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五百一十八章 胆儿大些

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一十八章 胆儿大些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匆匆用过了,两人去给蒋仕煜和长公主辞行。

    所有要关照的话,昨儿个都已经说过了。

    蒋仕煜拍了拍蒋慕渊的肩膀,不再多言,长公主饶是想婆妈一番,也记挂着时辰,只抱了抱顾云锦,便催他们出门。

    寿安也过来了,眼睛里满满都是不舍,在听风牵着马儿过来时,她凑到顾云锦耳边,道:“北地风土人情与京城不同,我等嫂嫂回来与我讲一讲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长公主一直送到了府外,直到骏马出了胡同,才满腹牵挂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钟嬷嬷上前扶了她一把,道:“盛装时好看的人多,跟夫人这样清汤寡水都好看的,少见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失笑:“她模样是好,这般端端正正的,我头一眼看她,就觉得这姑娘该是个端坐内堂的,眼下年纪小,等到了我这个岁数,也是通身气派。北地毕竟打仗,我怕她这样的孩子,吃不消呢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瞧着倒是未必,”钟嬷嬷眼珠子一转,道,“您知道的,小鲍爷每回早起远行,吃的都很简单,馒头就小菜,除了吃相斯文些,与街边摊子上的百姓也没什么区别的。

    今晨,夫人与小鲍爷用的一模一样,奴婢一直看着,她没有半点儿的不自在、不习惯,也是大口大口的,瞧着就觉得有股子豪气。

    能矜贵,能粗放,看着倒也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不由扑哧笑出了声:“若真像你说的这般,倒也挺好。去了北方,是想精细都精细不起来,她能适应,最好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番对话,顾云锦自然是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,钟嬷嬷说得也是实情,顾云锦不讲究起来,是可以很不讲究的。

    前世在岭北的那几年,生活不比京中,也把她的性子拧了不少,习惯了之后,也不觉得那样的粗放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总归是过日子,库里有多少存粮,就吃多少米呗。

    他们与顾家人约定了在北城门上会合,刚刚到了城墙下,就见顾家人也到了。

    这一趟简行,蒋慕渊只带了寒雷与惊雨,依旧留听风在京城,顾云锦带了念夏,而顾家那儿,除了三兄弟与葛氏、朱氏,还有赶回京来报信的薛平,与葛氏身边的庞娘子。

    庞娘子三十出头,亦是北地人,在女子间算得上身形高大,一身功夫了得。

    顾云齐把一个油纸包交给了顾云锦,道:“沈嬷嬷大早上起来备的,让你路上吃。”

    他是早晨才听说顾云锦的决定的,虽有不安,但也听了徐氏的劝,不出言阻拦她,只是道:“小时候打下的基础,前几年都虚废了,你现在算起来是半路出家,路上若是疲惫了,不要逞强,老老实实告诉我们,比起暂时休息了一两刻钟,你真累得连马都坐不稳了,那才是真的费事儿。”

    隔着油纸,顾云锦就闻到了米糕的香气,她抿着唇笑了笑,道:“哥哥放心。”

    城门缓缓开启,一行人快马出了城,沿着官道往北行。

    顾云锦的坐骑是追云。

    蒋慕渊养了不少骏马,性子颇烈,轻易驾驭不了,追云是其中最温和的了。

    开春时去城郊马场时,寿安骑的就是这一匹,这回归了顾云锦。

    北风扑面而来,饶是带了皮帽子,因着马快,脸上也吹得跟小刀割似的。

    最初时痛得难受,跑了一阵,也就麻木了。

    清晨几匹骏马出城,附近百姓看了个正着,有人不禁感叹道:“顾家人心急火燎的,小鲍爷是也半刻不休,立即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小鲍爷向来不推托事情,更何况,顾家是他岳家嘞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顾家是老大、老四媳妇回北地吗?我怎么还瞧见了一个年轻的?看那模样不似个伺候人的。是老六媳妇?”

    “错了,”边上人忙道,“你说的那个是与小鲍爷一道来的,那就是小鲍爷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顾姑娘?”问话的人瞪大了眼睛,“她怎么也去北地?狄人又不是杨昔豫,她那点儿拳头能顶什么用?”

    一时左右都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顾云熙在御书房里说了“男女皆能战”,百姓们也因这句话而热血沸腾,但在很多人眼中,依旧不相信女子真的能上阵。

    花拳绣腿罢了,中看不中用。

    就算是家里有只厉害的河东狮,他们也还是认为,自个儿比妻子强上无数。

    而顾云锦,小熬人小模样,比河东狮都差远了,更加无用处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去添乱的嘛……”有人撇嘴,道。

    “添乱?”一人插话进来,哼了一声,道,“朝廷征兵,去投军的难道都是练家子?好些新兵到营中,两条腿软得一碰就能跪下,他们难道也是去添乱的?

    小鲍爷夫人再不济,也能打三五个书生,挥得动长枪。

    这位兄弟,我与你说,不论男女、不说年纪,想要练都能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你要是有心,你也投军,去营里摔摔打打个一两年,你肯定不是个添乱的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被直直怼了一通,涨红着脸要反驳,插话的婆子又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,皮笑肉不笑道:“我看你就是个能建功立业的苗子,胆儿大些,往北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婆子再不管他,拍了拍手掌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那人被这一巴掌拍得气都哽住了,只有跺脚。

    边上人咋舌:“那是顾家的沈嬷嬷,你当众说人家夫人去北地添乱,没一拳头把你打趴下就很客气了。男女皆能战,这话真没错,反正我是挨不住沈嬷嬷两拳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一片哄笑声。

    笑过了,也有耿直的,重重抹了一把脸,道:“妇人都敢去北地保家卫国,我一个汉子难道还怕吗?”

    沈嬷嬷从北城门走回了西林胡同,她是悄悄跟上去看的,她不放心,可有怕自己忍不住眼泪、反而招哭了顾云锦,就躲在拐角处,一直偷偷看着,直到人出城了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    官道上的积雪被往来的车马踩得泥泞不堪,好在一行人的骑术都不差,这才没有影响速度,他们各个,都“归心似箭”。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