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五百三十二章 猜测

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三十二章 猜测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婆子老老实实道:“是我的路子,我叫她老郭婆,她说她是南陵人,孩子买去,都卖给了南陵一带想收养的。她的生意当真不错,我从七月到现在,一共给了她二十六个孩子,她似是全卖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隶哥儿呢?”蒋慕渊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赚了些银子,听人说裕门关有不少塞外的新鲜玩意儿,就一拍脑袋来看看嘛,”婆子连连饶头,十分之后悔,“早知道就不来了,新鲜玩意儿没看着几个,却险些叫狄人给杀了。

    从北地逃出来的时候,半途遇上带着哥儿的婆子,她摔断了腿,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我看哥儿模样俊俏,一准能卖个好价钱,就抢了过来,哪知道是贵人家里的孩子,动不得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普通百姓家的孩子,难道是能动的?”边上有官兵听了,气愤不已,扬起棒子就要往婆子身上招呼,“你这种人,该杀千刀!”

    婆子吓得大声呼叫。

    蒋慕渊朝官兵摆了摆手,道:“还杀不得,先让她把那老郭婆的事儿交代明白,不到半年出手二十六个孩子,我们要顺藤摸瓜,尽量多寻几个。”

    官兵应了,拖着婆子下去,叫了画师来描画。

    妇人赶忙道:“我也见过那老郭婆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抬眼,冲官兵颔首,自有官兵安排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两张画像送来,虽不是完全相像,但五官还都是那么个意思,能看出两人都不是胡扯的。

    画师又比照着两张画,再次叫婆子与妇人形容了一番,最终画出了老郭婆的模样来。

    惊雨备了纸笔,蒋慕渊当即写了折子。

    真正偷孩子的第一道,与老郭婆这种三道手,都是之后要查证抓起来的。

    北境战事就在眼前,蒋慕渊不能亲身去做救孩子的事儿,必然要上表朝廷。

    折子与画像一道送往京城,一并送去的还有给顾家的家书,写明寻到了田老太太等人的遗体,也寻到了隶哥儿,京里都是翘首盼着的,不管好坏消息,都要让他们知情。

    等蒋慕渊夜里回到住处时,两个孩子的状况已经好多了。

    隶哥儿虽不认得外祖家的亲人了,但并不排斥认人,会好好叫“舅舅”、“舅娘”,乖巧的样子,让所有人又是欢喜又是难过。

    虎子离开家人更久,这些日子一直跟在那妇人身边,吵着寻了一回,叫庞娘子耐心哄了才作罢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,原是要歇了,向威那儿又使人来,唤了蒋慕渊过去。

    顾云锦本是想等着,但困意袭来,不知不觉间,手肘撑着脸颊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念夏看到了,一时之间也不晓得是把她叫起来好,还是继续睡着好,只能轻手轻脚地给顾云锦披了件外衣。

    直至三更天,蒋慕渊才回来,把顾云锦挪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顾云锦辗转两回,沉沉睡了,再醒来时,却见蒋慕渊还醒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睡?”顾云锦揉着眼睛问。

    蒋慕渊闻声醒过神来,轻轻拍了拍顾云锦的腰,道:“在琢磨事儿,你睡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简单,但听声音,似乎是心事重重模样,顾云锦听着不对劲,瞌睡霎时间醒了不少,抬眸追问:“琢磨什么?”

    蒋慕渊抿了抿唇,迟疑了会儿,还是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向大人叫我过去,与我说了些北地防备之事,”蒋慕渊压低了声音,道,“按说以北地驻军,哪怕狄人来得突然,也不至于利落破城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一愣,支起身子来,直直看着蒋慕渊的眼睛: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北地之中,是不是有内奸……”蒋慕渊没有回避,既然说了,便干脆点了出来,“向大人并不是怀疑顾家,内奸可能是守城的官兵,是知道北地布防的官员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锦垂下了眸子,顺着蒋慕渊的思绪理了理。

    可她还来不及理顺,蒋慕渊的下一句话,让她浑身入坠冰窖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想,为何密道口会是那么一个状况,”蒋慕渊道,“祖母身上无其他伤痕,只有额头一处,似是东西砸落伤着的,她就坐在密道口之外,为什么云妙没有进密道?祖母让栋哥儿他们离开,难道会让云妙留下?”

    “云妙兴许想要杀敌……”顾云锦喃道。

    “云妙身上只有内伤,而无外伤,”蒋慕渊叹道,“西厢房里四个人,唯一有刀剑伤的只有二伯父,他的背部受了一匕首。若是狄人打进来,会用匕首吗?”

    顾云锦听得心惊胆颤,脑海里隐隐约约有一个念头,却也是云里雾里,不知道是她真的想不明白,还是不敢去想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……”半晌,顾云锦问道。

    在回答之前,蒋慕渊先把顾云锦拉入怀中,仔细掖好被她弄开了的被角,一下又一下顺着她的背,道:“仅仅只是个猜测,祖母、二伯父、云妙、薛平的娘,他们四人之间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争执?”

    蒋慕渊清楚,这事儿只是一个猜想,人都不在了,谁也不清楚彼时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这个猜想,对于顾云锦而言,肯定是难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顾云锦吸了吸鼻尖,哽咽着道:“我不喜欢你这个猜测……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喜欢,也不愿意这种想法有一丝一毫的可能,但蒋慕渊提出来的疑点,顾云锦扪心自问,她也是想过的。

    她一直一直在想,为何顾云妙没有进密道。

    按田老太太那硬邦邦的性子,哪怕顾云妙不愿意,她也会和薛邓氏一块把顾云妙塞下密道。

    况且,屋子里还有顾致泽。

    顾致泽是顾云妙的父亲,他愿意抗敌致死,难道会想看着二八年华的女儿留下来死吗?

    顾云锦闷声道:“你与我说说也就算了,这话,你别与哥哥嫂嫂们说。”

    蒋慕渊低低应了声。

    之后四日,裕门关内外都没有顾家人的新消息,只是连着飘了大雪。

    蒋慕渊的折子送回了京中,事关军情,圣上召集了众皇子与大臣一道商议。

    说过了裕门关状况,圣上看到了寻孩子的折子,他匆匆翻完,递给一旁的孙睿,道:“天下之大,这都遇上了,也是丢孩子的那家人命里有福气,孩子注定能找回来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