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五百一十五章 焉知非福

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一十五章 焉知非福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北风吹得窗户梆梆作响,连月色都叫浮云遮挡住了。

    屋里相对无言的两妯娌这才回过神来,单氏没有叫人,自个儿起身,把后窗户紧紧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氏抿了抿唇,抬头道:“大嫂,云锦明日也跟着去。”

    单氏刚转过身来,闻言怔住了,迟疑着道:“她一个新嫁娘,掺合这个做什么?小鲍爷不拦着她?”

    “说是小鲍爷答应的,”徐氏道,“我是想,既然他们夫妻两个都想好了,我也就不唱反调了。

    云锦做事,向来是自个儿拿主意,好些事情,我还都是听她和云齐媳妇的。

    她下了决心,又不是个冒冒失失的,我信她。”

    单氏扶着桌沿坐下来,半晌,她突然笑了起来,叹道:“到底是顾家的姑娘,甭管年纪长幼,平素是个温和的还是泼辣的,骨子里的脾气其实各个都是一样的,认死理、较起真来,不撞南山不回头。”

    徐氏听了,问道:“大嫂是指云思?”

    “云思是一个,其他又有哪个不是呢?”单氏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老太太彼时要你们回京,便没想过要让云齐和云锦再回北地去……”

    徐氏接了话过去,道:“我离开时,老太太一遍遍与我说‘塞翁之马、焉知非福’,我彼时不领会。

    便是再与外头说我是回京投奔娘家的,说穿了,都是我回不去北地了,我们被‘赶出’顾家了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落叶无根,终究是浮萍一朵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个‘福’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今日,多少体会了些。

    若我们还留在北地,盛哥儿生在将军府里,一朝破城,盛哥儿能活下来吗?

    长房若也没有进京来,只我们四房在京中,这会儿我收到的讣告,又要多几个人的名字?

    我便是有心,这天大地大的,我去哪儿寻丰哥儿、寻巧姐儿?

    这一回,云齐他们往北地去,能寻到栋哥儿、勉哥儿,就是老祖宗们保佑了。

    不管这一回他们回去多久,找到了什么线索,最后又能不能平安回来,好歹,这西林胡同里,有根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,说得单氏再一次红了一眼,她握着徐氏的手,颤声道:“你能这么想,老太太在天有灵,会高兴的。她那个人呐,就是面冷,弄得晚辈们各个都怕她,其实,是最最为一家人着想的了。”

    妯娌两人彼此宽解了一番,徐氏也起身回了四房。

    宁国公府里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一直在等蒋慕渊和顾云锦回来。

    北地消息入京,她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,惊讶之余,更多的是心疼,在这样的好日子里,失去至亲,这种打击委实太大了。

    等外头禀两人回来了,长公主忙直起身来,朝顾云锦招了招手:“过来让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走到近前,垂头道:“回门时出了状况,回府晚了,还望母亲莫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怪罪那个做什么?”长公主拍了拍顾云锦的肩膀,道,“于朝廷是战事,于你娘家是丧事,大事在前,那点儿规矩莫要提它。

    我听闻你娘家哥哥去了御书房,阿渊明日是与他们一道往北地去吧?

    这才新婚,却留你一人在府里。

    你呢,无论遇上什么,不管是娘家那儿还是姐姐那儿,但凡要帮把手的,自与我来说。

    我旁的本事不见得有,就这出身能压人,帮你撑场子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听着听着,不由自主地,有些想笑了。

    宽慰的话有不同的说法,由长公主说来,却像是能搬开胸口的沉重石头一般,让人突然就能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,她做出的决定与长公主的设想截然相反,但这份善意,还是叫她的心暖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母亲,”顾云锦没有让蒋慕渊来开口,自己主动与长公主道,“我明日也跟着小鲍爷一道去北地,与我嫂嫂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长公主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愕然,她下意识地就要阻了顾云锦的话,余光瞥见边上波澜不惊的蒋慕渊,她生生把话都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儿子这般镇定,可见是两人商议过了的,既如此,她这个做婆母的难道还一味地摇头吗?

    要长公主来说,她自然不希望家里人涉险,战火纷飞之处,光想想就叫人心里起伏不断了。

    可蒋慕渊判断顾云锦可以去,儿子比她自己更懂得边境,她一个只凭想象就下判断的,实在无法理直气壮起来。

    况且,不止是顾云锦一个女人,还有顾家两个儿媳妇。

    御书房里的那句话已经传开了,“男女皆能战”,谁又比谁不如?

    她难道一定要说自己的儿媳妇比不上别的妇人吗?

    长公主沉默了一阵,问道:“你娘家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的,”顾云锦颔首,见长公主神色凝重,她试探着道,“您是担心我不适应吗?”

    长公主垂下了眼,她没有回避这个问题,也没有随意拿一个理由搪塞,而是极其认真地思考了一番,才答道:“蒋家原就是将门,我嫁进来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的丈夫、儿子、孙子,都是会上战场的。

    虽然会担心、会牵挂,但普天之下,与我一般送夫送子去打仗的妇人,太多了,我又矫情什么?

    不过是好好在京里待着,该吃吃,该喝喝,等他们回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我只是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日,我还要送我的儿媳妇去战时的边关,这有点儿突然,一下子没转过弯来。”

    这般真心的答案,是真的叫顾云锦莞尔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虽是战时,但我有自知之明,绝不会冒进,也不会去不该去的地方,我能做的事情不多,我会去做好,而不是拖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,”长公主说完,转头看向蒋慕渊,道,“你自己挖空心思娶回来的媳妇儿,你可要看好了,你对局势比她清楚,她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,你指派指派明白,她涉险而为,最后心疼死的那个是你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知道长公主讲理,她会答应让顾云锦随行,这也是蒋慕渊能在不禀父母之前就应下妻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,长公主答应得这般爽快,还是叫他有些意外,不由笑道:“您放心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