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在读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- 第五百五十六章 打听

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五十六章 打听

作者:玖拾陆书名:威武不能娶类别:玄幻小说
    真真是乐极生悲。

    蒋慕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拍着她的背替她顺气。

    他的夜视好,哪怕没有电灯,也看到顾云锦把眼睛都咳红了。

    蒋慕渊干脆下床,点了灯,先拿了一盏茶来给她润一润,又去绞帕子,仔细收拾了。

    这般折腾,旖旎心思淡了些,身体也冷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可苦了外头的念夏,叫她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她先前等着主子们吩咐进去伺候梳洗,哪知道突然间、没有一点点征兆,里头的灯灭了。

    行吧,大抵是累得慌睡了,念夏这般与自己解释,而后也钻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哪知道她迷迷糊糊地云里雾里着,里头的灯又突然亮了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子,直勾勾看着从帘子缝隙里透出来的光亮,迟疑着是不是要披衣裳起来,还未等她想明白,那灯又灭了。

    念夏眨巴眨巴眼睛:待确定里头不会唤她时,倒下去睡了。

    先前她被打发去看孩子,因而并不知道顾云宴与弟弟妹妹们说了什么,小丫鬟什么事儿都不往心里去,闷着头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里头,蒋慕渊和顾云锦却未睡去。

    顾致泽身上未解的谜团,这会儿是不提了,顾云锦便与蒋慕渊说林琬的那封信。

    “说是肃宁伯府求娶的,是三公子自己的心意,”顾云锦噙着笑,“三公子还真是深藏不露,他何时相中的林琬?”

    蒋慕渊哪里知道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,他还是头一回晓得程晋之看上林琬了!

    从前,程晋之就是个不羁随性的脾气,他是家中三子,上头两个兄弟,承爵轮不到他,压力自然也落不到他头上,不似蒋慕渊与孙恪,不管是认真也好、混账也罢,该承爵撑门面的时候,都逃不脱。

    也许是被两位好友那哑巴吃黄连的婚事都吓着了,程晋之坚持不肯娶亲,肃宁伯和程言之、程礼之他们寻思出来的女方人选,全叫他自己给搅黄了。

    几次下来,门当户对的都不想与肃宁伯府结这门亲了,肃宁伯两夫妻气过了,干脆随着程晋之去了。

    儿子嘛,眼下不开窍,过几年开窍了,也不愁娶不上媳妇。

    长子循规蹈矩、次子也按部就班的,三子只是不娶媳妇,又不是离经叛道,没必要不喝水硬按头。

    强扭的瓜不甜,真找个冤家回来,指不定肃宁伯府都乌烟瘴气了。

    为此,孙恪还三分真三分假的羡慕过程晋之的自在。

    最后,程晋之奔赴蜀地时是孑然一身去的,走的轰轰烈烈,府里也没有留下一个替他悲痛万分的未亡人。

    而前世的林琬,是早早就嫁为人妇了,莫非程晋之的谁都不娶,是因为一直念着林琬?

    刚起了个念头,蒋慕渊自己就否决了。

    就程晋之那性子,真有了意中人,他能瞒得了谁?

    反正肯定瞒不过细致的蒋慕渊和心思多得要命的孙恪,他们两个都没有看出来,可见是今生才有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他过几日就该到了,”蒋慕渊轻笑一声,“到时候我问问他,定要让他说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说呢?”顾云锦追问。

    蒋慕渊笑声越发忍不住了:“灌醉了就说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亦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这话也就是说说,大军刚抵达裕门关,什么事儿都没做,程晋之先喝趴下了,哪怕肃宁伯对小儿子宽厚,也会气得拿板子抽他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靠着说了会子话,顾云锦倦意袭来,偎在蒋慕渊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天亮前,顾云锦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久违的见到了父亲,不仅仅只是声音。

    顾致渝坐在床上,只着了一层单衣,他的伤养了很久了,却是一直没有起色,整个人都消瘦了许多,那身一年前做的单衣,套在身上,松松垮垮的。

    他盖着被子,手边放着书册,就这么转过头来看着她,笑着与她道:“云锦来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做梦,顾云锦都觉得憋得慌。

    梦中只有这么一个场景,顾云锦醒来后,抱着被子发了好一会儿呆。

    那是顾致渝最后的时光了,哪怕彼时顾云锦不懂事,为了继母而与父亲疏远,看到体弱的父亲,还是难受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想到了顾云妙。

    顾云妙和她母亲的关系一般,**岁时母亲去世,之后就与父亲顾致泽很亲近。

    她一直很敬重父亲的,她在朝着顾致泽捅出匕首的时候,又想了些什么?

    心,必然是很痛的吧……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继续想下去,起身梳洗。

    蒋慕渊和顾家兄弟们已经去营中的,顾云锦在院子里练了功,这才去看顾云骞和顾云映。

    顾云骞似是还未从打击中振奋起来,躺在那儿,奄奄的不说话。

    顾云映刚喝了点淡粥,整个人也有些懵,跟顾云锦说话都是有一句、有一句的。

    顾云锦倒是想直接拿“二伯父的生母是谁”这样的问题逼顾云映,哪怕不回答,从她情绪的波动里也能猜出事情是否相干,但看到顾云映这般模样,顾云锦逼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寻了施妈妈,问出了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施妈妈一时愕然,讪讪道:“这都差不多是四十年前的事儿了吧……当时奴婢还未进府,不知道状况,但进府之后,府里的确是没有那么一号人物的。夫人要问,不如问问卓荣媳妇?”

    卓荣媳妇被问得脸上一白,左右看了看,压着声儿道:“夫人不提这一桩,倒是真的忘了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我们府里没有人见过二老爷的生母,他是被老将军抱回来的,说是生母难产没了。

    在抱回来之前,老将军与老太太为此商议,起了争执,以至于老太太早产生下了三老爷,二老爷和三老爷是前后脚出生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听得一愣一愣的:“妈妈是说,祖母都早产了,三伯父刚一落地,祖父就把二伯父抱回府里了?”

    卓荣媳妇颔首:“就交给老太太看着,从来没讲过那女人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顾云锦就更不懂了。

    若顾缜真的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,田老太太能咽得下那口气?

    老太太公允、正气不假,但她会偏心这么来路不明的庶子,甚至对顾致泽好过顾致清和顾致渝吗?

    “我看三伯父那身板,也不像是不足月的……”顾云锦嘀咕道。
博聚网