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五百四十五章 别扭

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四十五章 别扭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京城又落了一场大雪,整座后宫,银装素裹。

    虞贵妃从赵知语手中接过茶盏,浅浅嘬了一口,目光却是落在孙睿与孙两兄弟上。

    那两兄弟在低声交谈着什么,从神色之中看不出彼此情绪,虞贵妃竖起耳朵听了会儿,也无法听到一两个词语。

    她只好把视线收回来,问赵知语道:“睿儿总说是你怕他着凉,叫他穿得暖和些,可我怎么瞧着,是他自个儿越来越怕冷了?”

    赵知语一怔,轻声道:“是我叫殿下多穿些的。”

    虞贵妃沉沉看着赵知语,眼睛里透了几分不满。

    若真是赵知语要求的,且不说孙睿怎么会言听计从,便只看现在。

    因着在室内,所有人自然都解了雪褂子、皮斗篷,而且暖阁里烧着地火龙,连虞贵妃这样生养了几个孩子、身体不似年轻时康健的妇人都不觉得冷,孙睿却依旧往炭火盆子边上凑。

    这难道也是赵知语要求的?

    也不看看陪着孙睿在火盆边说话的孙,都要满头汗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听实话,”虞贵妃拧眉,声音严肃极了,“我是他母妃,我很关心他的吃穿,按说他现在这个年纪,该是火气最旺的时候,可却比前几年怕冷多了。

    我并不是指责、挑剔你,而是在他的身体事宜上,你不该只听他的,而是要与我商议。

    如此畏寒,难道不应该叫太医来诊断、开些方子调养,补一补吗?

    他脾气固执不听你劝,你就老老实实告诉我,我去说他!”

    赵知语垂着头,没有应虞贵妃的话。

    如此,虞贵妃看着就来气。

    孙睿挑了这么一个侧妃,虞贵妃说不上多喜欢,但也不至于打压欺负,但赵知语不愿意与她在这方面达成共识,这就叫虞贵妃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虞贵妃放下茶盏,正要指责几句,却见孙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母妃,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,您慢慢讲,莫要置气,”孙睿在虞贵妃对面落座,斜斜看了赵知语一眼,“你也是,怎么能惹母妃生气呢?边上去吧,别来碍母妃的眼。”

    赵知语唯唯诺诺地应了,退至一旁,不参与他们母子对话。

    虞贵妃见此状况,真真是气极反笑。

    孙睿这哪里是怪罪赵知语,分明是护着,听到她刚才语气里的不耐了,就过来解围,不许她这个当母妃的管教。

    虞贵妃看得明白,但也懒得与孙睿计较这些,只是把话又说了一遍:“叫太医看过没有?你这状况,我瞧着都不心安。”

    孙睿笑了笑,道:“当真无事,母妃若不信,就现在请太医来诊。”

    虞贵妃听他应了,二话不说,吩咐嬷嬷去请。

    孙借机也跟了出去,他陪着孙睿烤了好一会儿的火,现在浑身热得冒汗,只想去廊下透透气。

    暖阁里,除了几个眼观鼻鼻观心的宫女,还有老实的赵知语,虞贵妃也就不顾忌,直接问孙睿道:“母妃听儿说,那天在御书房里,你父皇夸赞你了?”

    孙睿抬起眼皮子,等着虞贵妃往下说。

    虞贵妃温和地笑了笑,拍了拍孙睿的手:“都说母妃得宠,母妃如何如何体面,可要我自个儿说,你们兄弟能得圣上欢喜、能在朝堂上说出一些有见地、对朝廷百姓有益处的话,这就是母妃最大的体面了。”

    孙睿依旧不言语。

    虞贵妃也习惯了他这不冷不热的性子,道:“我是最放心你的,你沉稳有度,这几年也经常替你父皇看折子、出主意,圣上每每说起你来,总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你两个弟弟,奕儿还小,你得空时指点他功课、别的也不用多操心。

    反倒是儿,年纪半大不小的,说话做事却不谨慎,时不时冒出几句让人头痛的话,母妃希望你能多提点提点他,让他知道皇子不是这么好当的。

    母妃真怕他哪天不过脑子,胡说一句,叫言官们喝斥。”

    孙睿眉宇微微一蹙,而后又平复下来,笑容慢慢挂在了唇边,语气十分坦然:“母妃,我自然是尽心尽力的,你不用担心他,他不会给您惹来祸事的。”

    虽有笑容,但虞贵妃却有一瞬的恍惚,觉得长子这句话里透了些许情绪,这种滋味,她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再一想,虞贵妃自己品出味道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做哥哥的对母亲偏心弟弟而别扭嘛!

    就算是当今圣上,在皇太后护着永王爷的时候,他也闹别扭。

    “做兄长的,是顶梁柱,”虞贵妃说道,“你虽然不是圣上的长子,却是母妃的长子啊。”

    长子是要挑大梁的,不得不逼他成材,好在孙睿争气,从小到大,虞贵妃没有真的操心操肺,但作为母妃,她扪心自问是一碗水端平了,可在孙睿眼中,肯定还是偏向了弟弟们的。

    好在,这不是什么大矛盾。

    虞贵妃偏头往外看了一眼,确定孙没有进来,才又与孙睿道:“母妃这话不是突然冒出来的,而是怕儿也学成国公世子。”

    孙睿抿唇:“不瞒母妃说,段保戚往裕门关去了,我很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意外?”虞贵妃叹气。

    成国公是先帝爷封的,但在现金的成国公受伤退下战场之后,这家子就远离了朝政,活得跟闲散宗亲似的。

    俸禄照样领,事情轮不上,府里不够的开支,全靠段家祖宗基业撑着,过得可谓是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除了段保珍惹出来的那一桩事情之外,段家还真是潇洒自在,不惹事、不出头,老老实实过富贵日子。

    大伙儿都以为,成国公如此了,段保戚大抵这一生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因而谁都没有想到,成国公府在夏秋时被蒋慕渊逼着出了大把银钱之后,在腊月里,让段保戚去了裕门关。

    这还是“得过且过”的成国公?

    这是让唯一的儿子去跟狄人拼命了啊。

    虽然,段保戚这等身份,去了边关不至于跟普通小百姓从军似的,但战场依旧要上,打起来刀剑无眼,谁也不敢预料结果。

    “我佩服段家胆识、高义,”虞贵妃如此道,毕竟圣上和皇太后都夸了段保戚,“但我怕儿有样学样。”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