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下手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五十二章 先下手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邵嬷嬷从杨氏手中接过断发时,双手颤个不停,眼泪也啪嗒啪嗒往下落。

    “您受苦了……”邵嬷嬷哭着道。

    杨氏紧紧闭着双目,仰头长叹道:“这一下子,是母女亲情尽毁,再也回不去了……

    可你们说得对,我若不先下手,倒下的那个就会是我……

    嬷嬷你快些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邵嬷嬷哭得停不下来,却也晓得现在不是耽搁的时候,抱着那长长厚厚的断发,往杨家去了。

    徐令婕听见了动静,赶过来一看,见杨氏只余下刚刚及肩的头发,吓得脚下一软,险些摔一跤。

    画竹道:“姑娘看着太太,奴婢去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徐令婕这时候哪里还有主意,木然极了。

    画竹召集了人手,去仙鹤堂、轻风苑里报信,去把徐令峥叫回府,去请医婆,又往外放风声。

    青柳胡同的左邻右舍,都是看到杨家马车来去的,纷纷琢磨着两家进展,也有小贩得了信赶来探消息,哪知道杨家马车离开没有多久,徐家就有轿子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轿衣是青色的,只两人抬着,不似主子出行。

    有小贩胆儿大,高声问道:“轿内是哪一位呀?”

    轿夫得过交代的,当即道:“是夫人身边的邵嬷嬷,我们急着去杨家,小扮儿且让让。”

    都是打听消息的,不至于把人拦在胡同口,非要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也就放了轿子过去,又有人跟上去杨家外头等信儿。

    轿子才走,徐家仆从又急匆匆跑出来,嘴里喊着寻大夫。

    “是老太太的病又反复了,还是……”小贩问。

    “哪儿呀!”仆从急急跺脚,“刚内院来说的,夫人大哭着把头发绞了,还哭晕过去了,真不知道两位表公子跟夫人说了什么,这怎么就被逼到绞头发的地步了呢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岂能随意断发?

    可见是杨家来人逼狠了呀!

    若不是真的无奈至极,做女儿的怎么会削发明志?

    这就是与娘家再无瓜葛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小贩们哪里还等得住,撒开腿就往各处递消息。

    “徐侍郎夫人被杨家两个侄儿逼得削发明志了!”脚快的冲进了素香楼,根本来不及与小耳根讨价还价,扯开嗓子就嗷。

    大堂里的客人们霎时间噤声,而后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杨大公子与杨二公子是去赔礼的,怎么赔成了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就他们家老太太那脾气,还会让人赔礼?我看不是赔礼,是逼着徐家退让吧?”

    “扛不住我们骂他们‘不忠不义不仁不耻不孝’,就想让侍郎夫人替他们说话了?恐怕还提了更不要脸的要求,才逼得侍郎夫人削发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其他几房要分家呢!这真是不给亲女儿活路了!”

    邵嬷嬷在杨家外头就下轿了,跟来看戏的亲眼瞧见她手里的断发,连连咋舌。

    她知道演戏的门路,此刻若在杨家门口大呼小叫,反倒是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杨家门房上也叫那断发给唬着了,根本不敢拦她,叫邵嬷嬷到了杨家老太太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到那断发,眼前一黑,若不是身边人扶着,险些厥过去,她喘着气,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您是什么意思,我们太太就是什么意思了,”邵嬷嬷把断发放下,依依不舍看了两眼,道,“您的亲生女儿,您真要把人逼死了,您才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她削发就不是在逼我?”杨家老太太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太太不削发,您会做什么?”邵嬷嬷反问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死死咬紧了后槽牙。

    装病被闵老太太抢先了,她只能装自尽,若没有杨氏这先扎下来的一刀子,她今夜里就会悬梁。

    当然,死是不会死的,她只是需要脖颈上的那道瘀痕,来让所有人看看,她叫杨氏、叫其他几房的血亲、叫满城流言逼到了什么地步!

    可杨氏先动了,这一手,让她再照计划行事,也落于下风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杨家老太太怒极反笑,“我养出来的女儿,竟然如此厉害了!”

    邵嬷嬷起身退出来,老太太的人没有拦她,贺氏那儿闻声赶来的,要与她拼个你死我活,尤其是汪嬷嬷,冲在最前头,恨不能撕了她。

    邵嬷嬷并不躲,脸上脖子上挨了好几下,瞬间就红肿了,可她手里也没留情,在汪嬷嬷的腰间胸口用力地掐、抓、拧。

    几个粗壮婆子闹了一通,才叫老太太的人脱开了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看了眼明面上无数伤痕、一脸得意的邵嬷嬷,对贺氏摇了摇头:“论手段本事,你比我女儿差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邵嬷嬷大胜而出,一走出杨家,眼底哪里还有得意,只留下痛苦、悲怆、决绝,她行得摇摇晃晃,还未走到胡同口,就摔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瞬间围了上来:“怎么去了杨家,就一身伤啊?侍郎夫人真断发了呀?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邵嬷嬷哭得捶胸顿足:“一回逼、回回逼,我们夫人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就算邵嬷嬷什么都不说,她的这幅模样,就足够让看戏的人自己编出一大段故事来了。

    伤哪儿来的?肯定是杨家打的,谁先动手的那还用多说吗?邵嬷嬷又不是个傻子,怎么会单枪匹马去杨家里头寻人打架?一定是杨家追着打出来的伤。

    能叫娘娘这般痛心,杨氏必然是真的断发的,况且,徐家都请了医婆了,是真是假,瞒不过的。

    太惨了,被娘家逼得断发,这做女儿做的,实在太惨了。

    这般大的热闹,立刻传遍了全城,连工部衙门里的徐砚都听说了,与刘尚书告了假,白着一张脸往家里赶。

    “黄鼠狼给鸡拜年!”有人啐道,“杨二公子是个癞蛤蟆,那杨大公子就是个黄鼠狼!说什么去赔礼,赔得人家都削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杨家那老太婆就是个成了精的黄皮子!太坏了!”

    杨氏这突如其来的一手,不止让杨家老太太无法应对,杨家其他几房亦错愕不已,但他们没有犹豫太久,纷纷出来说话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