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辈子很长

威武不能娶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辈子很长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这一夜,没有起云,圆月一直悬在中天,与龙凤烛的光芒一起,映亮了大半间屋子。

    幔帐垂着,只些许光芒透进来,越发显得柔暖。

    蒋慕渊本就夜视极好,在这样的光线之中,他能清楚地看到怀中顾云锦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云锦已经睡熟了,脸颊压着他的臂弯,鼻息浅浅喷在他的手臂上,露出来的那半张脸叫垂散开的青丝遮了些,只有巴掌大小,蒋慕渊轻轻地将她的长发打理好,免得不一小心压着、牵扯痛了她。

    锦被往下滑了滑,露出顾云锦的肩头,白皙纤柔、不失圆润,顺着能看到精致的锁骨。

    蒋慕渊一手搂住了顾云锦的肩膀,一手赶紧把被子拉好。

    顾云锦轻轻喃了声,倒没有被惊醒,只挪了挪身子,往蒋慕渊这一侧又挨了挨,继续睡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了。

    他喜欢顾云锦入梦后的黏黏糊糊。

    他太喜欢她了,自是她什么模样都觉得好。

    掌心温润的触感勾着他的心,以至于身子里的火焰半点没有平息,反而更加的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夜已经深了,该让顾云锦好好睡一觉了,明儿一整日,事情亦是一桩接着一桩地安排着,躲不得懒的。

    而他们之间,拜过天地、做了夫妻,那这一辈子就很长……

    东方露了鱼肚白,一点点的掩盖了清冷月光。

    蒋慕渊不是久眠之人,与往常一般时候就睁开了眼,听见了外头丫鬟婆子们的动静。

    似是怕吵醒了他们,所有人都蹑手蹑脚的。

    外间的念夏也醒了,手脚麻利地穿戴整齐,听见门外脚步声,她轻轻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隔着天井,她看到了两进院子接连处的月洞门下,钟嬷嬷正与廖嬷嬷说话。

    钟嬷嬷留心着正屋里的状况,见门开了,探出来念夏的脑袋,便快步走到跟前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声音压得极低:“小鲍爷与夫人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念夏亦蚊子叫一般地回话:“还不曾听见响动,大抵是未醒。”

    钟嬷嬷又问:“夫人平素是几时起的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这个时候。”念夏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,廖嬷嬷也过来了,闻言往东侧窗户瞥了眼,道:“怪我,来早了。”

    倒不是廖嬷嬷真的算不准时辰,而是长公主荣升为婆母,儿媳妇还是个家里上下都人见人喜欢的,她一整夜都兴奋得翻来覆去睡不着,被国公爷盖上了“等着出门玩的孩子似的”的印章。

    当上了婆母就这般欢喜了,等顾云锦生下了麟儿,长公主成了祖母,岂不是要满大街去敲锣打鼓了?

    长公主才不管自个儿是孩童还是长辈,睡不着就是睡不着,再说了,她在不久的将来真做了祖母,满大街敲锣打鼓的,怎么就不行了?这会儿说她,她彼时一定要敲得大街小巷都梆梆作响。

    长公主巴巴等到了天亮,就催着廖嬷嬷过来瞧瞧。

    廖嬷嬷也不想把西洋钟搬到长公主面前、泼她的冷水,想着蒋慕渊常年习武练功、早起习惯了,不会赖着不起,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想岔了,这新婚的夫妇两人,怎么腻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早起?

    不睡过头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若不然,我再去园子里转转?”廖嬷嬷提议道,“要不然小鲍爷和夫人醒了,还当我多迫不及待地搅人清梦呢。”

    钟嬷嬷忍俊不禁,刚要应下,就听屋里头传出来些许悉悉索索的动静,她刚给念夏打眼色。

    念夏也听见了,当即转了回去,绕过落地罩到了内室外头,竖着耳朵又听了听,试探着道:“小鲍爷与夫人起了?”

    蒋慕渊应了声。

    他原想着自个儿先起,时辰尚早,叫顾云锦再睡会儿,没想到刚一撩起幔帐,顾云锦就醒了。

    说醒,也没有全醒,不住揉着眼睛,嘴里哼哼唧唧的,这幅模样招人的厉害,勾着蒋慕渊又躺回去,把人抱到怀中,狠狠亲了一番。

    呼吸被夺了,又是刚醒,脸颊上不由泛着一层浅浅的粉,而头发凌乱散着,眼神还有些迷离,整个人都透了淡淡的丽色。

    原只想一亲芳泽,但粘上了就放不开,想要汲取包多。

    直至听见外头响动,才惊觉该起身了才是。

    蒋慕渊松开了顾云锦,抓过昨日备好的衣裳,自个儿迅速穿戴了,察觉到顾云锦在后头推他,这才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顾云锦抱着被子,歪着头问他:“我的衣裳呢?”

    衣裳自然是放在一处的,只蒋慕渊这么一个大个子挡着,顾云锦根本够不着床外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了笑,替她都拿过来,唤了念夏进来伺候顾云锦,自个儿去了净室。

    念夏依言过来,幔帐掀开还没有多久,笼了一整夜的热气未及散尽,走到床前就一股暖意。

    顾云锦还在打哈欠,眼睛是睁开着的,但精神却疲惫,,她问念夏,声音糯糯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刚过了卯正。”念夏道。

    顾云锦眨了眨眼睛,夏日卯初、冬日卯正,她一向都是这样的时候起身的,往常不觉得难以坚持,今日却恨不能重新一头扎倒回被窝之中,她也说不好是昨日议程辛苦,还是恋上了刚刚与蒋慕渊一道裹着被子腻歪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面琢磨,一面配合着换上了衣裳。

    念夏自是看到了顾云锦身上好几处深深浅浅的红印子,从最初视线游离想避开,到后来想明白了,看见也当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等蒋慕渊从净室出来,顾云锦又稀里糊涂地被念夏推进去,收拾妥当后,热气腾腾的帕子捂住了脸,这才算完全清醒了。

    回到内室里,顾云锦在梳妆台前坐下,钟嬷嬷亦陪着廖嬷嬷一道进来问安。

    顾云锦知道廖嬷嬷来意,她并不避讳那些,坦坦荡荡叫廖嬷嬷收起了元帕。

    廖嬷嬷笑着贺了喜。

    念夏替顾云锦梳理了长发,犹豫着问道:“夫人今日还练功吗?”

    见顾云锦颔首,念夏便如平日一般,先将她的长发挽起成髻,拿簪子插上,方便她活动。

    顾云锦走出屋子时,蒋慕渊已经在练拳了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