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八十九章 比想象得还漂亮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八十九章 比想象得还漂亮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轿子稳稳落地,喜娘掀开了轿帘,扶着顾云锦下了轿子。

    她替顾云锦整理了衣摆袖口,又摆正了胸前铜镜的位子,手把手让顾云锦拿好,笑道:“新娘子不要慌,小鲍爷的骑射功夫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,深吸一口气站直了。

    新娘进门前都要由新郎官射箭,辟邪求吉。

    可不是所有的新郎都会射术,因而各家依着情况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能射镜子的是上等,退一步的,是由新娘坐在轿子里,新郎官取箭射轿帘,真是手无缚鸡之力、拉不动弓的,就只能拿脚踹轿门了。

    上辈子嫁去杨家,杨昔豫自然没有这等好本事,顾云锦也没有胆量接杨昔豫的箭。

    虽说这箭头都是另制的,裹了蜡、不扎人,但顾云锦知道,对方十之**射不准,偏了还丢人。

    今生不同,她对蒋慕渊极有信心。

    文武双全的小鲍爷,这等射术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顾云锦站好了,蒋慕渊从程晋之手中接过了长弓,轻轻拨了拨弓弦,对要用的力道便了然于心了。

    他又接过箭,一手执弓,一手拉弦,在边上众人看清之前,那箭就已经出手了。

    看似动作随意,并未刻意瞄准,但那箭正中铜镜,发出一声清脆的击打声,而后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这姿态实在赏心悦目,四周一片叫好之声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容不减,又利索地射了两箭。

    噔、噔!

    清脆又爽快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故意卖弄,而是长年累月的拉弓练习,肌肉有了记忆一般,不用特意来回地瞄,出手就能有成果。

    这厢蒋慕渊交出了长弓,那厢顾云锦也放下了铜镜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有些快,并非是害怕,而是那接连的三声响,仿佛是穿过了铜镜,落在了她的心上似的,叫她不由自主地想睁大眼睛去看射箭的人。

    可惜,红盖头遮挡了视线,饶是再她努力分辨,也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。

    来观礼的,除了蒋家族亲,还有不少与蒋家关系好的公候伯府及官宦世家,此处的胡同原还算宽敞的,此刻也拥挤起来,更有些爱看热闹的百姓也拥进来,远远看上一两眼。

    大伙儿虽赞叹蒋慕渊的射术,但对他的本事原就了解,夸过了之后,便转头夸起了新娘子。

    弓箭射得越快,力道越大,顾云锦能纹丝不动接下三箭,可见下盘是极稳的。

    “将门女就是将门女,底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!我刚看她的手指,一点儿都没有颤,胆识过人呐。”

    “巾帼不让须眉!”

    边上此起彼伏的夸赞,顾云锦听得清楚,能纹丝不动地接下,固然有她自己的原因,但更多的是射箭的蒋慕渊把握好了分寸。

    她有几斤几两,蒋慕渊心里有数,射过来的箭正好是她能接得下的。

    这项议程,讲究的是彼此信任与配合,新郎官的控制力道,新娘子站稳脚步、不要慌张。

    而顾云锦,她是极相信蒋慕渊的,当然是脚下不软、手指不颤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由喜娘扶着跨过了火盆,她的手中被塞了红绸,另一头牵在蒋慕渊手中,引着她进了宁国公府大门,一路往喜堂去。

    她只受寿安的邀请,来过宁国公府一回,彼时走的也不是这条路,七弯八绕的,很快就分不清左右了。

    等被人群簇拥着进了喜堂,才算分辨出了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蒋慕渊这会儿才有工夫好好看一看身边的新娘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身量只到他下颚,今儿戴着凤冠,一下子拔高了,红盖头的顶端与他一般高了。

    喜服穿在身上,没有半丝臃肿之感,显得修长窈窕,叫人根本挪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蒋慕渊看得一瞬不瞬的,直到喜娘推着才转过身,在“一拜天地”的呼声中,两人一道弯下腰,对天拜了拜。

    再转身拜高堂。

    蒋仕煜笑得合不拢嘴,眼角的细纹都挤在了一块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也高兴极了,受了小夫妻这一礼,与一旁的永王妃不住念叨:“可算是娶回来了,瞧瞧这登对的模样!”

    永王妃笑着打趣:“盖头还未掀,你就瞧出来了?”

    长公主睨她,笑道:“云锦长什么模样,是你没有见过,还是我没有见过呀?”

    闻言,永王妃笑得直不起腰来,连连点头:“是是是,你这个儿媳妇,当然是登对的。”

    一片说笑声中,顾云锦与蒋慕渊对面而立,随着礼官的“夫妻交拜”,郑重行礼。

    礼成了,耳边恭贺声不断,热闹得仿若要把喜堂的屋顶都掀开了似的。

    笑声能感染人,何况顾云锦心情极好,被盖头遮着,根本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她随着蒋慕渊出了喜堂,穿过庑廊花园,走到了新房之中,被喜娘指引着在喜床上坐下。

    一坐下去,就觉得有些凹凸扎人,顾云锦想,她那两个嫂嫂可真是实诚人,隔着被子都能感觉到,可见那花生莲子撒得满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顾云锦正想着那些,突然间眼前一亮,红盖头被挑开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抬起头,正好对上了蒋慕渊的视线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顾云锦微微一怔,复又笑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亦直直看着顾云锦,他的新娘子,眉目如画。

    她的五官原本就生得好,平日淡淡的妆容就十分叫人欢心了,今儿做了新娘子,胭脂自是比往日浓些。

    蒋慕渊突然想起了苏东坡的那句“浓妆淡抹总相宜”,眼前的顾云锦,眸子里像是坠了漫天的星河,叫他舍不得眨一眨眼睛。

    喜娘催着他也在床沿落座,端了两盏酒来,示意两人接过。

    顾云锦端起一盏,转眸看向蒋慕渊,与他配合着交错了手臂,酒盏抵在唇边,仰头一引。

    两人挨得极近,她甚至闻到了蒋慕渊身上沾染的硝石味道,想到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顾云锦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蒋慕渊亦闻到了胭脂香,萦绕在呼吸之间,比酒香醉人。

    两人分开前,接着手臂的遮挡,他动作迅速地在顾云锦的耳畔低声道:“真漂亮,比我想象得还漂亮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