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的心真黑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的心真黑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杨氏整个人瘫坐在八仙椅中,垂着肩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坐着,脑海里一片白雾,画梅到底说了些什么,她根本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邵嬷嬷把杨氏的状况看在眼中,亦是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到底是亲生的母女两人,突然之间阴阳两隔了,杨氏如此反应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
    画竹端了杯热茶来,递到杨氏跟前,轻声道:“太太,您暖一暖身子,不管如何,一会儿还要去给老太太守灵的。”

    杨氏是出嫁女,比不得杨昔知、杨昔豫这样的孙儿的规矩重,但守灵也是缺不了的。

    这一路要守到老太太出殡,之后做七,她也要在场。

    哪怕是身子骨扛不住了,杨氏也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画竹下意识地往外头看了一眼,就贺氏刚才那种咄咄逼人的态度,自家太太但凡有一点儿的怠慢和不周全,就要被贺氏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腹诽了一通。

    贺氏死的又不是亲娘,哪儿会有半点痛楚?

    此刻拿着老太太的命当尖刀,虎视眈眈要捅杨氏呢。

    热气氤氲在眼前,杨氏才一点点回过神来,下意识地接过了茶盏,饮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热水下腹,杨氏精神了些,眼神重新有了焦点,她看着画梅,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了?你再与我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画梅应了声,又把先前的话重复了一回。

    杨氏的双手紧紧握着茶盏,长长叹息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染了风寒病笔,这不是什么稀罕事情,尤其是对上了年纪的人而言。

    杨氏记得,她的曾祖母也是这么去的,彼时她才七八岁,允了她一道看腊梅的曾祖母一夜之间病倒了,反反复复撑了七八天,没撑过就去了。

    眼下,她的母亲虽不是七老八十的年迈,但也算不得年轻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间,老太太也病饼几场,尤其是年初那一回,卧床了许久,便是调养回来了,以她的年纪,也是落下了根了的。

    况且,老太太的性子极其要强,杨家这一阵的纷乱肯定让她心里堵了一口气,而她的断发反击,更是雪上加霜了吧……

    杨氏清楚的知道,她选择自保是没有错的,可如今的结果,她也说不出什么“问心无愧”来。

    “我坐一会儿就过去,”杨氏揉了揉发胀的眉心,“母亲走了,就让她太太平平地走吧,大嫂只要不说得太过了,我们就当没有听见吧……

    灵堂上闹起来,是叫母亲不得安生……”

    画竹和画梅嘴上应了,心里的想法却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贺氏那个人,怎么可能不说得太过了呢?

    邵嬷嬷替杨氏按压着太阳穴,嘴上正想要问画梅几句杨昔豫的状况,话到了嘴边,突然就顿住了,吸了口气,道:“蔡嬷嬷呢?怎么没瞧见她?采初呢?”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贴身伺候老太太的,往日一步不离,前回邵嬷嬷来送断发、与汪嬷嬷僵持对峙时,蔡嬷嬷也是亦步亦趋跟着的。

    今儿怎么反倒没有影子了?

    杨氏经邵嬷嬷这么一提醒,也恍然醒过神来:“是了,她们人呢?”

    画梅亦是一脸莫名,她早上知道老太太过了之后,府里就忙得晕头转向的,以至于她隐约觉得缺了些什么,偏偏又没有心思去细细琢磨,此刻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缺了两个应当在场的人,怎么会不怪呢。

    画梅出去打听了一番,回来与杨氏道:“禁足在老太太屋里跪着呢。”

    照打听来的说辞,昨夜是采初守着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老太太这几夜歇得不好,采初也累着了,昨夜吹灯后老太太没有什么动静,采初就睡沉了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发现老太太没了,采初就把蔡嬷嬷等人都唤了来,禀了贺氏。

    贺氏赶过去,让蔡嬷嬷她们给老太太梳头更衣,府里搭了灵堂,就以几人没有伺候好老太太为由,让她们在屋里跪着。

    邵嬷嬷皱眉:“老太太身边四个丫鬟,怎么就接连让采初守了好几夜?其他几个都躲懒去了?”

    画梅摇头,道:“分家后,府里人手变动不少,老太太身边,除了蔡嬷嬷与采初,其他人都换了,采初大抵是信不过那些新来的,才亲力亲为了。”

    邵嬷嬷低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分家之后的人手更替,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杨家这样承继了好几代没有分过的,家生子的关系越发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甲家的婆子在长房当差,她的孙子许是在替五房的爷们跑腿,她相看的孙媳妇兴许是三房姑娘院子里的。

    一家子一块住着时,自然没有那么讲究,但铁了心分家了,少不得动一动人手。

    再者,贺氏与老太太的关系素来不亲近,她要往老太太身边换一两个自个儿的人,也不叫人意外。

    杨家老太太身体好的时候还能与贺氏争个长短,等人病了,哪有心思为了几个丫鬟与贺氏扯东扯西的。

    采初不信任新来的,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杨氏抹了一把脸,道:“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她想再去老太太屋子里看一看,没有想到走到了院子外,就被几个粗壮婆子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打头的婆子态度恭谨,道:“太太吩咐的,姑太太别为难奴婢们。”

    杨氏奇道:“我连睹物思人都不行了?”

    婆子又道:“您还是去灵堂上,多陪老太太一程吧。”

    杨氏抬头看着熟悉的院子,想到与老太太的一些过往,心里一酸,眼泪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令婕陪着杨氏过来,见了此状况,憋在胸口的气就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掉转头,飞一般地冲回了灵堂,高声问道:“为什么要封了外祖母的院子?母亲想进去再看一眼都不行了?把亲生的母女俩挑拨到这个地步,你的心真黑!”

    贺氏记恨前回徐令婕锤她的那一拳,眼中厉光一闪,抬手就甩了徐令婕一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清脆又响亮。

    不说徐令婕,灵堂里里外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徐令婕的脸霎时间肿了起来,她想张嘴说话,却痛得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她怔怔看着贺氏,脑海里浮现的是与眼下状况并没有那么密切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太弱小了。

    若是顾云锦处在如此局面上,已经扬手打回去了吧……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