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四十七章 芝麻大的心眼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四十七章 芝麻大的心眼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杨家其他人却没有贺氏这么乐观,尤其是其余几房,依旧风声鹤唳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是对的。

    初八下午,金老大人去了顺天府,把家产册子一并奉上。

    金、王两家都收了,绍府尹定了择日宣判,而金老大人也递了辞表,圣上给他留了三分颜面,没有再大肆追究,算是“告老”。

    金家并不拖沓,或许是金老大人无颜继续在京城中生活,上下都在整理行装,寻了牙人转卖京中宅子,一等顺天府判完,就启程回乡。

    牙人卖宅子,动静肯定不小,很快便传开了。

    而初九上午,是国子监中每月月考张榜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一回,来看榜单的人比之前都多,指着上头王琅的名字,有人叹息、有人摇头。

    因着是在金王两家丑事暴露之前考的,王琅并未受王甫安犯案的影响,他的发挥还挺不错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一年起起伏伏的成绩之中,这一回,显得尤其出色些。

    可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次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对有才之人总是宽容许多,况且事发之后,王琅的表现也算可圈可点,一时添了不少同情之声。

    “摊上这么一个爹,前途尽毁!”

    “王家赔了银子,也赔了前程。”

    “也说不好是王家可惜,还是金家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家都付出了代价,杨家怎么还在装死啊?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,有人提了一嘴,一时间,所有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是啊,杨家还什么音讯都没有呢!他们要何时才认错啊?

    金家、王家,已经没有什么好骂的了,再骂,也骂不出花样、骂不出结果,那又何必多费口舌?

    大伙儿参与其中,不就是想要一个进展嘛,眼下,这进展只能从杨家身上来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对杨家的不满又提了上来,各个热闹处,张口闭口的就是杨家不好,是结亲一定要选对人家。

    金王两家,不就是姻亲互相坑吗?

    而徐家……

    杨家当年扶植徐砚固然出了大力气,但如今坑害起女儿、女婿来,也是把人往绝路上逼的,这种“好坏都极端”的家风,比一味的不好,还要叫人背后发凉。

    东街上骂了杨家一通之后,也不知道是哪个起了头,又一次夸起了徐氏与顾云锦。

    当然,夸这两位,少不得又要把闵老太太拉出来踩几句。

    捧一方,就必然要踩一方,若不然,怎么显得出高下呢?

    这些传言,最终传到了闵老太太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前几日为了徐砚的事儿,闵老太太没少关注外头消息,尤其是徐家开始反击了,她越发等着一个满意的结果,打发了好些人出去听风声。

    消息各种,底下人却不是句句能说与闵老太太听的,夸徐氏与顾云锦的那几段,戴嬷嬷打头拦下,坚决不让老太太知道一个字。

    因此,闵老太太只听了一番“大快她心”的话。

    别人骂金、王两家,她听得津津有味,骂杨家,她更是洋洋得意,在仙鹤堂里好一番指点江山,说那些看热闹的就是墙头草。

    戴嬷嬷管得住丫鬟婆子的嘴,却管不住徐老太爷的嘴。

    徐老太爷今日在街上一转,越听越觉得女儿很好、外孙女很好、外孙女婿简直就好得登天了,如此,自家老太婆肯定是一万个不好了。

    老太爷回了仙鹤堂,把外头的事儿一说:“你自己听听,这可不是我编排出来说道你的,是外头人人都说你不好。”

    闵老太太气得仰倒:“那些人没事找事儿!恨不得今儿骂这个、明儿笑那个,他们的话,你也听?”

    “你不听?”徐老太爷撇嘴,“你不听,你怎么在这儿拿他们骂金王两家的话下饭啊?”

    闵老太太被堵着了。

    她很想冲出去跟满城百姓说说“骂要骂到点子上”,眼下明明就该骂金老爷、王甫安、杨家老太太,那么多花样可以骂,做什么揪着她徐家这点儿事儿说道?

    闵老太太就不明白了,这事儿与顾云锦、徐氏都没有一丁点的关系,小鲍爷出手相助,那是小鲍爷的事儿,怎么到头来,好名声全落到她们头上去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实在不是徐家胡乱发声、把京中舆论带偏的时候,前几天徐砚耐着性子与她说的“低调”、“忍耐”,老太太多少听进去了,因此她只能硬生生忍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不晓得是气的、还是前段时间的流言昭雪了让她松懈了,歇了一个午觉之后,闵老太太病倒了。

    这病来势汹汹,午觉睁开眼睛起,就愣是下不了床了。

    杨氏和魏氏得了信,前后脚过来,见到闵老太太那病容,两人心里都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病得不轻呐!

    徐砚在衙门,自是唤不得,只魏氏让人急匆匆去寻了徐驰。

    大夫先到的,一番诊断后,仙鹤堂里支起了药炉。

    徐驰得了消息,也顾不得生意,赶紧回了青柳胡同。

    很快,东街上都知道闵老太太病了,且病来如山倒,需要养上一些时日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亲娘,这是替徐侍郎操心操的吧?”

    “许是叫大伙儿骂的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有大娘抱着手臂哈哈大笑,“去年春天,满京城骂她刻薄继女,骂她快天黑了把顾姑娘赶出侍郎府、还让个婆子去北三胡同大呼小叫,前前后后骂了有一个多月吧,人家老太太没有半点事情,精神倍儿棒!

    那等大风大浪都见过了,今日能因着我们这几句骂,就倒下了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有人笑着问:“大娘说得有理,那照大娘看,她怎么就病了呢?”

    大娘道:“可能是被杨家给气着了吧?

    杨家到现在都不吭气,徐家骂回去吧,成了得理不饶人,姿态上不好看;不骂回去嘛,又实在憋得慌……

    就侍郎家老太太那芝麻大的心眼,能不憋屈死吗?“

    众人笑得更欢快了。

    而杨家里头,老太太得了这个消息,整个脸拉得老长。

    这几日的流言蜚语,杨家老太太不是没有想过对应的法子,她想着观望几日,不行就装病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