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要她进来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要她进来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杨氏的声音不重,但这几句话,却份量沉沉,一下子让看热闹的人都懵住了。

    有品得快的,立刻就听明白了,不由感慨杨氏这几句话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把尖刀,直直刺入了曲娘子和婆子之中,要把筋骨直接划开了。

    若真如安县的吏官所言,曲娘子早就失去了父母兄弟,孤家寡人一个,那她参与进来,图的肯定是银子。

    孩子保不住了,拿来做文章,可自己的命呢?

    性命当头的事儿,谁会不惜命?人都死了,图来的银子还给谁花去?

    事情真假,曲娘子这时候的反应,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来了。

    婆子也察觉到了杨氏话中的“凶狠”意图,她死死看着曲娘子,想说“娘子莫要被她挑拨离间”,可话在嗓子眼里转了转,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来。

    要是她这么说了,不就是证明了她不是曲娘子的亲信,不是长年累月伺候娘子的吗?

    不能说,又不能不说,婆子急得不得了,要不是徐家的仆妇拦着,她都要跳起来抓杨氏两下了。

    曲娘子死死咬着唇,目光在杨氏与婆子之前来回转。

    她的思绪其实并不清晰,被杨氏请来的人一步步逼到现在,她早就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再者,肚子早不发动、晚不发动,却在此刻要落下来了,痛得她脑袋跟炸裂了似的,根本无法妥善思考。

    可关乎性命,曲娘子再是无法集中思路,也渐渐想转过来。

    杨氏的话是有道理的,这群只看热闹的妇人不会要她的命,可婆子不同,也许真的会……

    最初商量的时候,说得自是好好的。

    孩子生下来,不管生死,都送去青柳胡同。

    死胎,她救不回,活的,在徐家长大肯定比跟着她这个日子过得捉襟见肘的娘强。

    徐家要脸面,满京城的百姓都看着,就不会亏待了孩子,哪怕憋屈膈应,不用心培养孩子,但吃穿上不用愁,比她来养,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,生下孩子之后,婆子就会安排她离开京城。

    只是,那是一切顺利的情况下的安排了。

    眼下,眼瞅着要被拆穿了,李道姑拿着的手印就是最好的证据,两厢一比较,她还能说出什么来?

    要再继续闹下去,只有一尸两命了。

    她死了,婆子继续吵闹,把她的命怪罪到李道姑头上,骂她们伪造了证据……

    曲娘子越想越心惊,她抬眸看着婆子,见对方眼神中透着凶光,她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曲娘子摇着头,嘴上一个劲儿地道,“不、不要让她进来……不要她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有气无力的一句话,却如狂风骤雨,一下子吹散了遮在众人眼前的阴霾,使得人豁然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边上的百姓一时间议论纷纷,你一言我一语的,已然对婆子和曲娘子之前控诉徐砚的那些话产生了质疑。

    杨氏紧紧攥着的拳头松开了,但也只是短短一瞬,又重新握紧了眼下,还不是松懈的时候,罪魁祸首,还没有拉出来呢。

    曲娘子已经被妇人们抬进了客栈里头,要帮忙的人都一拥进去了。

    客栈的东家虽然不想沾染血光,但接了曲娘子这门惹全京城关注的生意,也就做好了留地方给她生产的准备,一锅一锅的热水都备上了。

    杨氏此时才走到婆子跟前,垂着眼看她:“曲娘子不要你进去,她怕你害她,事情如此清楚了,你还要挺着不说吗?”

    婆子青着脸,恶狠狠看着杨氏:“你们就是欺负娘子临产前脑袋不清楚,吓了她一整天,平常人都吓坏了,何况一个大肚婆!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的眼睛,是你吓了她,还是我吓了她?”杨氏冷笑一声,指着李快脚,道,“你们两个,谁先说?还是什么都不说,等曲娘子生好了孩子,再来与你们对质?”

    婆子啐了一口,偏过头去不说话。

    曲娘子要活着把孩子生下来并不容易,就算保住了命,能好好说话吗?

    再者,曲娘子只知道要把孩子塞给徐砚,旁的事情,一概不知道。

    即便她证明了徐砚的清白,背后之人的身份,也不会叫她捅出来。

    婆子不说,李快脚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听风上前,蹲下身捏住了他的下颚,道:“那两位的银子够买你的命吗?

    你也是糊涂人,在京里做你的消息贩子,赚些酒钱,不就足够了吗?

    这种陷害朝廷官员的事情怎么能掺合?露馅了,人家还有银子买命,你有吗?

    这事儿已经是清清楚楚的了,要我说,将功补过,第一个说出来,指不定还能留着命。”

    最初的“那两位”三个字,听风说得很轻,只李快脚听到了,后头那几句,听风抬高了声音,叫百姓们一道听了。

    李快脚的眼珠子转了转,满满都是心虚。

    听风能说出“两位”,就说明其知道下黑手的王甫安和金老爷,只是希望这两个名字从他李快腿的嘴巴里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身份已经明了,就算他不合作,听风一定也会有其他办法让王甫安和金老爷浮上水面。

    到了那个时候,死扛着的他,又能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诬陷朝官,这是要掉脑袋的事儿啊,与他收了金老爷银子,满城说符姑娘坏话不是一回事啊!

    他当时怎么就会被银子迷了眼,应下了呢?

    真的是叫鬼上了身了!

    “我真的能将功补过?”李快腿急切道,“你是小鲍爷的亲随,我信你说的,只要我能活命,我就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风没有立刻应下,只看了眼左右百姓。

    听戏的人比李快腿还急切,谁管李快腿死活啊,“真相”才是最重要的,那曲娘子和婆子眼瞅着是靠不住了,那她们陷害徐侍郎的缘由到底在哪里呢?

    这可真是急煞人了!

    “应了他应了他,谁乐意砍他脑袋啊!”有人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听风这才笑了:“这事儿我做主不得,但这么多人替你留命,我总会帮你说道一两句的。反正事情很简单,你不说,死路一条,说了,许是有活路。”

    李快腿急吼吼道:“是金老爷和王员外郎那对亲家!是他们让我找个大肚婆来陷害徐侍郎的!”

    两个名字道出来,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有人不信:“金王这对姻亲不是闹僵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鬼知道他们怎么又混到一块去了!这婆子的男人是金家在城南乌岩庄子里做事的,”李快腿转头骂道,“金老爷找我做的缺德事又不是这一回!前回他编排符姑娘时,也给我塞了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婆子气得大气直喘。

    李快脚倒戈,她知道,大势已去了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