书是老糊涂了吧,这种浑水都淌,也不怕湿了裤子!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颚:日子差不多了,该让那曲娘子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至于生下来是死是活,都扔到青柳胡同去,再让曲娘子与婆子离开京城,就只要翘着脚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孩子养不养,自有京城百姓盯着徐砚,曲娘子不见了,哪怕徐砚知道了些什么,也无人可对证了。

    午间,蒋慕渊从安接来的医婆、大娘到了京城,杨氏亲自到了城门口相迎,一块往东街去。

    杨氏亲自出现在客栈门口,一时引了众多围观,百姓奔走相告,相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侍郎夫人,莫不是叫老母亲骂了一通,想明白了道理,要来接曲娘子回府了?”人群中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杨氏不理会旁人,只看了眼画竹。

    画竹抬声道:“有些话,我们夫人想与曲娘子仔细说道说道,娘子能否出来一见?也好叫大伙儿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曲娘子和那婆子闻声,自然是出来了。

    娇娇弱弱的大肚婆施施然行了一礼:“夫人有何时要问?”

    “有几个人,想问娘子认得不认得。”画竹替杨氏答了,掀开车帘子,请了其中那几人下来。

    医婆、邻家大娘……

    看清那几人模样,曲娘子的眸子骤然一紧,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邻家大娘上前,道:“各位,我夫家姓谷,安县人,左右邻居都唤我谷大娘。

    我认得这位曲娘子,她是不是真的巴东出身,我不清楚,但我知道,她前年就在我们安落脚了,住在我家隔壁。

    我亲眼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的,却是谁也不晓得那孩子的爹是谁,这事儿,我们安还说道了一个月呢。

    她这胎生得不好,整日里吃药,安的大夫、医婆都看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一片哗然,百姓惊讶之余,更多的质疑。

    “你说她是安来的,那就是安来的?”有人啐道,“徐侍郎府挣扎了这么几天,就琢磨出了这么一个鬼主意?谁信啊!”

    医婆扑哧就笑了:“怎么的?她空口白话说是徐侍郎的孩子,你们所有人都信,我们说她不认得徐侍郎,你们却又不信,这是哪门子的道理?我给她诊过好几回脉、看过好几回肚子,我还知道她的肚脐边上有颗红痣呢!”

    曲娘子的脸色越发难看,整个人摇摇欲坠,落在旁人眼中,倒也难说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体弱。

    婆子跳出来,道:“你收了徐侍郎多少银子,这般败坏我们娘子名声?孩子都是他徐砚的,他知道我们娘子有红痣,这有什么奇怪的!”

    医婆冷笑:“你到处说徐侍郎后背有胎记,就不是坏人名声?”

    “男人和女人能一样?”婆子跳脚,“他要是老老实实认下,我们会说道那些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医婆叉腰,唾沫吐到了婆子脸上,“你们要是老老实实认下抹黑,我会说道这个?都这个当口上了,不想着给孩子积福,还在为非作歹,我看曲娘子你这辈子是不想安安稳稳生个能活命的儿子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个老虔婆,浑说些什么东西!”婆子撸起袖子就要冲出来拼命。

    杨氏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,见她们要动手了,才让人隔开,她淡淡看了曲娘子一眼:“安县的吏官很快就会到,让他来说说,你到底是荆州城的绝户曲家娘子,还是安的曲娘子。”

    曲娘子浑身都颤了起来,却还是顶着一口气,梗着脖子道:“官家就能这般定人罪状?买通官府,连我的出身都要夺去,官官相护!”

    一句“官官相护”,让百姓霎时间喧嚣起来,他们对杨氏带来的人没有一点儿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这种恶毒法子,难怪她老娘要与她划清界限!”

    “不忠不义不仁不耻不孝,还真是骂对了!”

    “徐家娶了这种媳妇,真真是倒霉!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什么锅配什么盖,人家杨家端正着呢,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,生出这样的女儿!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