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五十四章 归家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五十四章 归家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世人看戏,台上的人越惨,他们就越激动,义愤填膺地骂着杨家老太太。

    钟家那儿,也出来说了一句话,自家没有杨家那样的姻亲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一块巨石落入水潭,虽然前几日就有风声传出来,可今日是真真切切地确认了。

    除却钟家,杨家长房还有什么姻亲呀?

    老太太的娘家不在京城,另有个大女儿远嫁,这两家想问也问不着,徐家自是不用再提,余下的就是阮馨的娘家了。

    百姓近日看戏,连顺天府外都探头探脑,也敢围着金、王、杨等官宦人家指指点点,自华书社一个开门做生意的地方,当然阻止不了他们的脚步和视线了。

    书社前后门都被围了起来,不住有人喊话,让他们也说说自家立场。

    阮老先生不堪纷扰,让人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这只能缓一时之压力,却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阮家对杨家早有不满了,可偏偏阮馨嫁过去了,这个时候,说什么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不能不与杨家撇清,但若是撇清了,阮馨又怎么办?

    阮柏急得满嘴都是泡,恨不能反手先甩自己两个耳光子。

    满城的读书人,有才华的、出身好的,他见过无数,自华书社在京中经营这么多年,来光顾的、参加词会、书画会的,最终得中进士、甚至头甲的,也有好多。

    他自诩阅学子无数,他曾经那么看好杨昔豫……

    真真是瞎了眼啊!

    阮隶沉声道:“杨家犯了众怒,钟家又已经开口了,我们若一直沉默,就等于是护着杨家,而护着杨家,是毁了书社的名声,没有学子愿意来了。”

    阮老先生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,一辈子积攒些名声不容易,就此断在这儿,又怎么能甘心?

    “你去杨家问问你妹妹,她若愿意回来,你接她来,她若不愿意,我们娘家人也仁至义尽了,”阮老先生叹道,“我一早就说过,路是她自己选的,现在,还让她选。”

    阮隶应声,备了车马往杨家去。

    阮馨得了信,讶异地看着阮隶:“归家?”

    杨昔豫瞪大了眼睛:“大舅哥,这……”

    阮隶根本不管杨昔豫说什么,他只是询问阮馨的意见。

    阮馨没有说话,她只是站起身,缓缓扫了一圈屋子,不疾不徐走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她嫁过来还不足一年,这一年的日子,她过得好吗?

    她心心念念的有情郎,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完美,她还要面对贺氏和汪嬷嬷的挑刺、打压,这种生活,怎么可能有滋味!

    她以画梅做盾牌挡贺氏,是彼时状况下的权宜之计,但现在,真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了。

    杨家陷入了漩涡,眼看着分家的路拦不住了,老太太把杨氏逼得断发,贺氏气急败坏,谁知道这对婆媳之后还会有什么样的招数。

    她要继续留在这是非之中吗?

    跟着杨家一起沉下去,是她想要的一生吗?

    而赌杨家东山再起……

    再起了,她就不用被婆婆、奶婆婆寻刺了?恐怕到时候,贺氏会变本加厉吧?

    阮家的意思很清楚了,他们要与杨家划清界限,她留在这儿,以后再有什么事儿,也没有娘家人帮助了。

    杨氏胆敢与娘家翻脸,是她能掌握徐家,有丈夫同心,有儿女撑腰,她阮馨有什么?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若回了书社,起码自家人是断断不会为难她的,她不管事也行,继续打理生意也可以,哪怕有人笑话她,能比贺氏、汪嬷嬷更过分吗?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阮馨自嘲地笑出了声,“我归家。”

    阮隶就怕阮馨想不开,闻言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杨昔豫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得了消息赶过来的贺氏更是怒不可遏:“我杨家怎么娶了你这么一个势利鬼!”

    阮隶不是个会吵架的,也不想与贺氏一个妇人争口头上下,只让阮馨离开。

    阮馨在书院打理过姑娘们的生意,嘴上功夫本就不差,只是碍于身份,对贺氏多有忍让,此刻再无忌讳,道:“知道我是势利鬼,就点一点我的陪嫁,不要损了缺了,我要搬回去的。

    别看都是些书画,其中不少大家孤本,若是损坏了,等着衙门里吃官司吧。”

    今日肯定不是个清点的好时机了,阮馨搁下这话,也不管贺氏反应,跟着阮隶离开。

    汪嬷嬷想上来拦,可毕竟才挨了邵嬷嬷的黑手不久,实在使不上劲儿,而其他婆子,在今日一连串的变故中,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阮家的马车出了杨家,驶到胡同口,阮馨让车把式先停下。

    她一把撩开了帘子,探头看了看左右,对上了小贩们的视线,她笑了笑,道:“阮家几代读书人,往来的也都是读书人,知道礼义廉耻怎么写、怎么念,我归家了,我要与杨昔豫和离,哪怕判不到和离,我拿着休书也要回书社。”

    帘子放下,所有听到的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是铁了心不跟杨家过了呀!

    虽然大伙儿不晓得老太太怎么逼迫女儿了,但阮馨作为杨家媳妇,肯定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阮馨都这么说了,可见杨家是真的逼得狠极了,以至于阮馨看不下去,娘家一来接就要走人了呀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消息。

    百姓们看了整整一日的热闹,一会儿一个状况,还未咀嚼消化完,新的进展又来了,实在是让人目不暇接。

    “阮家去接了,钟家怎么就不去呢?我看他们对姑娘也挺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钟家老太爷是给了选择的,让收拾收拾回娘家去,钟家做了几代官,还会饿着她?是她自己不愿意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”

    “阮家、钟家对姑娘都是尽了心了,话说回来,这么一比,徐家那位老太太都没有那么差了,你们看,她再坏,也没把继女逼到死路上,杨家的才更坏!亲女儿啊!”

    这话,引了一片附议,果真是要有比较,才会有高下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里,顾家人也听了一日的信儿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与徐家沾着亲,不似百姓那般全然只看热闹,对于一日间的发展,心情更复杂些。

    顾云锦垂着头,看似想了很多,可她自己也不清楚,到底有多少念头过了脑海。

    她抿了口茶,轻笑了声,道:“老太太若是知道杨家那位垫在她脚底下……”

    念夏和抚冬闻言,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闵老太太不会高兴的,她应该会气得病情加重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