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三十三章 命还在手上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三十三章 命还在手上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杨氏紧紧抿着唇,入耳的一字一语,如一把把尖刀,往她的心里刺下去,而她,除了听着,还能如何?

    她不住版诉自己,撑着,要撑着,只要一步步进行,引出了李快脚,再引出后头的金老爷、王甫安,这局面就稳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婆子和谷大娘、医婆争吵不休,直到吏官赶到才停歇。

    小吏官赶得大汗淋漓,把抄来的曲娘子的户籍资料从头到尾念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顺德贰年出生、巴东县人……顺德十三年与父兄迁至东昌府冠县……顺德十八年,也就是前年,孤身迁至我们安县,”吏官看了眼曲娘子,“只一个姑娘家,父母兄长皆亡,给她入户还多审了几回,我认得她的。”

    曲娘子的牙齿直打颤:“官官相护!我不认得你们,不认得!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认得,那也不认得,”一个声音从人群外传进来,“那这个人,娘子认得不认得?”

    四周的百姓散开了些,露出了来人身影。

    听风提着李快脚一步步走到了客栈跟前,一把将人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施幺就挤在人群之中,见李快脚被听风推得一个踉跄往前扑,又暗悄悄抬腿,在李快脚的小腿上踹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快脚站不住了,噗通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百姓们定睛一看,奇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李快脚吗?”

    这几个常在京中传递消息的小贩,住在东街附近的百姓都十分熟悉,他们自然也认得听风,不由嘀咕上了:“小鲍爷这是要力挺徐家到底了?”

    曲娘子也看到了李快脚,眼中惊恐立现,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,声音都虚了:“这是谁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认得他,那你认得老婆子我吗?”跟着听风和李快脚到来的,是一个半百年纪的白发婆婆。

    虽是满头银发,但她说话中气十足,脚步轻盈。

    “这是李道姑吧?”人群中有认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,就是老婆子,”李道姑看了眼围着的百姓,道,“既是有认得的,就知道老婆子给人开方子的规矩,曲娘子,你按的手印还在老婆子手上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道姑从袖中取出纸来,打开道:“九月二十八,安县庆德药铺,开保胎的方子,你要不要来比比手印?”

    白纸黑字红指印,隔得远了虽看不清上头内容,但也够抓人眼球的了。

    有人不知道李道姑其人,边上便有认得的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“十几岁时就在西山上出家了,跟着礼明观的道竺师太学医,道竺师太救治的几个病人先后没了,一口咬定是师太开错了方子,礼明观也被砸了。

    后来才弄明白,有两个是没有按照方子用药、改了药材份量,吃死的;还有一个,师太一早就说过他药石无医,那人坚持要方子,说死了也无妨,有方子图个心安,师太才给写了,最后却……

    李道姑自那之后下了西山,一直在京城附近游历、看诊,她的规矩,所有的病况、还能不能治、之前几任大夫和她要开的方子,全部写在纸上,病人按了手印才给。”

    “那曲娘子从两湖来,九月二十八日经过安,也不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纸上就该是沿途其他城镇大夫的方子了,李道姑这么说,曲娘子给的肯定是安本地的大夫的方子,”一位妇人看着李道姑,道,“我信她,她这些年救了好些人的,那曲娘子看来是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李道姑才不管边上人说什么,只看着曲娘子,道:“还要不要我给你详细念一念?”

    比起空口白话,那张纸上的红指印才是真真切切的,曲娘子撑不住了,见百姓们都在看着她,她捂着肚子哎呦哎呦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婆子见状,立刻跳了起来:“我们娘子要生了,你们这些人,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思,一直闹个不休!

    你们徐家不要脸面,不顾香火,我们娘子还要活命的!

    若是我们娘子生产时不好了,我告诉你们,你们都背着人命!”

    婆子吼得龇牙咧嘴,眼中情绪,凶狠多余愤怒、急切。

    杨氏看着那目光,不由打了个寒噤,她偏过头问谷大娘道:“大娘认得那婆子吗?”

    谷大娘摇头:“不认得,这曲娘子在我们安时,身边没有这么一个婆子。”

    杨氏闻言,不由谨慎起来,交代画竹:“给她叫稳婆,不许这婆子进产房。”

    画竹立刻明白了,高声与百姓们道:“各位之中,有没有会接生的?还请先给曲娘子看看。

    哪怕并不精通,但只要是生养过的妇人,能帮上忙的,还是希望各位进客栈里搭把手。

    虽不是徐家孩子,但生产是大事,能叫他们母子平安,徐家会给各位红封的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大老爷们没了法子,几个壮实婆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东街上兼做稳婆营生的婆子先站了出来:“我给她瞧瞧。”

    有人冒头,后头自然会有人跟上。

    都是来看热闹的,能参与其中,那与别人说道起来,底气也足些。

    婆子要跟着曲娘子进去,被徐家仆妇拦了下来,她怒道:“你们做什么?你们是要隔开我,谋害我们娘子吗?”

    李道姑越过婆子往里头走:“我是救人的,你嘛,我不认得你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婆子狠狠瞪了李道姑一眼,转过头盯着曲娘子。

    曲娘子痛得整个人往地上坠,左右被两个来帮忙的大娘架住了,才不至于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唇色惨白,嗫嗫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杨氏上前两步,直直看着曲娘子的眼睛,道:“生孩子是鬼门关,你这胎又极不安稳,之前赵医婆就说过,孩子许是活不了,但你的命,还是能护住的。

    我不会想要你死,你若没命了,死无对证,我们老爷这一辈子都很难得清白了,我会全力保你的命。

    李道姑也好,站出来给你接生的稳婆、帮忙的大娘们也罢,她们都与你无冤无仇,很多都是这街上的邻居,甚至在今日之前,都是替你说话,骂我徐家的,她们也不会想要害你的。

    可这个婆子,她不是伺候你多年的人手吧?是让你给我们老爷泼脏水的人送到你身边的吧?

    她会希望你活着吗?你死了,我们无法自证清白,她就能交差了。

    曲娘子,现在你的命还在你自己手上,你要让这个婆子进你的产房、看顾你生孩子吗?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