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五百章 学过

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章 学过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皇太后的话音刚落下,就察觉到蒋慕渊把一个小布团子塞到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两人做这等交易的次数多了,皇太后立刻心领神会,面上不动神色,手上动作迅速,把布团子收到了袖口里。

    “这才像话,”皇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娶了媳妇了,阿渊更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笑道:“怕招眼,就只给您包了两块,一直藏着,许是有些碎了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并不介意,碎了的糖,还是糖。

    蒋慕渊交出了糖,才往外走。“

    刚走到宫外,一行人遇上了来问安的孙淼与余氏,余氏怀中抱着小小的孙栩。

    两厢见了礼,孙栩骨溜溜着眼睛朝蒋慕渊咧嘴,蒋慕渊笑着把孩子接过来,抱着逗了会儿。

    寿安悄悄与顾云锦道:“哥哥很喜欢栩哥儿,把小时候戴过的长命锁都给栩哥儿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莞尔。

    她看着蒋慕渊逗孩子,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了顾云齐头一天回京里时抱盛哥儿的模样。

    比起顾云齐彼时的手足无措,蒋慕渊显然是熟练多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看得出来,蒋慕渊当真极喜欢孙栩,他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喜爱之情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地开始想,蒋慕渊应该是很喜欢孩子的,对外甥都这般亲近,等他们有了孩子之后,会更加爱不释手吧。

    回到了马车上,顾云锦的思绪依旧在琢磨那些。

    蒋慕渊见她心不在焉,拉着她的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云锦回过神来,抬眸看他,笑着道:“你学过怎么抱孩子?哥哥头一次抱盛哥儿时,手足无措,站着都别扭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蒋慕渊的脸上闪过一丝愣怔,而后才恢复了笑意。

    前世,他抱过几个襁褓孩子。

    他与孙恪都没有孩子,程晋之更是英年早逝,其余友人,虽关系也不错,但蒋慕渊都是见过小儿却没有抱一抱。

    他其实连小时候的孙栩都没有抱过。

    并不是不亲近,而是怕不小心弄得孩子不舒服。

    直至远赴各地平叛,在战火中的城镇村子里救下了几个嗷嗷待哺的,那个当口上,哪里还计较抱得好不好、会不会不舒坦。

    一回生两回熟的,抱了几回,也就琢磨出一些门道来了。

    后来,顾云齐的小女儿出生,蒋慕渊亲手抱过,姿势不对的地方,也都叫吴氏纠正了。

    这么算来,是学过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,都不能一五一十地告诉顾云锦。

    蒋慕渊轻笑了声,寻了个由头:“明日回门,我头一回见盛哥儿,总要抱一抱给他见面礼的,不先学了,指不定就闹笑话了。你不想在皇太后这儿丢人,我也不想在你家里人跟前丢人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眨了眨眼睛,三分信,又有三分不信,却是忍不住笑意,扑哧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话题就此带过,蒋慕渊先与顾云锦讲了些族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掌管着蒋氏一族的是哪一房,又都有些什么人,各自大体是什么性子……

    顾云锦认真听着,时不时颔首。

    昨日新房里,她已经见过一些女眷了,只是彼时热闹,无法一一对上,只晓得给她喂饺子的就是族长夫人蒋岳氏。

    “认亲时我会领着你,不用怕出错,”蒋慕渊顿了顿,语气亦郑重了些,“唯独是去探望太奶奶的时候,要记得,叔父是染了风寒在府里养病,提起寿安时要叫她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锦闻言一怔。

    蒋慕渊叹息着解释:“太奶奶的两个孙儿是与叔父一起战死的,自那之后,太奶奶的记忆就混着了,怕她伤心,也没有人纠正她,混着就混着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。

    同时将门出身,她自然明白战场的残酷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,许多人都经历了。

    旁的不提,她的父亲顾致渝就是征战时负重伤、救回来之后,在病床上挣扎了些时日后,终究挺不住,去了。

    而她的祖母田老太太,虽是硬撑着没有在人前落泪,但神色中的悲痛与哀伤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马车驶入蒋氏老宅。

    族里先引着他们去了祠堂。

    顾云锦看着那一层又一层的牌位,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族亲们聚在花厅里,远远的,就听见里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声,谈论的自是来认亲的新媳妇。

    顾云锦跟在蒋慕渊迈进去,看到全是一张张笑脸,与她表达着善意。

    这叫她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前,她认亲的经历算不得轻松,贺氏因着她前一日吐得昏天暗地而板着脸,做婆母的冷言冷语,杨家其他人就左右为难了,夸她吧,贺氏没有好脸色,不夸吧,这认亲反而像是所有人对新媳妇的下马威。

    这一生,宁国公府本身就是蒋氏族中最风光的一支,长公主的喜悦溢于言表,其他人当然不会无故泼冷水。

    认过了亲,顾云锦随蒋慕渊去探望蒋卢氏。

    蒋卢氏醒着着,她一日里睡着的时间比醒着长,他们来得也是凑巧。

    “渊哥儿来了呀,”蒋卢氏眯着眼睛看蒋慕渊,隔了会儿才注意到一旁的顾云锦,她仔细认了认,摇头道,“这好像不是我们滢姐儿,还是女大十八变,滢姐儿变得太奶奶都认不得了呀?”

    蒋慕渊让顾云锦往前靠了靠,与蒋卢氏道:“我去年腊月里跟您说过,我定了媳妇儿,昨儿个娶进门了,今日就领她来给您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渊哥儿媳妇儿呀!”蒋卢氏欢喜道,“那是要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努力睁大了眼睛,尝试着坐直了来看,为了看清楚,她几乎凑到了顾云锦跟前。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躲开,让蒋卢氏看清楚。

    许久,蒋卢氏才笑着道:“模样可真俊,渊哥儿说好看,一点都不假,记得是叫云锦吧,渊哥儿说的是‘行云的云,锦缎的锦’,好名字呀。”

    老人家说得很慢,但语气里透着满满的欢喜,连眼角的皱纹都舒展了些。

    顾云锦却是酸了鼻子。

    蒋卢氏是年纪大了,但她说话依旧有条理,一年前蒋慕渊与她提过的一句,她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可她却不记得两个孙儿和蒋仕丰一起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选择了遗忘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