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下决心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下决心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这一次交谈,依旧是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挂念杨昔豫的病情,只因天冷,她吃不消来走一趟,便唤了画梅过去回话。

    画梅讲了杨昔豫的病况,听了老太太一堆叮嘱,想到自个儿的处境,还是劝了两句:“您不为太太,也该为了两位爷的将来,把外头的骂名先抹过去。

    齐老先生这么指责二爷,这消息一传开,其他的读书人还不跟着再说二爷的不是?”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的眸色沉了一下,声音冰冷一片:“你是个什么身份?这里有你胡言乱语的地方?

    昔豫是个什么性子,老婆子我一清二楚,你跟到杨家来,到底是昔豫认错了人,还是你们主仆算计他,你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你只要照顾好昔豫的身体就行了,其他的事儿,轮不到你多嘴!”

    画梅撇了撇嘴,道:“我们太太还真没有算计过二爷。”

    这厢画梅出了老太太的屋子,不多时,杨昔知也求见了一回老太太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杨昔知也憋屈得要命。

    钟家与他们杨家彻底翻脸了,杨钟氏不敢抱怨,但眼底露出的神情能看出她心中纠结。

    杨昔知看得清楚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前回杨氏断发,算计了他们兄弟一次,杨昔知气闷归气闷,事后闭门想了好几天,从最初的茫然到后来的略有领悟,照他之见,也就是各大五十大板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说老太太让他们去赔礼、其中没有其他心思,杨昔知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既如此,杨氏先下手为强,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    长辈们博弈,把他和杨昔豫当作了棋子,这种滋味,实在不好。

    杨昔知想劝解老太太几句,得来的自然不是什么好结果,他只能无奈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动静,被原原本本地传到了贺氏那儿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鬼迷心窍!”贺氏咬牙切齿,“画梅那小蹄子本来就向着青柳胡同,昔豫被她糊弄也就算了,昔知凑什么热闹?是不是他媳妇整日里也与他胡说八道?”

    汪嬷嬷身上的伤已经好了,凑上来与贺氏道:“太太,您现在与其盯着大爷与二爷,不如琢磨琢磨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贺氏冷笑一声,摇头道,“她能低头?我不信!”

    汪嬷嬷又道:“谁知道呢……

    今儿画梅与大爷去说了一回,明儿指不定大奶奶抱着哥儿去哭一回,再往下,等二爷的病好了,他又去一回。

    一而再、再而三的,万一老太太就动摇了呢?

    老太太一旦动摇了,那您就被动了呀!”

    贺氏眉梢一挑,示意汪嬷嬷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若是低头了,那所有人都会说您的不是,”汪嬷嬷道,“最有可能的,是老太太逼着您去给姑太太低头。她前回不是已经有那个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自个儿去给杨氏低头?贺氏是最听不得这个话的。

    可正如汪嬷嬷所言,老太太万一松口了,进不得退不得的就是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老太婆会认输?”贺氏啐了一口,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,叫她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偏偏那个念头越想越像那么一回事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、如果我先下手呢?”贺氏让汪嬷嬷附耳过来,嘀嘀咕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汪嬷嬷听完,心扑通扑通直跳,她缓了缓呼吸,最终对贺氏点了点头:“那下手要快一些,免得她先松口了……”

    主仆两人凑在一块,商议了一通,都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日,京城里一直在飘雪,天气一冷,除了要讨生活的,其余的都不乐意出门走动了。

    西林胡同里,徐氏屋里的炭火烧得很旺,单氏与徐氏说着今年要送回北地的年礼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今年的雪这么多,若不然,该让人早些启程的,”单氏叹道,“现在这般落雪,路上要耽搁好些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徐氏道:“落雪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儿,老太太那儿不会怪罪我们的,只是辛苦了送年礼的。”

    屋里正说着话,外头便穿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,伴着丫鬟们脆生生的请安。

    顾云锦留神一听,只听她们唤的是“六爷”,当即站起身来,高声道:“是不是哥哥回来了?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,是顾云齐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是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的声音从外头传进来,叫屋子里的人都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吴氏一双眼霎时间亮了,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盛哥儿,而后拉了拉顾云锦的衣袖。

    顾云锦扭头看她。

    吴氏的笑容里带了几分紧张,低声问道:“我头发没有乱吧?今儿的妆好不好看呀?我这还没瘦下来呢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锦扑哧笑出了声,搂住了吴氏的肩膀,凑过去道:“嫂嫂今儿好看极了,哥哥要是敢嫌弃你,我帮你揍他!”

    吴氏眨了眨眼睛,心里虽没有底,但也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说话的工夫,顾云齐已经进了中屋了,只是身上沾了些雪末子,一身寒意,不敢往里头来,

    明明是归心似箭,明明他最思念的人就只一帘之隔,他却只能耐着性子候着。

    等身上暖和些了,顾云齐才进了次间,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就落在了吴氏与孩子身上,哪怕是给单氏与徐氏行礼,他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瞥过去。

    单氏和徐氏知道他心情,笑着让他只管看孩子去。

    顾云齐走到吴氏跟前,脸上笑容绷都绷不住,他伸出双手,却在吴氏把盛哥儿交过来的时候,又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怎么抱……”顾云齐道。

    单氏哈哈大笑:“你前回怎么抱巧姐儿的,现在就怎么抱盛哥儿。”

    顾云齐一个劲儿摇头:“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脑袋一片空白,根本不记得那些了。

    再者,巧姐儿当时已经能走路了,跟盛哥儿这软绵绵的团子完全不一样,哪里能一般对待。

    吴氏亦是忍不住笑,手把手地教顾云齐抱孩子。

    顾云齐学得认真,身体却很僵硬,怕摔着哥儿、又怕弄疼了哥儿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面笑一面看:“这一大一小凑在一块,就不止是眼睛像了,眉毛鼻子都是一模一样的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