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四十一章 学不来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四十一章 学不来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一句话,引了大堂里的酒客们都去比较纪、杨两家了。

    不比不要紧,一比,那高下,当真没法看。

    有人吃了两盏酒,想发表些不一样的看法,摇头晃脑道:“人都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谁家没有一溜儿的亲戚?总有像话的、不像话的,你们说杨家不好,可在座的各位,你们的姻亲就比杨家强?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自身肯定也是好多亲戚的,姻亲之中,有上道的,也有不上道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经常来往的,上嘴唇都有磕着下嘴唇的时候,更何况是亲戚之间呢。

    施幺见话题被人带偏了,也不恼,只撇嘴高声道:“吵架、打架,咱们老百姓不高兴了可没有杨家那么多花样,撸起袖子干一架,谁拳头大谁说话。

    哪里跟他们似的,先大义凛然指责一通,骂得那叫一个大气磅礴,如今晓得骂错了,就连个屁都不放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似是喝酒上了头,一定要辩出个高低来:“那是咱们泥腿子百姓没有念过什么书,骂不出那些花样。

    你说纪家好,可纪家之前不也是闷声不响吗?

    要不是昨儿纪家公子夫妻回了趟青柳胡同,知道了徐家今儿的计划,纪家指不定还装死呢。”

    施幺哈哈大笑,他个子虽然小,中气却十足,踩着长板凳站起来,道:“不装死,难道站出来替徐侍郎说话,被我们这些没有弄清楚内情、被诓骗了的人说官官相护?狼狈为奸?

    纪家不出声,可人家也没有使劲儿踩过徐家吧?一句坏话都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哪里像杨家,哎,在他家老太太说话之前,杨家好些人就在嘀嘀咕咕说徐侍郎坏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都知道?”对方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相好的做些针线活计,经常跟一些官宦家的婆子打交道,她说杨家那几天没少说呢,”施幺大言不惭,他哪里来得相好,但杨家仆妇说徐家坏话又是真真切切的,不是他瞎编的,“这哪里像是姻亲,仇人也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素香楼的小二认得施幺,虽然没有掌握他具体的身份,只晓得是给某个官家公子跑腿的,但每次都给他们递些有趣消息,小二也十分喜欢他来吃酒,见他踩了长板凳,也睁只眼闭只眼。

    施幺的话真假参半,但堂内一道吃酒的,还真有人听过几句风声,当即附和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其余人哪有不信的,况且,施幺是他们“自己人”嘞。

    施幺说的是“我们这些被诓骗了的人”,而不是趾高气扬地说“你们如何如何”,让旁人听得就舒服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骂杨家的骂得越发厉害了。

    施幺却还未说完,在一众讨论声中,他又道:“所以我说,这做亲戚,心真不真,人家自个儿清楚。

    就好似小鲍爷,都说顾姑娘与徐家长房有嫌隙、不往来,对舅舅、舅娘尤其不满,可徐家出事的时候,小鲍爷又是站出来替徐侍郎作证,又出力擒人。

    那肯定是顾姑娘与她继母不计前嫌,平日里从来没有说过对徐家疏远的话,徐氏太太愿意帮助受苦受难的娘家,真真的心善人呐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岳母、姑娘都露了不喜了,姑爷还一个劲儿出大力气帮,谁家有这么愣头青的姑爷?这不是等着吵架嘛!

    渐渐的,各桌从对杨家的唾骂,转变为了对徐氏与顾云锦的夸赞。

    有妇人道:“可不是!继母继女多得是,处得好的,如顾姑娘与徐氏太太一般,处得不好的,那就是徐氏太太与徐家那位老太太一般,说到底,看人呢。

    徐氏太太肯定是个好的,那不好的,还用说嘛!肯定是徐家那位老太太了。

    徐侍郎有个对继女深恶痛绝的娘,我看他在家里也挺没法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换来了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别看徐砚是侍郎、是大官,戴着乌纱帽、出入有人抬轿,可在老娘跟前,跟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区别嘛。

    指不定,被老娘指着鼻子骂的时候,比我们还狼狈呢!

    这么一想,让看客们越发来劲儿,只觉得自个儿与徐砚并无高下,明日也能做个官老爷了,顿时指点江山的兴致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继母女了,亲生的都有翻脸的,杨家老太太不是要大义灭亲,没有那样的女儿、女婿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等杨家摊上大事儿的时候,他们家嫁出去的一个个女儿,会不会帮娘家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钟家老太爷今儿都发怒了,说杨家再这般胡乱做事,他就不认那姻亲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过三巡、月上西天。

    夜色越老越浓,各处的喧嚣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亲随添了酒,孙恪漫不经心抿了抿,叹道:“高,还是阿渊高,又骂了杨家,又夸了自个儿媳妇、岳母,满京城都要替他给岳母拍马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孙恪放下酒盏,思索半响又重新拿起来,摇头道:“学不来。”

    闹得满城风雨的这一桩事,从曲娘子入京城起,发酵了几日,终是在这一天迎来了真相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时,有人安眠,亦有人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徐砚有些犯困,却听见了杨氏低低的叹息声,他不由问道:“事情已经明了了,那些人都关在顺天府大牢里,等着最后判了。没有人会再误会我与其他女子有关系,夫人也不用再担心。”

    杨氏闷闷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昨日就知道,今儿手捏这些证据,就一定能对质出结果来。

    曲娘子和婆子再厉害,也不是戏班子里登台唱戏的角色,被人逼问时,一定会动摇,而两人本就是临时搭上的,曲娘子不可能全心全意信赖婆子。

    人一旦内心动摇了,盟友被拆散了,那说话做事就站不住脚,会被旁人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杨氏不担心徐砚洗不脱污名,她叹息的是娘家的骂名。

    被娘家疏远、被亲娘这么捅刀子,杨氏道理上清楚,不该也不能再与杨家有瓜葛,自此划清界限,也算是“一别两宽”。

    若是各自安好,当然是叫她高兴的,可最终结果,必然是大伙儿捧一个踩一个……

    她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,又该是个什么滋味……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